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再見,情夢迷宮

她仰起頭,在她自製的黑暗中承受這份激情。

溫熱的唇舌在她白皙飽滿的胸乳間不斷來回吮吻舔咬,粗糙的指頭或輕或重地撫弄她的私處,而後放肆地侵入她的花莖,恣意頂弄,撩撥她純女性的感官,勾得她氣喘連連,呻吟斷續。

強烈的快感在體內急速攀升,她不願太快敗服,使盡氣力抗衡這頭無從控制的野獸衝撞她的世界,卻是徒然,潰堤的慾潮在體內洶湧奔竄,柔美的胴體劇烈顫動。

「寶貝……」

聽聞這聲沙啞的呼喊,她睜眼,豔唇揚起一抹刺笑。

他在抱她的時候,是否也這樣呼喚她?

忌妒油然而生,如條枷鎖緊緊困纏著她,霎時她無法呼吸。

不讓負面思緒破壞她與他難得的兩人時光,收起掛在嘴邊的諷味,垂下頭,她歡笑盈盈地對上他愛意綿綿的雙眼。

「討厭!這樣就讓人家高潮了……」

她溫順地承接他忽然湊前索討的吻,揉摸他耳髮的右手一路下滑,握住他的堅挺,緩慢地來回撫弄,禁不起她溫存的挑逗,他急躁地將她壓在身下,拉高她一條腿,一個用勁,撞入她的身體,展開強猛的律動。

「唔……嗯啊……啊啊……」

「啊……」

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吟嚀,染夜綺豔。

早晨,她穿戴完畢,靜坐在床側,看著起身穿衣的他一如往常面不改色地說著欺人的話。

「雯,別生氣嘛……昨天晚上部門聚餐主管一直敬酒,我又不能拒絕,一不小心就喝多喝醉了,沒聽見妳打來,不是故意不接妳電話……好好好,下次聚餐就帶著妳,我就不會喝醉了,別生氣了,嗯?我得趕著去上班了,早上有會,晚上回家我再跟妳視訊,乖……愛妳愛妳,掰。」

一股酸楚融著怨懟滑上她心頭,她從未見過他同事和親友,只因她是他外遇的對象,見不得光。

「嘖!真煩!什麼都要過問,就不能給我一點自由嗎?還好現在沒跟我住在一起,不然我鐵定會瘋掉!」他煩躁地說,轉身見她若有所思地坐在床上,他笑嘻嘻走向她,「還是妳最好了。」

一連串炙熱的挑逗輕吻落在她額上、頰上和頸上,她卻感受不到任何溫度。

他抱著她在她耳邊說:「要不是早上有會,真想再和妳愛個兩回。」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跟她離婚?」她啞著聲問。

他退開,皺著眉對她說:「怎麼又提這個了?妳也知道她快生了,這時跟她談離婚,她會鬧自殺的!妳再忍忍,嗯?」

忍?從她發現他隱瞞她是他婚姻的第三者時她忍,知道她懷孕時她忍,孩子將要出世她依然要忍,孩子出生後,他就真的會跟她離婚嗎?

一年多了,她究竟要忍到何時?

為什麼她要這般委屈自己,這般……作賤自己?

她心一橫,冷冷地說:「我們到此為止吧。」

他一聽,怒聲說:「連妳都要像她一樣跟我鬧脾氣嗎?我當初追求妳就是喜歡妳的善解人意,不像她總是給我壓力讓我喘不過氣,妳不也一路體諒我支持我,為什麼現在又要跟我吵這個?」

因為她不想再做夢了!既然不會成真,又何必卑微奢求?

「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她想要有個專屬於她的男人,能光明正大地將她介紹給親朋好友,能大方地將他們的戀情攤在陽光下,而非在暗夜裡偷偷摸摸地到沒有人認識他們的地方,低調的你情我愛。

她拿起放在桌上的包包,套上桌下的高跟鞋,忍住眶裡的熱意,面無表情地往房門走去。

他在她拉開門時抓住了她,焦急地說:「寶貝,別生氣,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保證會把事情都處理好的,嗯?」

保證?

她望向他,讓他看清楚她眼中泛淚的堅決,「你的保證我聽過太多次,卻沒有一次實現過,你既給不起我要的,就別再浪費我時間。飯店費用我結,別再找我。」

她甩掉他的牽制,踏出房門,走出這座情夢迷宮。

身後傳來的怨罵,再也與她無關。

這一刻,淚落下,而她,總算清醒。

Yenn
閒暇時喜歡玩拼拼湊湊排文字遊戲,組成一個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