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危險戀慾關係 (3)

危險戀慾關係(1) 
危險戀慾關係(2) 

「妳和佐野做了嗎?」我很驚訝惠理子這直截了當的問話。

「做了吧?」她又問了一次,我讀不出她眼神的意涵,是嘲笑?

我點點頭。我可以信任這個姊姊嗎?我心裡也在問。

「又來了!佐野還是一點都沒變啊。」聽惠理子這麼說,我心裡湧起不好的預感。

「妳喜歡佐野主任嗎?」惠理子接著問。

我不會和一個我不喜歡的人上床的呀。但我只是簡短地回答:「是的。」

「妳不能喜歡他,他結婚了,他是單身赴任(日本已婚男人不帶妻小,一個人支身到外地工作)。」惠理子認真地看著我。

我感覺眼底瀰漫著霧氣,眼淚就要湧了出來。

惠理子拍拍我的背,用一種世故老成的語氣說著:「佐野就是太溫柔又耐不住寂寞啊。我和他同期進公司,已經看過幾個像妳一樣可憐的女孩了。」

這就是我可笑的初戀,對我而言是初戀,但對佐野來說只是一個他不久就會忘得一乾二淨的一夜情吧!我記得暑期工作結束,大家幫我辦送別會的那個晚上,我喝得爛醉,大哭大笑,佐野完全都不敢正視我,我回到公寓後自己抱著馬桶吐得一塌糊塗。

從那時開始,我覺得自己好悲哀。佐野在我心上劃下一道傷痕,在我腦中留下了愛情的陰影。我承認在傳統單純環境下長大的自己,有著一顆老舊靈魂,重視著初夜,卻意外在這種情況下被一個不愛我的男人粉碎了珍藏的寶物,因而產生了許多的不甘心與憤怒。我發下誓言:「我,李彩媛,這輩子不會再讓男人傷害我了!」

大學畢業以前,我只交過一個男朋友,吉他社的學長何鈞堯,是我的第二個男人。何鈞堯高瘦的身體裡住著搖滾的靈魂,長髮飄逸披在肩上,左耳上的耳環閃閃發亮,在樂團裡擔任貝斯手,在校園演出的時候,多少女同學為他瘋狂。他很酷,話不多,除了上課就是練團。我到現在也想不清楚自己到底愛不愛他,或許當時我只想征服這個身為很多女孩偶像的男人。

我私下拜託吉他社社長把何鈞堯編列到我的文宣組來,他根本對寫文案和做海報一竅不通,所以當我趴跪在社團辦公室的地板上做期末成果展活動海報的晚上,他就抱著一把吉他,翻開放在社辦的樂譜,一曲接一曲地彈。等我做完海報,我們就一起去吃宵夜。我需要有人聽我說話,他需要有人和他說話,在學校聖誕夜的舞會之後,我們在一起了。

等何鈞堯畢業考上了南部的研究所,我們就協議分手。這段感情,他沒有傷害我,我也沒有傷害他,算是好聚好散。只是我沒有想過,多年以後我還會再看到這個男人,而且是一個和當年截然不同的何鈞堯。

我也不明白,在佐野之後,究竟是真的沒有男人能夠傷害我了?或是我根本沒有真心去愛。因為傷害總是伴隨著愛而來,但我似乎不太在意了,我只知道我心裡彷彿有著一個強大的惡魔,捍衛著我,當這天關於佐野的記憶又排山倒海而來……。

這是佐野的味道,那個我曾經喜歡的男香。在辦公室的轉角我撞上了一個高大的男人,手上抱著的會議資料和公文卷宗散落了一地。媽的,我都快來不及了,現在是怎樣?!我在心裡咒罵著。 

「Sorry,我來幫妳。」一雙大手在我眼前掃動著,撿著散落的紙張。 

「不要動!走開,它有順序的,我自己來!」我蹲著撿拾,將資料一份一份檢查排列好,停下動作的男人並沒有離開,因為我聞得到他就在旁邊。 

「Victor,在503會議室,這邊請。」一個女聲飄過耳邊,我一抬頭只看見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背影漸行漸遠。 

慌慌張張重新整理好資料,先順路把公文卷宗放在總經理桌上,然後幾乎是小跑步地衝到503會議室,輕輕敲了門,悄悄閃了進去,低著頭開始發放資料在每位主管座位上。 

「順序,都弄好了?」這個聲音和味道……?我抬起頭對上了一雙深邃的眼睛。 

「是,都…都弄好了。」李彩媛,結巴什麼! 

「李彩媛,四點半到我的辦公室。」他盯著我垂掛在胸前的員工識別證這麼說。 

他是誰?他語氣裡的威嚴透露著他不是個小職員,前兩天休假的我到底錯過了什麼?我、完、蛋、了……。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