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情慾叢林】我曾經疑似被撿屍

曾經有人說過,女人不應該像男人一樣放縱享受性愛,並不是一種性別歧視,而是造物主在創造女性時,將孕育下一代的功能給了女性,男人從性愛中得到了生命享受,女人從性愛中得到生命的延伸。天意難猜,不過在各式各類的避孕方法被發明後,女人至少可以選擇是否要使用這份神的恩典,所以像Vicky這樣流連夜店、熱中一夜情,好像也是個人自由。當然,女孩子終究是比較吃虧一點,男人可以靠肉眼看出女孩長向如何、身材怎樣,女生可沒法一眼看穿男人是不是陽痿,不過Vicky說,女人的高潮實在有點運氣成分,有時候男人那話兒再粗再大、技巧再好,不來就是不來,「不過,看男人很急著要上妳的樣子,也還是蠻爽的。」Vicky說。


男友全是夜店咖 比誰先出軌

要選擇怎樣的生活方式,當然是個人自由,但這難道不影響戀愛嗎?Vicky說,她交往過的男人,也多半是夜店咖,兩個人都很清楚那是個甚麼樣的地方,「什麼只是去喝酒、只是跟朋友一起聚聚?那都是屁。」Vicky很老實的說,夜店那樣的地方,本來就充滿費洛蒙,最吸引人的,就是那些暗流洶湧的勾引與曖昧,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抱著非得打炮的心情上夜店,很多人只是去享受被注目的刺激,不見得會進行到最後一步。「我剛開始跑夜店的時候,也不敢隨隨便便跟陌生人走阿,可是當你這樣做過一次、兩次以後,妳會慢慢膽子越來越大,到最後根本沒在怕。」

Vicky舉例說,這就像是喝酒一樣,剛開始只要微微一口就茫了,好奇著再喝一點會不會更開心,卻又怕醉倒,可後來酒量訓練出來了,不喝掉半瓶一瓶,根本沒感覺,不喝到吐喝到掛,根本不覺得有喝。「交往時我都會跟男友說好,從此兩個人都不再上夜店,可是那哪有那麼容易?」Vicky說,情侶難免吵架,而爭執時兩人心情不好想出去玩,唯一的去處還是夜店,背叛了對方一次以後,第二次、第三次就更容易,「有時候是對方先出軌,有時候是我,不管跟誰在一起,最多都撐不過半年。」


酒醒發現自己在公廁 擔心受怕

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難道Vicky從沒有一絲害怕會出事?Vicky說,有時候在那個氛圍裡,人會被煽動、會被誘惑,即使還沒醉,理智也不大管用。有一次她和姊妹一起去夜店玩,姊妹的男朋友又招來了朋友,一群十多個人,氣氛嗨到不行。「我是真的喝到超醉,最後一個印象就是想上廁所。」結果等到她醒來時,人確實是在廁所裡,只不過不是在夜店的廁所,而是在公園的公廁,除了宿醉的頭痛外,Vicky並未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唯一叫她比較擔心的,是她的底褲上,有一些已經乾掉的、白白的痕跡,「我有拿起來聞,可是也沒辦法分辨,那是我的分泌物,還是精液。」

當然,Vicky打電話問了和她一起去的姊妹,姊妹只說自己也喝掛了,跟男友一起回家,「我不敢再問下去,怕她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事情會傳出去。」Vicky說,雖然她不能肯定,但為保萬一,她還是到藥房買了事後藥。


上夜店像酒癮 戒不掉幾

個月過去,太平無事,Vicky又回復了原先的生龍活虎,週週往夜店報到。我問她難道不會怕嗎,她說:「當然會阿,妳知道email會收到很多色情垃圾信,每次我看到標題是什麼在公廁被怎樣的,都會忍不住點開來看,好幾次搞到電腦中毒」。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是去?Vicky說:「沒辦法,無聊阿。」可是問她夜店真的好玩嗎?她又答:「也還好阿,就那樣。」也許她舉的例子是對的,某些事情就像喝酒,而有酒癮的人,其實早已享受不到喝酒的快感,只是不喝不行了。

Wincy
【Wincy,以直白的筆觸,刻劃出生活周遭你我可能曾聽聞、曾親證的社會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