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南方吸血鬼:《夜訪良辰鎮》 (1)

Share

南方吸血鬼:《夜訪良辰鎮》 (2)

Advertisement

他就這麼淋著雨蹲坐在我身邊,漆黑中我看不到他的臉。我緊抓著手電筒,只感到力量全都消失不見,還察覺出他的憤怒。

他的殘酷。

他的飢餓。

他從沒這麼十足吸血鬼的模樣,身上沒有一絲人性。

他仰臉對著天空長嗥。

我以為他會殺人,那股噴發的怒氣如此洶湧,而最靠近他的人就是我。

就在我意識到自身的危險時,比爾攫住我的前臂,慢慢將我拉向他。我沒掙扎的跡象,事實上我感覺得出來那樣只會更刺激他。我和他距離只有一吋,幾乎聞得到他皮膚上的氣息,也感受到他內心的騷動,並嗅出他的憤怒。

將這股能量導入他途說不定能救我一命。我往前傾,用嘴覆在他的胸膛上並舔掉雨水,臉頰摩挲著他的乳頭,用身體的力量緊緊靠著他。

緊接著他的牙齒掠過我的肩膀,結實敏捷的身軀重重將我一撞,力道之大害我突然仰跌進泥巴裡。他直接滑進我體內,彷彿要穿過我直透泥土。我嚇得尖叫,他則回以嗥叫,好似我們是真的泥人還是住在洞裡的原始人。我揪住他背上的肌肉,感受疾落的大雨和指甲下奔流的血液,以及他那殘酷的衝刺。我直以為自己會被剷進這片泥地,直達我的墳墓。然後他的虎牙嵌進我的脖子。

我瞬間達到了高潮,比爾也衝上巔峰興奮得嗥叫,之後他倒在我身上,虎牙拔出後,他用舌頭清理著傷口。

我還以為他會不自主地殺了我。

我全身肌肉不聽使喚,想動卻心有餘而力不足。比爾抱起我回他家,他推開門直接帶我進那間大浴室,溫柔地將我放在地毯上,我身上的泥巴、雨水和一點點血都濺在上頭了。比爾轉開水療池的溫水,等到浴缸放滿,他將我抱進去,自己也跨進來。我們坐在座椅上,四隻腳伸進起泡的溫水中,很快就把水染成黃色。

比爾的眼神虛無飄渺。

「都死了嗎?」他的聲音幾不可聞。

「都死了,還有一個人類女孩。」我平靜地說。

「妳整天都在做什麼?」

「打掃。山姆要我打掃我家。」

「山姆。」比爾若有所思地說。「告訴我,蘇琪,妳讀得到山姆的心思嗎?」

「不行。」我招認完瞬間覺得筋疲力盡,於是把頭沉進水裡,等到再冒出來,比爾已經拿起洗髮精,他幫我洗頭並沖掉泡沫,然後就像我們初次做愛那樣幫我梳好。

「比爾,很遺憾你朋友發生這種事。」我累得幾乎不能吐出這幾個字。「但我非常高興你還活著。」我的手環住他的脖子,頭靠上他硬得像石頭的肩膀。還記得比爾用一條大白毛巾替我擦乾,也記得枕頭有多麼柔軟,還有他躺在我身旁用手環著我。之後我就睡著了。

凌晨,我睡到一半突然醒來,聽見有人在房裡走動。我一定在做夢,而且是個惡夢,因為我的心跳加速。「比爾嗎?」我聽得出自己的聲音飽含恐懼。

「怎麼啦?」他問,我感到床因他的落坐而陷下。

「你還好嗎?」

「好啊,我只是去外面走走。」

「這裡沒別人吧?」

「沒有,甜心。」我聽到布料的窸窣聲,接著他就鑽進被單躺在我身畔。

「喔,比爾,那些棺材裡有可能躺的是你。」痛苦還鮮明地印在我心裡。

「蘇琪,妳是否曾想過,屍袋裡的人也有可能是妳?要是他們黎明也找上門來燒了這屋子,那又怎麼辦?」

「你得去我家!他們不會來燒我家,你跟我在一起很安全。」我認真地說。

「聽著,蘇琪:妳可能會因為我喪命。」

「我有什麼損失呢?」我聽到自己的聲音裡充滿熱情。「和你相遇後我已經享受過最美好的時光,那是我這輩子最棒的日子!」

「要是我死了,妳去找山姆。」

「現在就要把我推給別人啦?」

「才不是,」他平滑的聲音聽來真冷酷。「絕不。」我感到他的手攫住我的肩頭,他撐著一隻手肘面對我,然後挪得更近,我已經可以觸到他冷冷的身軀。

「聽著,比爾,」我說。「我雖沒受過高等教育,但並非笨蛋,我的人生經驗還很嫩,一點都不世故,但我不覺得自己很單純天真。」希望他別在黑暗中笑。「我能讓大家接受你,我辦得到。」

「要是有其他人辦得到,妳還是會這麼做。」他說。「我只想再次進入妳。」

「你是說──?喔,是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他趁我說話時抓了我的手往下摸。「我也喜歡哩。」我很確定是這樣,只要在墓園那陣「蹂躪」後我還有力氣熬過這一次。誰教比爾生那麼大的氣,我到現在只覺得虛脫,儘管如此,此刻仍能感到一股暖流竄過全身,以及因他而起的無止境興奮。「寶貝。」我說著上下愛撫著他的挺拔:「寶貝。」我吻他,感受那伸進我嘴裡的舌頭,也用自己的舌頭觸碰他的虎牙。「你能照做但不要吸血嗎?」我低語。

「可以啊,我嚐妳的血其實只為圓滿收場。」

「那要是不吸血會一樣美好嗎?」

「絕對不會一樣,但我不想害妳變得虛弱。」

「你要是不介意就好。」我試探地問。「我得花好幾天才能恢復。」

「我太自私了……妳真好。」

「我要是夠壯做起來會更好。」我說。

「那就讓我瞧瞧妳有多壯。」他揶揄。

「那你仰躺,我不太確定有沒有用,但我知道別人會這麼做。」我跨坐在他身上,只聽見他呼吸變得急促。真高興屋裡一片漆黑,外面還在下傾盆大雨,有道閃電將我燦亮地映在他的雙眼中。我小心調整姿勢,希望沒弄錯,然後引導他進入我體內。我對自己的直覺有十足信心,這一招果然很妙。

本文出自《南方吸血鬼系列》奇幻基地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桃紅色│微小說。情挑大賞

這是一場手指情慾戰…撩撥愛慾全操之在你,他們因你而在!


>>8/2-8/18,投票去

Advertisement
奇幻基地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