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A片情緣

對於A片這回事,彪哥我一直是「一日無視AV,則七孔流血」之人。我想這對於很多男性朋友來說,是非常聳動的……畢竟這個常常被一般女性朋友視為胎勾兼下流無恥的嗜好,竟然被一個外表清純的妙齡美少女(我很不喜歡有人在電腦前咳嗽的態度喔!)拿來配飯吃,到底這個社會是怎麼了?

老實說這我真的沒個答案,除了可能我的三魂七魄裡有兩魂是男魂這個解釋,我實在想不出其他更合理的理由。但不可否認的是,我的A片啟蒙年齡真的非常早,還記得大約是國小二年級。

某次在家裡沒大人的情況下,隔壁鄰居的小孩在電視櫃的抽屜裡找到一捲「江蕙演唱會」的帶子,還記得那標籤是自製手寫的格式。大夥正好慌的無聊,該玩的遊戲也都玩膩了,我就說「太好了!太好了!我們來看演唱會!」 ……結果很顯然大人們想要掩人耳目的手法馬上因為PLAY鍵而破功。影片的內容雖然那時候我看不太懂,但是鬼知道為什麼情節跟畫面我到現在都記的一清二楚(考試有這麼會記就好了):內容是一對老外情侶,四處去人家家裡偷看人家夫妻打炮。這與現在沒事就兩洞雙插或是多P互搞的歐美AV比起來,那個年代確實保守多了。

故事還沒完,因為印象令我最深刻的畫面我還沒描述。就當其中一名男主角把第一道最燦爛的曙光用盡力氣噴出來之後,有人開始大喊「唉噁~好噁心唷!那個男的尿尿在那個女生的嘴巴!」,有人鬼叫「不要看這個了!這根本就不是演唱會!」,但我卻反而追著比較高年級的鄰居姊姊問說「為什麼那個男生要尿尿在女生的嘴巴?」。當時在我的小小幼苗心靈裡,始終認為男主角這麼做,一定是有他的用意在的!

後來這件事就在大人們回來,毒打了鄰居臭男生之後畫下句點。結果到了國小六年級,我開始接觸到A漫,是在我爸的衣櫃隱密抽屜裡發現的。很離奇的是,我竟然看懂了漫畫的內容了!

然後從17、18歲開始,我的生活就離不開A片了。從20歲開始,我慢慢開始跟男性友人公然追討新片,並且羨慕著男生們之間有著交換A片的偉大情誼,或是可以很麻吉的相約在誰家一起看A片還討論。所以在BT這種東西還沒被發明出來以前,我都是過著「一片抵數冬」的悲慘生活,頂多偶爾偷看個色情頻道,那就已經是很加菜的節目了。

 

我從不認為看A片是件多麼羞恥的事,相反的我認為它是人類史上一項非常偉大的發明,尤其是在兩性關係當中,它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從前或許我們都不懂女性在性愛裡是可以如何被疼愛的、被服侍的,但是在AV片的層層推波助瀾之下,男人們漸漸了解女性也該被取悅,並了解該如何去取悅。

只是台灣女性仍普遍傳統,對於這方面的觀念仍有許多錯誤,以致於我身邊有許多男性友人抱怨連連的表示,老是要躲起來偷偷看A片不能被另一半發現有多辛苦。要知道,很多人的性愛技巧來自於A片的學習,而期待一場好的做愛就好比渴望美食一樣是人之常情。況且若能與另一半靈肉皆為契合,那會是件多麼難能可貴,非他不嫁(娶)的幸福事!

所以我說台灣的女性同胞們,下次倘若不小心撞見妳的另一半正挑燈夜戰,千萬記得去廚房泡杯熱茶,然後拍拍他的肩膀,溫柔的告訴他:親愛的,你辛苦了!

柳喪彪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愛情動作片,加分還是降溫?】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