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好久沒做了?那些讓他不再撲倒妳的理由

Share



談戀愛時,我們要磨合的地方非常多,個性,作息,價值觀,爭吵/ 和好的方式,或是對這段愛情的前景是不是有共識,而性事這麼重要的部分,不用說,當然更需要磨合。

可是,一個床上的好伴侶實在是可遇不可求,撇除尺寸大小或持久度這些物理性的因素不談,每個人做愛的style其實都不太一樣,若是你遇到一個跟自己超不合拍的,歹勢,做愛跟做苦工一樣真是超難熬的不是我在說。

我曾經聽過一個男性朋友阿傑說,他某任女朋友身材火辣,個性豪爽,經濟能力也不輸他,簡直是女神級的人選,唯獨就是做愛的時候有怪癖,非要男人在床上用英文交談和淫聲浪語不可,但我這個朋友擺明是個超MAN的大老粗(我是指個性,其他粗不粗朋友哪會知道),騎重機他很會,修木工他很會,搬家裝箱他很會,唯獨英文還真是他的大罩門,他說,他只好辛辛苦苦的硬背一些「Yes」「Fuck」「More」等詞彙,然後在床上的時候進行英語會話練習,只不過這個愛他實在是做得壓力大到不行,最後忍不住問女友幹嘛這樣堅持,原來,她以前交往過一個外國佬,當時做愛實在太美妙,於是她總用英語緬懷他,想當然爾,阿傑這戀情最後當然不了了之。

我安慰阿傑,至少你英文詞彙還多懂了幾個,另外一個朋友喬丹的故事就比較令人惋惜。

喬丹之前跟交往10年的女友分手,正在愁雲慘霧的時候,在酒吧認識一個穿著超火辣的妹,秉持著約會要約滿三次才可以做愛的原則,喬丹在第三次約妹的時候,找了我們一起聚餐幫忙見證他即將重新邁入下一段戀情,這妹果然長髮飄逸,皮膚白皙,穿著時尚,還是從台灣第一學府畢業的高材生,又是一個不可多的女神,結果,他們交往半年不到就分手了。

「為什麼?這麼優的妹耶?才半年!」

「呃….這件事情不知道該不該說…」喬丹欲言又止。

追問半天我們才知道,當天晚上他們一回去立馬以最快的速度飛奔上床,結果當他一脫下這妹的內褲,空氣中瞬間瀰漫著一股魚市場特有的腥味,非常非常重的味道。喬丹不知道這味道哪來的,只好客氣的提議,「不如咱們去洗個澡吧!」,但是洗完之後,這味道還是揮之不去,喬丹第一次憋著呼吸,總算做完了。自此之後喬丹根本沒勇氣做,但這妹總是時不時的就跨坐上去引誘喬丹,喬丹還是不為所動,幾個月後,妹邊哭邊鬧說喬丹「根本不愛她」、「都不想發生關係」,喬丹只好再試一次,不過熟悉的恐怖氣味再度襲來,這次,喬丹說他做到一半就衝去廁所乾嘔,他不知道該怎麼樣不傷人的告訴女友這件事情,最後只好俗辣的找其他理由快快分手。

「你應該建議她去婦產科看醫生,有異味很可能是陰道發炎吧!」我說。

「這種事要怎麼跟對方說?說妳那邊真的很臭,臭到該看病嗎?這樣太傷人了!」喬丹搖搖頭,他寧可分手也不願意說出真正的理由。

說實話,性事上的不合有時實在很難啟齒,例如說我自己就遇過在床上表演慾特強的男人,從解開衣服的釦子開始,好像粉墨登場似的,爬上床的姿勢也慢慢的一步一步,宛如太陽劇團的舞者,不只四肢匍匐,表情還誇張得不得了,舔舌,咬嘴唇,然後臉部表演出撕咬狀(這哪招?),老實說,本來還有點激情的氣氛,瞬間就會降到冰點,我感覺,自己像在看舞台劇表演,這只是他一個人的solo show。

(難不成,也要我表演母獅獅吼或搖屁股狀嗎?Come on,拜託。)

除此之外,也有聽過男人在床上會裝可愛的,例如一個體位做一做,男人竟然用可愛的語調說,「好喲,我們來翻面吧!」我想,十個女人有九個遇到這種情形應該會當場翻白眼。另外,有些人特別愛在床上說些露骨又粗鄙的話(所謂的dirty talk)來調情,用意是讓原本拘謹束縛的人顧不得羞恥心,在床上大解放,但偏偏另外有些人就特別討厭此道,只要一聽到dirty talk,便瞬間冷場。

總之,做愛是一件充滿個人特色的事,想要找到合拍的對象,其實沒有想像中容易。然而最恐怖的是,因為這實在是太主觀,太個人,又太私密了,所以大部份的人其實根本不知道如何跟對方溝通自己能夠接受的性愛方式,也由於不好意思啟齒,最後只好用別的理由說分手。有時想想,這當中其實有些可惜,如果床上的事,我們也能勇敢一點溝通,學會用不傷人的表達方式來慢慢地協調此事,也許,很多時候事情是有解的,也說不定?

MissAnita 探。生活

Advertisement
御姊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