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南方吸血鬼:《夜訪良辰鎮》 (2)

南方吸血鬼:《夜訪良辰鎮》 (1)

他冰涼的手指撩起我頸上的髮絲,之後我感到他的唇落在後頸上。我說不出話也動不了,只能慢慢呼氣,深怕發出別的聲響。他的唇移到耳朵上銜住耳垂,舌頭則往裡探。他伸手環住我的前胸,將我往後一帶靠在他身上。

我奇蹟般地只聽得到他的肢體語言,而非心裡那些亂七八糟的聲音,它們只會破壞這種美好時刻。他的身體傳達出非常簡單的意念。

他輕而易舉地抬起我,就像我轉動嬰兒身體那般輕鬆。他將我轉過去面對他的膝部,我的腿跨在他的上面,雙手環住他的脖子低頭親吻他。良久,比爾用舌頭譜出特殊的節奏,就連我這種毫無經驗的人也分辨得出其中的含意。身上的長睡衣撩到大腿之上,我的手開始無助地撫摩他的雙臂。奇怪的是,此刻我竟然想到奶奶做糖果時放在爐子上的一鍋焦糖,心頭浮現那片金黃色的熱融糖漿。

他帶著還環住他的我站起來。「到哪一間?」他問。

我指指奶奶的臥室。他抱著我進去,我的腿牢牢圈住他,頭靠在他的肩膀,他將我放在乾淨的床上,自己站在床邊,從敞亮的窗外撒進的月光照在他身上,我看到他衣服已經脫掉,動作乾淨俐落。雖然欣賞他的英姿帶給我極大的快樂,但我知道自己也得照做;不過我還是有點難為情,因此只拉掉睡衣丟在地上。

我瞪著他看。這輩子從來沒見過這麼美也可以說這麼嚇人的人。

「喔,比爾。」我擔憂地對落坐身邊的他說:「我不想害你失望。」

「不可能。」他低語。他看著我身體的目光好似在乾渴的沙漠中發現了水。

「我不太懂。」我向他招認,聲音細得幾乎聽不到。

「別擔心,我很懂。」他的手開始在我身上游移,觸碰著連我自己都沒碰過的地方。我嚇得抽搐了一下,接著便為他全然敞開自己。

「跟其他一般人相比,這次會不一樣嗎?」我問。

「喔,會啊。」

我狐疑地仰望著他。

「會比跟他們做更好。」他湊到我耳邊說,讓我感到一陣純然的興奮。

我有點害羞地往下探撫摸著他,令他發出非常「人類」的聲音。一會兒後,這聲音變得愈來愈深沈。

「就是現在嗎?」我的聲音斷斷續續又發著抖。

「噢,是的。」他說著便翻到我身上來。

沒多久他隨即發現我到底有多麼沒經驗。

「妳該先告訴我的。」他極其溫柔地說,我感覺得出他正在極力保持不動。

「喔,拜託別停下來!」我連忙乞求,擔心要是他不繼續下去,我可能會不假思索地做出極端的事來。

「我沒要停下來。」他有點冷酷地保證。「蘇琪……會很痛的。」

我挺起身子做為回答。他發出一個無意義的聲響便進入了我。

我屏住呼吸,咬住嘴唇。喔,噢,哎唷。

「心愛的,」比爾說。沒人這樣叫過我。「還好嗎?」不管他是不是吸血鬼,都因為拚命忍住衝動而發抖。

「還好。」我根本沒資格這樣說,那股刺痛實在要命,要是不繼續我就會勇氣盡失了。「就是現在。」我說著狠命咬住他的肩膀。

他喘息抽搐了一下,然後開始認真的動起來。起初我感到一陣暈眩,接著終於抓到節奏並跟上。他發現我的反應變得非常興奮,我開始覺得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這麼說好了,那是一種非常龐大又美好的感覺。

我對他說:「喔,拜託,比爾,求求你!」指甲陷進他的臀部,就快了,就快了,然後我們稍稍調整了一下,讓他的衝刺更直接順利,我還來不及整理好自己就感到一陣飛上天的快感,就這麼飛到九霄雲外,一片白茫茫中盡是萬丈金光。我感到比爾的牙齒抵在脖子上,於是對他說:「來吧!」只覺得他的虎牙刺入,但只疼了一下,而且很讓人興奮。他在我體內達到高潮後,我感到他在小小的傷口上吸了一下。

我們維持原來姿勢躺了好久,偶爾還因為餘波蕩漾而震顫。這輩子我都不會忘記他的味道和氣息,也不會忘記他初次進入我體內的感覺,這畢竟是我的第一次,我永遠忘不了那份快樂。

比爾終於躺到我身邊,他撐起一隻手肘,另一隻手放在我的肚子上。

「我是妳的第一個男人。」

「是的。」

「喔,蘇琪。」他俯身吻我,雙唇沿著頸子往下探索。

「你應該感覺得出我不太懂。」我害羞地說。「可是你覺得還好嗎?我是說,至少跟別的女人不相上下吧?我以後會更好。」

「妳可以學到更多技巧,蘇琪,但不可能更好了。」他親我的臉頰。「妳已經很棒。」

「我等一下還會很痛嗎?」

「我知道這樣說妳會覺得奇怪,但我真的不記得了。我唯一遇過的處女只有我太太,那已經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啊,我想起來了,妳還會痛沒錯,這一、兩天內我們都不能再做了。」

「你的血可以治好。」我停了一會兒後說,覺得自己雙頰泛紅。

就著月光我看到他挪了一下,以便更能直視我。「的確是。」他說。「妳想要嗎?」

「當然,可以嗎?」

「可以。」他吸了口氣便朝手臂咬下。

因為事出突然,我失聲叫出來,只見他若無其事地用手指沾了鮮血,我還來不及縮緊大腿他已將手指滑進我體內,開始極其溫柔地移動,沒多久痛楚真的不見了。

「謝謝。」我說。「我好多了。」

但他沒撤出手指。

「噢,」我說。「你這麼快就想再來一次嗎?你可以嗎?」隨著他手指的動作,我開始抱著希望。

「走著瞧囉。」他那甜美陰沈的聲音裡有著一絲興味。

我輕聲低喃出一句話,幾乎認不得這是自己了:「告訴我你要我怎麼做。」

他照辦了。

本文出自《南方吸血鬼系列》奇幻基地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桃紅色│微小說。情挑大賞

這是一場手指情慾戰…撩撥愛慾全操之在你,他們因你而在!


>>8/2-8/18,投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