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要的就是妳

Share

我在心中模擬不下百遍,該如何拒絕這場相親的對象,雖然媽媽說他35歲,但本人卻看起來已有50。

他高調談論著他的生活有多豐富多精彩,職場上有多威風,我心裡只想著要怎麼快點結束這場可怕的晚餐。正當我苦惱至極時手機響起,螢幕顯示我青梅竹馬的名子-李紹華,我迅速地擺出很抱歉的表情,打斷面前那位自負的男人接起電話。

「喂。」拜託快解救我。

「你在忙嗎?」他語氣聽起來有點怪異。

「還好,發生甚麼事了?」我開始擔心他比擔心自己還多。

「今天陪我好嗎?我們分手了。」聽得出來他的心情很低落,但我心裡卻有一絲的喜悅。

「好,你在家等我,我等等就去。」我隨即掛掉電話,轉向眼前的路人甲,「真的很抱歉,我有一點私事要先走,這頓算我的。」他還來不及開口,我已經拿著帳單往櫃台走去。

走出餐廳我鬆了一口氣,但心裡也隨這另一件事情著急起來,李紹華是我的國小同學,我們一起打打鬧鬧的長大,有任何心事苦水都會倒給對方,對他來說,我就像他家人一樣。

如今我們年紀邁入30,他爸媽把抱孫這件大事寄託在他跟他女友身上,而我媽卻懷疑我的性向拼命地幫我安排相親對象。年齡的壓力讓我們有點喘不過氣,他覺得他還沒準備好,而我不希望自己嫁給一個我不愛的人。

我拿出他給我的宿舍備用鑰匙進門。他坐在電腦桌前眼神放空,啤酒罐凌亂的推放在桌子和地板,螢幕停在英雄聯盟主堡被打爆的畫面。

「拜託,你這樣的狀態打,會被隊友罵死吧!」還能玩遊戲看來沒有太大的問題。

「筱晴,我現在罪惡感超深的。」他帶著無奈說。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拿出冰箱裡的啤酒為自己倒了一杯。

「她想結婚,但我不想,所以分手了。」他敘述的簡單明瞭。「你提的?」我想知道細節。

「對,但其實我想了很多,我今天早上醒來突然頓悟我想走一輩子的人不是她。」他說話的樣子像胡言亂語。「她爽快的答應了?」我問。「她很生氣地甩了我兩巴掌,答應了。」看來這女生不想再浪費時間了。

「我幫你放水,你去泡個澡吧。」我走向浴室,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我還沒說完。」他這個舉動嚇到我,但我冷靜的樣子他沒有察覺到。

「我想要的是妳。」我不想被他發酒瘋的言語動搖,做出蠢事。

「是是是。」我試圖撥開他的手走向浴室。

「我很認真。」他突然站起來,滿臉通紅地看著我。「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跟妳說,我很怕我講了之後我們的關係就結束了。」原來我們的想法一樣,卻彼此糾結那麼久。

他帶壓抑的激情吻上我的嘴,把我的唇都擦破了,我不再壓抑內心的情感,環抱住他的脖子,加深這個吻。

我們手腳慌亂地幫對方退去衣物,他捧住我的乳房,發燙的舌尖撥弄著我的乳頭,我急促的輕喘,他溫熱的手掌輕撫著濕地,上下撥弄著核心,他的雙唇依然包覆著我的口,舌尖不斷向裡面探索。

他輕啃著我的鎖骨,撫摸我的大腿內側,手指輕易的滑入濕地的深處,我渴望的顫抖。

「我想這個畫面好久了。」他低沉溫柔說。我很想說我也是,但我喉嚨只發出羞恥的呻吟聲。

他趴在我的背上,將我的臀部抬高,他的粗硬底在我的入口,用力一氣底入,衝進我的體內。

我驚呼出聲,好深,核心不由自主的緊縮。他粗野的抓住我的腰擺動,毫不留情地占有了我的身體,將我的性欲擅動到高峰。

我緊緊的包圍住他,享受他在我體內的感覺。

他牽引我的律動抽動,我手指泛白的緊抓沙發椅背,發出愉悅的呻吟。

他肌膚炎熱濕滑,胸膛起伏用力喘息。他的龜頭一再抵倒我刺激敏感的點。

我猛然攀上絕頂,他緊緊的擁抱住我,讓我快感更深。

他親吻著我的背,我的肩膀。「對不起,但我真的不想再壓抑自己了。」他緊緊的抱著我,深怕我離開他似的。

我轉身看著他,「我也應該要早一點說出我的感情的。」我擺出抱歉的表情。

他鬆一口氣的輕笑,再次的吻上我的唇。

Advertisement
塔露露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