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私房蜜約(1)

Share

崔邁斯夫人在雷塞斯郡的工廠忙了一整天,新訂購的沖床運轉不如預期。與利物浦船公司的協商延宕,令她非常不滿意。而且她還沒回母親的信,打從她提出離婚訴請之後,母親便每日一信轟炸,毫不客氣地質問她是否發瘋了,甚至說豬腿都比她有頭腦。

母親的反應早在意料之中。但真正讓她頭疼不已的,卻是三個小時前母親羅蘭太太發來的電報,內容是:崔邁斯今晨抵達南漢普頓港。她安慰費迪時說得非常理直氣壯:因為要簽署文件、商討細節,他遲早得回來。但是崔邁斯抵達英國,代表麻煩的開端。

她的丈夫,人在英國。除了八八年在哥本哈根那次難堪的巧遇,十年來他們第一次如此接近。

她走進市區宅邸,將披肩、帽子、手套交給總管。往書房走去的路上,她吩咐:「請布洛登明天早上來幫我看一下帳目。麻煩也請艾托爾小姐來督導。告訴愛蒂今晚我不穿深紫色的絲質禮服了,換成米白色絲絨那件。」

「夫人——」

「差點忘了。今天早上我遇到舒克利夫爵爺,他的秘書辭職了。我推薦了你的姪兒,請他明天早上十點到舒克利夫爵爺家。提醒他一下,爵爺喜歡真誠寡言的人。」

「夫人,您真是太好心了!」古德曼激動地說。

「他是個很有前途的年輕人。」她停在書房門口。「仔細想想,請艾托爾小姐二十分鐘後來見我。這段時間先不要讓人來打擾。」

相關文章

「可是,夫人,爵爺——」

「爵爺今天不會來陪我用茶。」她推開門,發現古德曼還磨蹭著不肯走。她半轉過身看著他,總管一臉有苦難言的神情。「怎麼回事,古德曼,背痛又發作了嗎?」

「不,夫人,不是因為背痛。是因為——」

「因為我。」書房裡傳來一個聲音。她丈夫的聲音。

在那驚愕的漫長瞬間,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幸好今天沒有邀請費迪來家裡,通常下午一起散步之後,她都會邀他來用茶。接下來她頭腦一片空白,大量血流瘋狂衝上頭部,連原本的頭疼都感覺不到了。她先是發熱,接著又發冷。四周的空氣濃稠如豌豆湯,不能用吸的,只能大口吞。

她恍惚地朝古德曼一頷首。「去忙吧。」

古德曼猶疑著。難道他擔心她的安危?她走進書房,讓沈重的橡木門自行關閉,隔絕窺視竊聽的好事者,隔絕整個世界。

本文出自《私房蜜約》果樹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桃紅色│微小說。情挑大賞

即日起-7/31,用妳的溫潤文字,描寫出情感深處最豐沛的慾望。

>>
書寫情慾,投稿去

Advertisement
果樹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