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那是激情不是愛情

午後,雷聲轟隆,烏雲密布,在天空要落下滂沱大雨前,我迅速地推開店門,雙眼在攫獲熟悉的身影坐在老位子後,我走了過去。

她──我的國中同窗好友兼死黨,正一臉憂愁地看著窗外的景色,右手則不不斷地用湯匙攪拌她身前那杯不再冒煙的咖啡。

我在她對面的位子坐下,招來服務生點了一杯熱美式咖啡後,對她說:「怎麼啦?前天一起出去玩還開開心心的,怎麼今天看起來愁雲慘霧的,工作不順,又被老闆罵啦?」

她總算回頭和我對上眼,「不是工作的事……」

「那就是感情的事囉?妳跟鄭思豪交往剛滿三個禮拜,這麼快就碰到瓶頸啦?」我開玩笑地說。

她頓了一下,說:「我們三天前分手了。」

我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地望著她:「分手了?那前天我們一起出去玩時怎麼妳都沒提?」

「我、我那時不知道怎麼跟妳開口……」她吶吶地說,眼神帶著游移。

不知道?

我開始察覺到不對勁,我這好友,做事果決又俐落,特別是在感情上,能讓她不在第一時間跟我分享的事,肯定了不得。

服務生恰好送來我點的熱美式咖啡,我道謝後,拾起杯子輕啜一小口,放下杯子的同時,說:「沒有立刻告訴我,現在又臨時找我出來,妳為這事煩惱很久了吧?說吧,你們為什麼分手?」

「我……」

大雨忽然從天而降,她的自白雖被嘩啦啦的雨聲掩蓋了泰半,卻仍成功地飄進我的耳裡。

「妳剛是說……妳愛上了別人?」

她點了點頭。

「所以妳現在是在告訴我妳移情別戀嗎?」

她連忙否認,「不是,我沒有移情別戀,我只是在跟思豪交往時才發現原來早在跟思豪交往前我已愛上別人。」

「那妳愛上的那個人是……?」我小心翼翼地問。

「阿偉。」

我一頭霧水,「哪個阿偉?」

「『遊戲人間』裡的阿偉。」

我這下可真是快說不出話來了,「妳居然愛上那個有名的夜店玩咖?怎麼會?你們不是才見過一次面嗎?就我帶妳去的那次。這到底怎麼回事?」

她開始娓娓道來。

原來幾個月前的晚上我帶她去「遊戲人間」這間夜店喝酒解悶,阿偉趁我去洗手間時向她搭訕,不過當時她沉浸在和前任男友分手的傷痛中,並未理會阿偉。

我回來時看到以「獵花一流」聞名夜店界的阿偉跟她說了一兩句話後便走回舞池繼續跳舞,我並未多加細想,殊不知故事竟在後頭才發生。

離開夜店時,我呈微醺狀態,好友雖然喝得比我醉了些,但意識還算清楚,堅持要自己走,不讓我送她回家,我只好跟她在夜店門口分道揚鑣。

在我走後,她邊走邊哭,從夜店追出來的阿偉上前對她說了幾句寬心的話,又說了些挑逗的話誘惑她,一時鬥不過想放縱的衝動,她任由他帶她上飯店。

進飯店房間後,阿偉並不急著和她發生性關係,反而拉她一起坐在沙發上,天南地北地聊,聊著聊著,阿偉緩慢地欺近她,輕吻她的唇,她閉上眼,享受這溫柔的觸撫,隨後感受到帶繭的手指撩入她的裙襬,撫摸她大腿的同時緩緩向上,撥開她的內褲,輕揉慢捻她的私密處。

她嚶嚀一聲,阿偉的動作因這情動的呻吟變得激狂。

沒多久,她在阿偉指頭的撥弄下到達高潮。

當她睜開因高潮而迷濛的雙眼,發現她被平放在床上,身上衣物已被褪盡,脫掉她衣服的阿偉,赤裸上身,跪在她敞開的雙腿間,迅速地解下他的長褲。

她還來不及有所反應,阿偉便急躁又用力地貫穿她,盡情佔有她的軀體,帶領她到情慾的巔峰。

一夜情發生後,不是一夜情的結束,而是好幾夜情的開始。

因情傷而生的空虛讓她不斷到夜店找阿偉尋歡,阿偉也從不拒絕她。

直到思豪追求她,她答應和思豪交往,才斷了這只有肉體上的交流關係。

而在和思豪交往後,她才意識到這個問題──她對阿偉的態度不僅侷限於上床這麼簡單了,她愛上他了。

她沒辦法在發現愛上阿偉的同時跟思豪交往,所以她向思豪提了分手。

然後現在坐在我對面對我吐這苦水。

「我該怎麼辦?」她不知所措地問我。

為了她好,我狠下心說:「放棄吧。別在沒有結果的事情上打轉。」

她一臉茫然地望著我。

「照妳剛才這麼說,除了第一次是他找妳外,之後都是妳找他,如果他真對妳有意思,不會只會是妳找他,不會在妳找他後只跟妳開房間上床,他會做的不會只有這些。」

「愛情有很多成分,激情是其中之一,愛情包含著激情,但激情不是愛情,它並不包含愛情,它只有純粹的慾望,軀殼碰撞的情慾交流。認清吧。」

她沒有答腔。

我又啜了一口咖啡,看向窗外轉為綿密的細雨,突然覺得,口中的苦澀味與外頭的雨,像是她的心境。

僅以性交流的雙方,往往在彼此有了不同的情感認知後產生分歧的想法,當一方對另一方的感覺從激情昇華成愛情,但另一方依然只把一方當床伴,不對等的關係,已說明兩方不可能成為情侶。

因性對對方產生感情的你/妳,當發現自己愛上對方,對方對你/妳卻仍只有激情沒有愛情,不妨儘早斷絕這已非平等的關係,將寶貴時間投注在尋覓下段美好的愛情中,為自己的情愛路程拓展嶄新的未來。

Yenn
閒暇時喜歡玩拼拼湊湊排文字遊戲,組成一個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