×
淘情慾

過度在意「正常」反而會毀了性愛

四十歲左右的湯馬斯和丹妮(分別是高中教師和會計師),擁有許多令一般夫妻羨慕的事物。但是,就是沒有性愛。

因此,他們來向我諮詢。「我們深愛著對方,但是沒人想主動求愛。」他說。「沒錯。」女方說:「而且我們做愛時,反而讓人坐立難安。在過程中我們都很緊張,一下子就草草地結束了。我們的性愛不像應該有的樣子般有趣。」

嗯,我心想他們的陳述解釋了為什麼沒人願意主動求愛。如果兩人之間的性愛只讓他們感到困窘,那麼光靠愛情是無法促使他們經常上床的。

湯馬斯和丹妮顯然很喜歡兩人共處的短暫時光(女方每週六,以及每週有兩個晚上都得工作;而男方是一般的朝九晚五族),然而缺乏性愛這件事情,就像是潮溼、灰暗的陰霾,籠罩著他們的生活。我分別問他們兩人,為什麼不願主動尋求性愛。他們各自的答案都很類似:「我們太緊張了。」丹妮說。「我們壓力太大了。」湯馬斯說。「我們沒有經常做愛的習慣。」丹妮又說。「我們實在太忙了,到了上床時間,我們都精疲力竭了。」湯馬斯說。

「你們留意到你們的談話中都是『我們』,少了『我』嗎?」我問到,「我們重新來過。我希望你們能各自告訴我,為什麼你不主動求愛。」

在一段緊張的沉默之後,他們開口了。

「我害怕自己的勃起程度不夠好。」湯馬斯羞愧地說:「而且,就算順利勃起了,我擔心會太快射精,會讓丹妮失望。我還在意自己發出的聲音是否太大,或是太過於激動而嚇到了她。」

我們的諮商總算開始有點進展了。「那麼丹妮,你的想法呢?」

「我知道他在擔心那些事情。」她說:「看著他如此在意這些事情讓我感到難過,所以我不鼓勵我們做愛。除此以外,當我們做愛時,我看著他是如此賣力地取悅我,這也讓我感到愧疚。」

「這麼說來,如果湯馬斯沒那麼在意那些事情,你會更願意主動求愛嗎?」我的經驗教導我,要詢問病人主動求愛的意願,而不是做愛的意願。這個問題的回應能給予我更多資訊。

「嗯,即使他不那麼在意……」她也是難以啟齒,「我不是每次都會高潮,而我害怕他會失望。當我想到性愛時,這件事情總會讓我掛在心上。因此,當我很累,若有其他原因,我認為我不會有高潮,或是得花很久時間才會高潮時,我就不會主動想要做愛。」她接著脫口而出:「他實在值得和另一個比我更好的性伴侶在一起。」

光是上述的對話就提供夠多的資訊,來讓我協助他們。我替他們感到高興,因為他們的健康保險涵蓋了我的諮商服務。看起來,他們需要多次的諮商。

湯馬斯和丹妮讓我想起歐.亨利的短篇故事〈麥琪的禮物〉裡的那對夫妻。你一定還記得,在這個故事中的主角是一對非常相愛但是窮困的年輕夫婦,他們彼此都想為對方購買聖誕節禮物。太太剪下並且賣掉了她美麗動人的秀髮,這是為了幫先生珍愛的懷錶買個錶鍊;而先生則是賣掉了他珍惜已久的懷錶,好為他的妻子買支髮叉來配上她具有特色的長髮。他們各自的善意,反而使得對方的禮物變得毫無用處。即便如此,他們之間的愛卻更加穩固。

湯馬斯和丹妮把性愛拒之千里之外,是因為他們都不希望讓對方失望。而他們之所以擔心讓對方的期望落空,是因為他們以為自己應該要表現出「正常的性愛」。倘若他們所追求的不是正常的性愛,而是讓他們感到親密與美好的性愛,他們將能更輕易地一起構思出屬於他們的愉悅性愛方式;他們或許能不受兩人生活作息的時間限制,而更經常地做愛。

以下就是我給他們的建議的大略內容。

「如果你試圖營造完美的性愛,無論你最後是成功或是失敗,這種壓力都會讓人心生畏懼。」我說:「因此,你們需要不一樣的目標。與其嘗試達到某一種性愛,你們為何不採取像做其他事情一樣的態度,來和對方做愛呢?」我繼續說道:「你會怎麼描述你們一起從事其他活動時的模式?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例如,打造房子裡外的改建或裝潢作品、外出用餐,或是觀賞DVD影片?」

他們輕易地就能說出,並且認同六、七個詞彙:同心協力、有趣、互相尊重、友善、有能力、放鬆。「有時候,則是懶惰。」湯馬斯還加上一句,兩人接著都笑了。

「很好。」我說:「你們要了解,並不是每對伴侶都像你們一樣。但是,既然你們平日相處時是如此,為何不用你們做其他事情的方式來做愛呢?」這是一個非常簡單,卻十分有效的想法。

當然,他們表達了他們的反對意見。倘若他們在床上「做他們自己」,但啥事都沒有發生呢?如果他們其中一人,在做愛時表現得很自私呢?若是其中一人想要「奇怪的性愛」,又該如何是好呢?假如某一人沒有獲得性滿足呢?

這是人們在捍衛他們那即將被淘汰的性愛典範時,所發出的不鳴之聲。

「首先,」我如此解釋,「你們任何一人都不會如此戲劇化地突然顯露出,不是彼此原本就認識的性格。你們不會開始某種自私的瘋狂性行為,因為你們兩人都不是非常自私的人。你們不會突然出現『狂野的變態』行為,因為你們都不算具有極端傾向的人。雖然,」我帶著淺淺的微笑說著:「你們兩人都是有創意的類型,但是或許在性方面,你們都在隱藏自己。你們知道的,這會導致性愛變得無趣。」他們熱切地望著對方。

「另外,」我繼續說道:「如果你們在做愛時表現自己,當然會發生預期之外的事情。有時,你不會想做重複的事;有時,其中一人可能表現更有精力,或是更想要對方;有時候,無事發生──你知道的,你們兩人都覺得很懶,希望另一個人主動出大部分的力。」他們會心地大笑。我們都有過那樣的經驗。

「事實上,做你自己有時會造成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有助於讓性保持新鮮感。這對長期關係而言,非常重要。這意味著,每隔一陣子,你們之間的性會變得較富有挑戰性,性愛也因而可成為個人成長的驅力。既然是和一個你非常信賴的人一同成長,這會是個安全的媒介。」

他們似乎是被說服了。在接下來幾週的諮商時間裡,他們確實告訴我,兩人之間的性愛次數增加──而且,他們都更放鬆,更享受其中。「就如同和一位知己做愛。」湯馬斯說。「沒錯。」丹妮同意,「我們好像一同去某個有趣的地方,而不用提心吊膽。性愛不再是令人擔驚受怕的地方了。」

這真是太棒了。他們對性愛的看法改變了,因而他們減少了對性愛賣力的程度。他們本來就認為對方可愛又深具吸引力,所以我確信他們會更常做愛。更重要的是,他們更喜歡性愛了。

本文出自《聰明性愛:性愛在乎心,而不在乎行》 晨星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