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辦公室OL的秘密

Share

我經常覺得自己不適任,因為搞不懂他在想些什麼。跟在一個高深莫測的主管身邊,總是有著伴君如伴虎的忐忑。但如今想來,這一切好像夢一般不真實。

我不是一個八卦的人,但在辦公室八卦的茶水間就是有無法忽視的耳語飄過耳邊。「安琪也被氣走了,聽說接下來人事室不找人,要安排內調。」說話的是公司資深的出納小姐。

「真的嗎?太恐怖了,不知道下一個被大魔王抓走的倒楣鬼是誰……呵呵。」業務部個性活潑的新人莎莎,慧黠的表情彷彿等著看好戲,銀鈴般的聲音像是帶著音符的精靈跳躍進漂浮空氣裡的咖啡香中。

一個星期後,人事命令下來,我就是那個倒楣鬼。這是我畢業後的第二份工作,對於還不清楚職涯方向的我而言,就像很多年輕女孩一樣,反正先找個看起來穩定正派的公司,不要太操太累正常上下班的內勤工作待一待。在這間資訊公司擔任業務助理快三年,表現中規中矩和同事相處融洽,就大家的說法,這次內調我是升遷了,新的職務是副總秘書。

「妳給我聽清楚了,公司不是學校,什麼事情不會,要自己想辦法,公司花錢是找你們來做事,不是來學習的。」這是擔任副總秘書第一天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早聽說了副總最重視效率,凡事只會清楚交代一遍,恍神或沒帶腦子上班是很快就會陣亡的。天生不服輸的個性,我繃緊神經比以前更加倍用心,但他從來不會讚美我,好像我所有表現都是理所當然要做到的。

42歲還單身的副總是個工作狂,但或許是有健身的習慣,所以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個六七歲。我想起剛到公司時,覺得這男人即使皺起眉頭也好有熟男的魅力,還以為他很受公司女性歡迎呢!沒想到實際的情況是,他實在太過於嚴厲,沒人敢跟他太接近,把幾個女同事罵哭後,大魔王的稱號不脛而走。

然而,不知為何,在與副總第一次出差時,我們的關係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妳很少出國吧?緊跟著我。」當他在機場這麼說,像是個溫柔的命令,我第一次覺得他其實是個會照顧員工的主管。晚上在飯店他房裡針對隔日的簡報做最終確認時,他竟然叫了餐點和紅酒過來。公事處理完畢,我和他在窗邊對坐著喝紅酒,或許在酒精催化之下,感覺他臉上的表情線條都柔和起來。

「明天下午我有私人行程,妳可以自己搭一站電車到代官山走走逛逛。」聽到有放空的自由時間,我不自覺微笑了起來。他的眼神起了變化,是我在公司裡沒見過的神情。「但現在,妳要是不趕快回房去,我就沒辦法保證會發生什麼事情。」雖然有點訝異他這麼說,我卻完全無法移動自己的身體。他湊上臉來吻了我,輕輕的,只有唇瓣的接觸。「我去洗澡,妳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八點在樓下餐廳見,一起吃早餐,不要遲到!」聽他一口氣說完指示,我恍恍惚惚地默默告退。

好得很!大魔王那個吻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因為隔天的會議一直到差旅行程結束回到台灣,他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而且才隔一週他又去了香港,卻帶了業務助理筱梅去。大魔王兩天的出差,我簡直心神不寧。他為什麼帶筱梅去而不是帶我?他也會這樣把筱梅帶進他房裡嗎?我是不是表現太笨拙被嫌棄了?筱梅比較願意跟他上床嗎?兩天後筱梅回來上班的時候,我特別觀察到她看起來有點疲憊,到底是去做了什麼啊?我忍不住反覆猜想。

終於在這個晚上,我有了答案。「我今天會加班到很晚,妳等我,別下班。」我整理著副總出差的單據,再用名片王將最近副總出差交換的名片一一掃描進電腦裡,週遭的同事陸陸續續離開了辦公室,直到公司剩下我一個人,還有副總辦公室的燈還亮著。他打內線電話來:「大家都走了嗎?妳進來一下。」是要跟我說什麼嗎?我忐忑著。

一進副總的辦公室,他走過來鎖上門,把百葉簾拉了下來。我做了什麼?是要殺我滅口嗎?「我實在……忍不住了。」他這麼說,我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抱入懷裡,他一手捧著我的臉頰,吻了我,舌頭探入我的唇齒間,和上次完全不同的,一個充滿慾念的吻。他親吻我的鎖骨,將我紮進A字裙裡的襯衫拉了出來,解開襯衫鈕扣,露出我的肩頭和胸罩。他再次親吻我的唇,一手脫開我的胸罩愛撫著。這時候我才驚覺自己完全不想抗拒,是真的想被他碰觸。

他不是個粗暴的男人,相反的,在動作之間他會稍微放慢節奏,確認我沒有任何掙扎反抗的意思才繼續。畢竟在辦公室這樣的場合,稍有不慎就會被女性員工控訴性騷擾吧!「你想要……嗎?」我的呼吸越來越紊亂,他埋首在我的胸前深吸了口氣:「妳好香,可以嗎?」我覺得有點害怕,怕的不是他,而是這畢竟是辦公室啊!但他是副總,有事他能擺平的吧?我不知哪來的天真和勇氣這樣回答了:「嗯,好。」

他嘴角揚起,眼中充滿笑意,一把抱起我,讓半裸的我坐在黑色皮質的會客沙發上。他在我面前蹲跪下來,伸手探入我的A字裙,輕輕脫下我的內褲。雙手撫著我的小腿一路往上,撫摸膝蓋、大腿以及敏感的大腿內側,最後手指輕觸我已經漸漸濡濕的秘地。當我的情慾被挑起渴望著他的時候,這個男人的理智突然回來了!「Shit!我沒準備。」他低吼。我傻傻地問:「準備什麼?」

「保險套啊。」他懊惱,表情像個孩子。我笑了,誰會在辦公室裡隨時準備保險套啊!他自己也笑了:「對不起,我下次會準備好。」下次?他不是一時衝動,他還想著下次?感受到他對我的渴望讓我覺得安心,但又有點擔心難道一定要在辦公室做這種事嗎?

「為什麼去香港出差帶筱梅不帶我?」我還是想釐清心裡的疑惑。他毫不猶豫地回答:「妳才剛跟我去了日本回來,而且香港那趟行程很滿,我怕妳累啊!」他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接著又像個主管一樣命令我:「我會找總務來幫我重新規劃一下辦公室的格局空間,弄一個妳的座位,然後妳就搬進來吧!每天,都要陪我一起加班。」

許多綺麗幻想頓時躍入我的腦中,他不是大魔王,他是大色狼吧!我想,以後這辦公室的激情,將是我OL生涯中最大的秘密了。

艾姬的情慾故事

粉絲團:
愛情,沒有標準答案

桃紅色│微小說。情挑大賞

即日起-7/31,用妳的溫潤文字,描寫出情感深處最豐沛的慾望。

>>
書寫情慾,投稿去

Advertisement
艾姬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