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騷動:限定壞男人(03)

Share

回顧:


騷動:限定壞男人(01)


騷動:限定壞男人(02)

傑克森洗了這輩子最漫長、也最冰冷的一個冷水澡。那個女人就躺在近在咫尺的床上,一想到和她做愛的情景,他的男性再度變得硬挺。他等到快瘋了。見她睡得如此安穩,他知道她一定以為兩人之間的約定會在隔天醒來之後才開始。

她錯了。

轉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他笑了。再過五分鐘就是午夜十二點,嚴格說起來就是星期二了。他一點都不打算浪費這狂野三日假期的任何一分一秒。

在等待時間流逝的同時,他在腦中反覆思索他的計畫,想著第一步要做什麼,再來又是什麼。這實在很難決定,因為他想要全部一起來。兩人都太過飢渴,他們的第一次不會是慢磨慢熱。

他爬上床來到她身邊。室內即使有空調,依然十分溫暖,所以她身上只蓋著一件被單。他小心翼翼地拉走被單,直到她整個人展露在他眼前。

他挪動到她身後,輕柔地將她拉過來跟自己的身體貼合。她在睡夢中蠕動了下,頭枕著他的手臂內側,背抵著他的胸膛。他空著的另一隻手從她光裸的大腿往上一路拂掠到臀部上方,將稱不上是阻礙的短褲撩開,他捧住那渾圓的臀部,輕輕擠壓。她輕哼了一聲,弓起下背,臀部緊貼著他四角內褲裡呼之欲出的男性。

他用鼻子磨蹭她的頸項,深深地將她的氣味吸入,同時伸手探入她的小背心,一路往上攀爬,將她熟成的酥胸完美地掌握在手中。她立刻有所回應,雙肩往後抵,彷彿試著迎合他的觸摸。

「就是這樣,寶貝。」他用拇指和食指逗弄她堅挺的蓓蕾。「為我甦醒吧,讓我滿足妳。」

傑克森不敢相信自己竟如此想要進入她的雙腿之間。他這輩子亢奮過不下數千次,卻找不到言語來形容對她的感覺,那就像是一種極為磨人、亟需得到滿足的飢渴。根據她的規則,牆上時鐘顯示已經到了「用餐時間」,他要是再耽擱下去就該死了。

他放開她的胸部,手指探向她的雙腿之間,在她的短褲上逗留好一會兒,反覆搓揉。她呻吟出聲,臀部隨著他的手指一起微微律動。

突然,她倒抽一口氣,全身僵硬。他很快地摟緊她的腰,在她耳邊輕喃:「噓,妮妮,沒關係,是我。」他感覺到她再次放鬆下來,但並沒有回到她在睡夢中的放縱。

「你都是在女人睡著時勾引她們的嗎,馬瑞斯?」他呵呵笑了。她或許有意話裡帶刺,但聽起來卻是嬌喘中透出些許安心。

「只有那些規定我什麼時候可以碰,以及可以碰多久的女人。已經過午夜十二點了,換句話說,今天是星期二。接下來的三天妳都是我的人,我要盡可能地善用時間。」

「這個嘛──噢,老天!」

傑克森不等她反駁,他的手再次回到她醒過來之前碰觸的地方,探入她的短褲中,隔著絲質內褲繼續摩挲。「妳已經濕了。妳的身體在回應我,妮妮,它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她呻吟著弓起身體,迎合他的觸摸。「同樣的話我要奉還給你。別再挑逗我了,快讓我們彼此獲得滿足吧!」

即便在半夢半醒之間,這女人仍不忘發號施令。他原本想要提醒她記得自己的承諾,繼而轉念一想,他現在並不想爭執誰答應過什麼,這件事可以先暫緩,等兩人第一次達陣之後,或者等達陣個幾次之後再說。他感覺自己可以在她體內一再得到滿足,卻依然渴求更多。

傑克森將她的背心拉過頭頂,接著褪下她的短褲和內褲,讓它們加入兩人腳邊的亞麻布堆裡。他緊跟著脫下自己該死的內褲,吁了一口氣,回到她身後的位置,將硬挺抵著她柔軟的股溝。

他期待了數個小時──該死,說不定是好幾天──的肌膚之親足以讓他擦槍走火。他按兵不動,怕稍有閃失就會失去僅存的一點自制力。然而,當她用身體磨蹭他的男性時,他的思緒立刻斷了線。

本文出自騷動:限定壞男人《春光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騷動‧限定壞男人】留言贈書活動

只要在本篇文章下留言分享「其實,我最喜歡的性愛招式是……」就有機會得到騷動‧限定壞男人新書一本喔!


桃紅色│微小說。情挑大賞

即日起-7/31,用妳的溫潤文字,描寫出情感深處最豐沛的慾望。

>>
書寫情慾,投稿去

Advertisement
春光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