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他不行,我怎麼辦

Share

丈夫的性障礙,變成妻子的鎖鏈,既怕傷害男人的自尊心,又對自己無法被滿足的肉體充滿罪惡感……

Advertisement

有時候,面對同樣的問題,我們在不同的歲數會有不同的答案,例如說,30歲以前,如果人家問起擇偶條件,我會說,我希望這個男人「人品好,脾氣好,收入穩定,有才華,身高最好有175以上,以免約會無法穿高跟鞋。」

30歲以後,再遇到這樣的問題,我的回答會變成「人品好,脾氣好,經濟條件無虞(比「穩定」精準一點,野心也稍微大一點),但更重要的是,這男人,性能力要好。」只可惜,朋友頂多只能幫你過濾對象的人品、個性和經濟條件,但性能力,除非用過的都說讚,有不錯的口碑,否則誰知道別人關起房門是如何?

年紀小的時候,我們總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龍女,看男人都忘了看關起房門的部分,彷彿講到性會降低自己格調,太俗氣淫蕩,等到歷經滄桑床海走一遭,這才知道,再好的男人若是床上一軟爛,真是蕩婦無力可回天,我們終於分清楚,人是人,性是性,我們無法因為這個男人超有愛心,為流浪狗募款,為反核去遊行,為慈善機構認養兒童就忘記他床上不舉的事實;同樣,我們也無法因為他開著保時捷,穿著Armani,帶我們去吃高檔料理,就忘記某些病有錢也難醫。

人在福中常常不知福,當某些女人希望伴侶身高175的時候,有些女人只希望伴侶能夠有個90度,呃,若90度有點太勉強,也許75度也能湊合著用。

不要以為性功能障礙是40歲以後男人才會發生的事,我身邊的幾個姊妹淘們就有幾個遇到這種啞巴吃黃蓮有苦難言的狀態,有個33歲的人妻A,丈夫跟她同年,兩人感情相當好,可惜上了床,跟老公調情調半天,老公的老二卻總是昏睡,老公有時心一慌硬是想把軟爛的東西塞進洞口搞蠻幹,最終小東西卻徒勞的滑溜出來,最令人傻眼的是,人妻A的老公拒絕承認自己有問題,反而數落她「調情不夠力,應該多多努力」,這種拒絕承認問題的態度,更難以說服對方就醫,人妻A說自己後來根本畏懼夫妻間的摟抱,深怕尷尬的場面一再發生。

另一個 29歲的貴婦B,37歲的老公事業遍及東南亞,大方又寵她,可惜年紀輕輕已經有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導致不舉,偏偏因為心血管有病,也不能吃藍色小藥丸,夫妻倆只好假裝世界上沒有性這回事,避談相關話題,只不過親友不停地催貴婦生小孩,動不動就要貴婦B去看中醫調身體,讓她委屈極了,卻又為了丈夫的顏面無法對外界吐露心聲。

個性上契合的兩人,卻在床事上不合是一件格外令人惆悵的事,特別是當問題出在男人性功能障礙時,這就更加有苦難言。男人通常不會在事情發生之初就承認自己不行,他們會想出各式各樣的理由,例如工作太累,壓力太大,最近發生了個什麼事情影響了自己的心理,總之講千萬個理由就是不覺得自己得去看醫生治療,即便是要看醫生,他們也傾向先使用中醫「調身體」,彷彿把責任推給身體氣虛總比宣告得了陽痿來的讓人好接受,然而此時女人往往便踏入無間地獄,男人為了證明自己沒問題,時不時的就會想抓女人來測試一下,於是前戲、接吻、愛撫樣樣來,褲檔子好像有那麼點感覺,一脫準備好戲上場,結果沒幾秒炮台都還沒架好,已在洞外休兵和解。

而熊熊慾火正炙的女人此時該怎麼辦呢?通常頭幾次女人怕傷及男人的自尊,於是會隨便找個理由化解尷尬,例如:「啊,電影的時刻到了,走吧衣服穿一穿我們去看電影!」或是「我剛聽到洗衣機響了,先去晾衣服吧。」不過這情況碰個幾次,再有修養的女人也是會煩的,心裡OS想著,「媽的,你可不可以練好再來」,或是犯嘀咕「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去給我看醫生!」但是女人的臉上不會有表情,因為這事情太敏感,男人什麼都能傷,就是不能傷了自尊,這點女人們還是懂的,只是,女人空虛的肉體,無法被滿足的欲望,又該怎麼解呢?

男人面對這情形,有的稍有良心,有的純粹怕老婆跑掉,會想用其他方式滿足老婆,手來口來或是拿出按摩棒,然而說真的,這些東西當作調情的把戲,或正餐旁的甜點自是別有一番風味,但甜點能當正餐吃嗎?看著力不從心的男人竭盡所能拼老命想討好慾望難耐的自己,姑且不論他這旁門左道的技巧如何,這畫面真是讓人心酸到不行,女人們大多會隨意作罷,或是假高潮一陣,不知道是裝來安慰男人,還是安慰自己。

有個朋友的老公也有這問題,但偏偏他又特別焦慮無法滿足老婆會讓老婆討客兄,於是每天晚上都拿出按摩棒要幫老婆弄,美其名是好意,但其實是自己心魔一來,就想用按摩棒除魔。我這朋友不堪其擾,本來她也不是熱衷性的人,所以老公不行她倒是樂得輕鬆,沒想到老公走火入魔把她搞得壓力超大,她若是拒絕,老公就懷疑她移情別戀,她若是上班前噴個香水,老公就懷疑她偷漢子,甚至有次加班加得比較晚,一回來老公就要求她脫下內褲檢查,看看有沒有異樣。最後兩個人終究是離婚了,不是為了老二不舉,而是男人的心陽痿了。

對男人來說,有性功能障礙無法滿足自己和老婆,生理和心裡都承受煎熬,但對女人來說又更加無奈,這種事大家都知道要護著男人面子難以對朋友啟齒,但偏偏自己的身體還是活著的,會有渴望,會有需要,這時不禁要想,若這事要發生在大家年紀都大了也就罷了,但這麼早發生,「自己是不是該為了這個跟男人分手呢?」光是這樣想,女人就會陷入兩難,一則是社會的道德感告訴我們:妳怎麼可以因為這點就放棄一個男人呢?他有病也不是他願意的;但轉念一想,「難道我們要這樣不滿足的過上一輩子嗎?」糾結到最後,有的女人選擇維持現狀,鬱悶不順;有的女人,真的搞外遇了,還搞得名正言順誰叫老公自己不行;有的女人,果斷勇敢,扯破臉就是非要揪著老公去看醫生,治不治得好,就看命運的安排。

男女在一起,談到性總是只願意侃侃而談一些性的美好之處,哪裡舒服?有沒有爽到?喜歡什麼姿勢?下次要不要換個刺激的地方?但是對於性的不美好之處,我們大多數的人都選擇避談,我們不敢要求對方去看醫生,不敢要多方多練練,不敢告訴對方我們真的沒有被滿足,不敢告訴對方,對,老娘真的沒有到高潮。彷彿講了真話或做了要求,就會扯斷綁著兩人自尊的那張面具。

我們都忘了,自尊跟享受性愛往往是對立的兩邊,端著高高的架子,我們永遠無法享受性愛的歡愉,守著不願意面對現實的自尊,我們永遠無法討論出一個讓兩人滿意的解方,與其說是性扼殺了我們,不如說是我們面對此事的態度謀殺了這段關係。

本文出自
MissAnita 探。生活

Advertisement
御姊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