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女人被破處

外面下著雨,電話那頭的她哭得好慘,我安靜地冷眼旁觀這一切,他沒有特別回什麼,我知道,又是那位前女友,同是女人,並不想為難她,只是我真的不懂她到底還要滲透我們的生活到哪時候。

「她到底哭夠了沒」我狠狠甩下一句,便踏出門口我並不是不知道她給了他第一次,這年頭還有人為了給第一次就要對方負責的原則嗎?是我太排斥傳統觀念嗎?
處女,不是幼稚園才有的生物嗎?

我跟男友剛認識時,彼此都各有另一半,都保持著微妙的距離,時常都互相抱怨著對方的伴侶,也總是聽著對方說著有多激情的性愛經驗,沒錯,世俗的眼光一定覺得我這女生不矜持,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就透漏自己對性的想像及渴望,對我而言,性,是一種調和的方式,如果以後我的老公尺寸過小,就是我拜託他去微整的時候,不過,基本不會有這種問題,現代社會中,每樣東西都有鑑賞期的,對於那位前女友,我有著無比的感慨,那位女孩蛻變為女人的過程,我清楚得很。

節奏強烈的音樂中,酒杯裡的酒映著絢爛的燈光,像極了五顏六色的寶石,鮮紅的指甲勾著玻璃杯,他穿梭在人群當中,一眼就看見了她,他們在夜店相遇相識,緊身的繃帶洋裝帶出她纖細的腰間,不算豐滿的上圍,不過倒也能擠出男人最愛看的爆乳,踩著黑鑽閃耀的金屬高跟鞋,曼妙交疊的雙腿帶出最漂亮的線條,纖長的假睫毛勾勒著最美的眼神,夾雜銷魂的感應,她吸引了他。

他慢慢走向她,他以為她是個玩家,應該純粹只想找個夜晚的伴,幾杯威士忌,兩個人慢慢地從撫摸髮際到耳垂,擴展到臉頰,臉貼臉的說悄悄話,直到言語不再重要,她深深的吻了他。舌腹的交錯,嘴唇彼此交疊,那甜甜的唇膏已經燃起他們的慾望。

回到他家,他迫切地將她推倒在床上,急促的撫摸她的胸部,不斷親吻著她,她呼吸開始急促,並發出呻吟,拉下洋裝背後的拉鍊,看見那對雪白的雙乳,他開始粗魯的舔著右邊的乳頭,一手搓揉著左邊,她被這快速的進展嚇了一跳,並露出害怕的神情。

「怎麼了?妳這表情不會告訴我妳是第一次吧」他還是不放過那對雙乳,一邊揉捏一邊吻著她的頸子,他根本不相信,怎麼可能上到了處女。

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配合著,直到他要她張開嘴巴含住男人的硬挺,她的表情就更加害怕了。

「幹嘛不願意幫我,妳別再裝了吧」。

沒有太多前戲,他更強烈的掰開她的雙腿,想直接達陣,她羞怯的張開,露出那已經濕潤的下陰唇,他想要她身體裡緊緊的包覆,想要更多的摩擦,於是,他慢慢扶著男人的堅挺,要挺進女人最實密的堡壘了,男人與女人的戰爭,來來回回的你攻我守,「你 你 你 真的進去了?」她驚訝她驚恐,她不可置信「對阿 喜歡嗎」他扶著她的腰間,用固定的腰間律動想要最深入的摩擦。

她開始喜歡這一切,並享受著她的
第一次,不斷發出女人最自然的淫叫,隨著姿勢的變換,同時撫摸晃動的乳房以及變的立體的乳頭,他的頻率開始加快,彷彿預告著他體內的精髓即將衝出,就在最後一刻,他翻過她的身體,不客氣地將白色乳液噴灑在她的側臉,以及她迷人的假睫毛上。

我想,她可能帶點不甘心,覺得他是第一個擁有她的男人,他應該要跟她長相思守的,而不是把她當成現成的速食,她要長久的關係,不過,男人都清楚,什麼是逢場作戲什麼是真感情,並不是你一昧的渴求就能改變世俗對你的眼光,也不是你對一個陌生人獻出你最珍貴的門票,他就會被感動,好了,安慰完自己,

回家吧。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