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決心破處的那夜

Share

處女膜有厚有薄,開口有大有小,有人會落紅,有人不會,狀況千百種,而我始終不相信,女人的第一次會是愉快的。性這件事,對男人像是吃飯一樣簡單自然,但對女生來說,真的要花時間摸索男人高潮與射精,就一目了然,而女人的高潮、G點與潮吹,到現在都還在論戰。我是女人,都覺得女人啊,真是深不可測⋯⋯

Advertisement

24歲時,一直因為還是處女而深感羞恥。不單是因為還沒有性關係,而是因為我還沒談過戀愛!都這麼老了,初戀還沒個影,總讓我自卑又期待。當年念了幾年跟女性主義有關的書,一直認為身為一名現代女性,我要拿回我的性自主,床上不再是迎合男人的溫柔鄉,我要征服他。但前提是,總得要有對象破處。

我在當年極紅的網路社群bbs認識了學長。聊了一陣子,還去調查學長的背景,果然他句句實言,沒有騙人。學長是田徑隊健將,愛划船也常登大山,能言善道世故老道,對於還沒有真正嘗過愛情甜蜜的我來說,學長的談吐讓我有很大的安全感,一種男人的精壯飽滿。

直到真的見面那天,我發誓,真的很想轉身走人。學長長相算斯文,談吐也是之前通過電話那樣,但他體格矮矮壯壯,乍看下跟白豬沒兩樣。雖然我不是長腿姊姊,但也期待至少有個高我半顆頭可以讓我依偎在他胸膛的男人啊。

心頭唸歸唸,雙腳也不知怎的,還是跟著學長進了旅館。

他吻得我神魂顛倒,搞不清楚衣服是怎樣被剝光。我不算太瘦,學長矮歸矮,但真的很有力量,不論把我抱起來跨坐在他腿上還是抱上床,都易如反掌。這時,我已經昏眩得早就忘了他不夠理想的體型,整個人都想給他。

就在他要進來時,我痛得大叫。

「好痛好痛!真的不行。」

「妳放鬆,不要緊張。」

我保證我的大腦真的照做,不斷告訴自己要放鬆。可是當他往前頂過來,我感受到自己快要被撕裂的力道時,就一腳把他踹開;他接著想從後面上,叫我跪趴,屁股抬高,然後一樣被我的叫聲擊退潰敗。折騰了兩小時後,學長決定先帶我去應酬,晚上回來再戰。

我們在席間不斷調情,桌下的兩雙腿來回勾搭,他的手不時伸向我的底褲,火熱的感覺讓我決定今晚一定要達陣,向處女告別。

這次,學長把我整個人壓在床上,什麼前戲也沒,直接抓了老二挺進;我也抱著誓死如歸的心情,張腿纏著他屁股,咬牙撐過去。我睜眼看著在我身上的學長,前前後後來回抽動,我腦子一直在想:他進來了嗎?因為我已經不痛,但總覺得下腹有被壓迫的感覺,好想大便。

我看他愈動愈快,滿身是汗,最後他悶吼了一聲,趴在我身上。停了。

「你有進來嗎?」我問。

學長從老二拔下保險套,在我眼前甩了兩下,裡頭有些白白的東西。我想,那就是精蟲大軍吧?原來射精,不過就那麼一滴滴。

然後,我去上次廁所時,發現內褲有血。「終於不再是處女了!」心頭浮上一股從女孩變成女人的喜悅。但做愛時,下腹肛門腫脹感覺怎像想大便?這是好多年以後,我慢慢在性愛上找出自己的愉悅,才沒了大便感受。

林大小姊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
林大小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