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惑許,是挑性……….

Share

(姊妹淘生活提案)

當他走進家門的那一刻,她立刻纏了上去。

纏,真的是纏。她的左手攀在他的頸上,右掌抵著他的胸膛,右腳緊緊的勾著他,磨蹭著他的腿。他訝異的問:「怎麼了?」『想你呀,不可以嗎?』她在他耳邊吹氣如蘭的答。那是挑釁,更是挑性,而男人向來抵擋不住誘惑,原先的驚訝很快轉換成驚喜,他扔下手中的東西,穩穩的托著她的臀部往上抱住她,逼得她只能將左腿也勾上去,用雙腿緊緊纏住他的腰,免得摔倒。

然後,他略嫌粗魯的將她扔到了床上。她摔進了棉被裡,不痛,但有點暈眩,鼻尖聞到了一股性感誘惑、但因為帶著淡淡甜味所以艷而不妖的花香,那是她事先灑在床上的香水。

主控權突然易主,她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刺激,以及更多的不服輸。她掙扎著爬了起來,試圖奪回控制權,他解開了皮帶頭,她便伸手扯下他的拉鍊,果然,他已經準備好了,蓄勢待發的挺立在她眼前,她伸手握住,感受到他微微在她手中顫動了一下。

勝利的感覺襲來,她藏不住嘴角的得意,忍不住用拇指指腹輕柔著他的敏感,輕聲取笑:「這麼好色?」

『妳就不好色?』他也輕笑反問,聲音變得低沉粗啞。

「你說呢?」

他沒有回答她,有些事情,不是用說的,而是用做的。他只是壓在她的上方,將頭埋在她頸旁,她知道他肯定也感覺到那股魅誘的味道了,因為他深吸了一口氣,可是他沒有問,只是比平常更急切的將綿密的吻落到她脖子上、肩膀上、以及胸前,她感覺到他新生的鬍渣磨過她皮膚的刺癢,聽見自己逸出的細碎呻吟。這樣快就主客易位,她有些惱羞成怒了,一個翻身跨坐在他腰上,雙手靈巧的時而撫摸、時而揉捏的逗弄著他。她聽見他的粗喘,然而,這樣她在上、他在下的位置,只是更方便他用那樣勾人的眼神盯著她,隨著他的眼神游移,她感覺自己被他盯著看的部位泛起了雞皮疙瘩,她忍不住微微前後擺動著纖腰,折磨他,也折磨自己,然後,當她的溫潤摩擦過他的灼熱時,他眼神一闇,伸手握住她的腰:「其他的,等等再繼續,嗯?」

她不想認輸,可是,卻也開不了口拒絕自己早已渴望已久的佔有。然後,他變成她身體裡的一部分,一次又一次的確認彼此本該屬於彼此,那樣急、那樣快、那樣緊密,一股極度性感煽情、甚至有些色情的味道竄了出來,混著原本清野的花香,交融出了另一股似乎永無止盡的激情迴旋魔力……。

等到激情方歇,她枕在他手臂上,慵懶得說不出話來,直到他開口問:「我就知道妳發現了」。

『發現什麼?』他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

「發現我買了禮物要送妳阿。」他起身拿出準備好的禮物。房裡燈光並不明亮,可是她一眼就看出那是什麼了,那是一瓶香水,她知道,是LOEWE的惑許激情淡香水,紫紅色的盒身充滿了女人味,但卻不失高雅,香水瓶身是圓形,滑溜、但仍有稜有角,她喜歡極了,前些天才自己買了一瓶,今天她灑在床上、以及抹在頸間的,都是LOEWE的惑許激情淡香水。



圖:
Loewe提供

他說,他一直想送她一瓶香水,「我希望妳身上有我的味道」,他略顯佔有慾的說,他說他覺得她是個獨特的女人,性感但不失甜美,勇敢奔放但仍然溫柔,他挑了許久,始終挑不到一瓶覺得像她的香水……她微笑聽著,忍不住偷偷的吐了吐舌頭。其實,她最近老是覺得他身上、或他的東西沾染了香水味,次次都不同,她不是不信任他,更不是懷疑他,只是被激起了一股挑戰慾,想讓他知道,她是最好的,不,最獨一無二的,所以,才忍不住動手張揚了……沒想到,他這樣了解她,正如她了解自己一樣。

「我就知道你懂我嘛。」她收下禮物,撒起嬌來,可愛十足。正當他寵溺的看著她時,她又忍不住伸出長腿跨到他腹間,調皮的問:「那剛剛說等等再繼續的,可以繼續了嗎?」

隨著姿態變換,鼻尖吸入著誘惑的花香味,小蒼蘭、木蘭及橙花層層堆疊,將難以抗拒的激情推向高潮,歡愉過後,香根草和開什米爾木的沉穩餘韻持續擴散,持久不墜……

>>惑許,就在今夜挑逗你的另一半



桃紅色│微小說。情挑大賞

即日起-7/31,用妳的溫潤文字,描寫出情感深處最豐沛的慾望。

>>
書寫情慾,投稿去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