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你遇上的,是寂寞人妻

我們很習慣把外遇的罪魁禍首指向男人,彷佛偷吃是男人的原罪,強大的社會共識一方面讓男人也默認了這項指控,另一方面,他們反而偷吃得更無所畏懼。可其實,外遇的人妻真是多如過江之鯽,沒人指出來而已。

我收過很多男讀者的來信,他們的故事都很相似,單身,真心真意,卻陷入人妻的愛情誘惑裡,癡癡等著對方離婚。

阿翔27歲,退伍後在劇場表演和餐廳駐唱,因緣際會認識了34歲的玲,玲結婚5年,孩子2歲,丈夫是機師時常不在台灣。玲的日子沒有經濟壓力過得舒坦,只是有些寂寞。那晚,他們在餐廳裡相遇,阿翔唱完離開餐廳前,老闆帶著玲跟阿翔認識,老闆是玲的朋友,知道她很欣賞他。

一開始,阿翔是沒敢對玲有非分之想的,只是玲一會約吃飯見面,一會說要送禮物給弟弟,請阿翔幫他挑,一會又說自己身體不舒服,阿翔急著帶她去看病,久了,阿翔覺得這個女人真的好惹人憐,明明結了婚卻像單身,一個弱女子照顧一個孩子,那個沒責任感的老公在哪裡?

某天中午,阿翔送便當到玲家,孩子在保姆那裡,兩人天雷勾動地火,做了一次又一次,玲高潮的時候,全身顫抖泛紅,阿翔簡直看傻了眼,沒想到滿足一個姊姊,可以得到比射精更有快感。自此之後,他們天天做,阿翔怕自己年紀小配不上姊姊,玲卻說他比同年齡的男人更成熟,阿翔偶爾問起玲還有沒有跟老公做,玲總說,老公性冷感,做起來也不爽,早就停機好久。

他們在一起總是大汗淋漓,全身上下濕漉漉一片,雖然無法公然外出手牽手看電影,但膩在家裡看DVD,吃炸雞倒也是很甜蜜,阿翔甚至會幫玲搥肩按摩捏腿肚,他把這個姊姊捧成女王,一心一意等著她離婚。

過了幾個月,玲卻一點動靜也沒有,甚至有時老公沒有飛行留在家時,玲就跟著失聯,阿翔的簡訊總是沒有回音,這讓他焦躁極了,他一方面氣惱玲怎麼這麼無情,明明是個不照顧妻小的爛老公不是?一方面又幻想玲被老公監控,他腦海中玲可能鬱鬱寡歡的樣子,心都揪痛了。

終於,那天傍晚,玲出現了,阿翔衝入屋內把玲強按牆上索吻討愛,完事之後,他看著玲丈夫的照片內心一把火熊熊燃起,「妳快跟他離婚,跟我走,我養妳。」

玲默不作聲。久久,才說「我需要一些時間,我有小孩,沒那麼容易……….而且,你怎麼養我?」

阿翔滿腔怒火,第一次對著玲大吼,「我還要忍受妳跟他在一起多久?我只要幻想妳素顏清純的樣子躺在他身邊,我就失控的想毀了一切!」阿翔狠狠搥了牆壁,「妳說不出口的話,我來!我會告訴他,妳愛的是我!」

「你不要衝動!」聽到阿翔打算跟丈夫全盤托出一切,不禁讓玲感到害怕。

「我沒有衝動,我忍很久了,這事情一定要有了結!妳明明愛的是我,他是爛男人,快點離開他!」阿翔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累積已久的激動。

當天玲又跟阿翔做了一次後,再度失聯。這回,好一陣子,阿翔都找不到玲的人,連她家大樓的一樓大門都進不去。他不知道玲到底怎麼回事,好端端的無故就消失了?

事實上,玲的丈夫是無趣,是不常在家,但是玲沒有告訴阿翔的是,因為這個丈夫認真工作,所以她可以不必上班便享有優渥的生活,也才能打扮得漂漂亮亮,沒事跟朋友餐廳相聚聽歌,經濟上的安全感,足以讓人到死都不想放手。

玲沒有告訴阿翔的是,雖然丈夫不像阿翔那麼青春才氣,在台上表演/唱歌充滿風采,但是丈夫成熟穩重的肩膀,讓玲感到真正的安心。她不得不想,年輕男孩,總有一天會離年老色衰的自己而去。

玲沒有告訴阿翔的是,阿翔每次來家裡,她就得把孩子送走避免尷尬,而丈夫回來的時候,抱起孩子轉圈圈曬天倫的畫面,玲每每感動得要落淚。

玲沒有告訴阿翔的是,她很喜歡阿翔,因為他把自己捧得像女王一樣,這種被寵愛的感覺自從當媽以後已經好久沒有過,但是女王哪經得起被威脅,阿翔要把這事公諸於世就像灰姑娘的魔法要失效一般,不只讓人打回原形,而且更加滿目瘡痍。

玲沒有告訴阿翔的是,她一開始也曾經糾結自己是否真要腳踏兩條船,後來發現,如果每個人都能在這段關係各取所需,慢慢也就適應。她根本壓根從未想過自己要拋家棄子的離婚。

在愛情裡,每個人都曾避重就輕的說著一些謊言,聽的人深信了,說的人自己卻未必當真。這樣的故事雖然典型,但卻仍然不斷的發生。

我想告訴你的是,大部份的人,永遠都最愛自己,我們在愛裡傻過,覺得被騙過,就算了。從今天起,告訴自己,那些傷害都到眼前停止,眼前就是停損點,要避免自己繼續受傷,最重要的事就是,把那些傷害你的是隔絕在眼前,別讓恨意或失控衝動的行為,影響你的明天。

因為你的明天,絕對比那些傷害你的人事物,更有價值,別失手為不值得的人搞髒了。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