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電梯內的激情

Share

從沒想過,我們會在不到一坪大小的電梯裡面,製造出既陌生忐忑又羞恥而興奮的缺氧感。

下午兩點四十八分,上班女郎的偷閒午茶時間,我手握著霜淇淋,混合巧克力和香草的細緻滋味,散漫的走進公司大樓。

眼角餘光發現電梯門快要關上,我三步併一步地跑到門口但已經來不及,索性伸出舌尖將快要融化的霜淇淋舔入口中。

電梯的門再度打開,我的嘴唇還停留在冰淇淋滑嫩的表面,驚覺自己的失態,連忙把冰淇淋從面前移開,「謝……」我的謝謝都沒說完,一抬眼就後悔自己剛才的貪吃模樣!是他,本棟大樓裡最讓人火熱討論的精壯搬運工。看起來頂多就是28歲,黝黑,身高目測176cm,穿著白色緊身背心、破牛仔褲,濃眉、單眼皮,下巴有一點鬍渣。

他朝著我報以親切的微笑,微微點頭,是打招呼,也示意要我進電梯。

我把焦距拉開,不解電梯裡面哪還有位置?一張雙人床墊、一個鐵櫃、大大小小的紙箱,容量完全的飽和!

我猶豫的傻在那裡,思考著自己的立足點,只剩下一個恰好能在他胸膛中呼吸的小位置,還來不及臉紅心跳,他緊盯著我,嘴角勾著一抹笑容,好整以狹的用眼神催促我趕快進電梯,甚至又把自己的身體往旁挪動一點點,而我的腳步已經比我的思考更誠實的踏了進去。

電梯的門關上,我鎮定地繼續品嚐手中的霜淇淋,卻偷偷抬頭觀察他。他的濃密劍眉、嘴角的弧度、睫毛、鼻子、唇瓣,帶著鬍渣的下巴…,我慶幸著自己的喉嚨有冰淇淋的潤滑,才不至於太過乾燥!

倏地,他低頭凝視我,眼神先是無辜疑惑,瞬間轉變成一種蠱惑而具侵犯的光,強勢的掃過我的眉毛、眼睛、鼻子,跳到手上的冰,再回到我的唇上面,像團烈火,他眼神掃過之處,就像被十月天的太陽來回熨燙,溫暖舒暢、意猶未盡卻後勁無窮,刺辣的發疼!我的呼吸瞬間就急促起來,吃力的汲取空氣中的氧,害怕自己再繼續陷入缺氧暈眩狀態,會窒息!

他遠比我想像中還要來的危險,不給我思考的時間,把手指伸到我的唇邊,抹去霜淇淋的痕跡,然後用自己的舌頭,把他剛剛抹在手上的冰淇淋舔拭乾淨,然後屈下身,低頭吃了一口我的霜淇淋,放肆又狂妄而且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欸!」我忍不住發出聲音抗議。

「恩?」他漫不經心的應聲,而冰淇淋已經被他吃的見底了,他用鑰匙打開電梯的儀表板,按了幾個設定,電梯往頂樓移動,然後完全的卡在那裏,製造假故障。

突然他一個側身,用力一拉,好像我們都失去重心似的,我已經跌趴在立起的雙人床墊上面,餅乾甜筒掉落了。

「我的冰耶!」我說。

「那很礙事!」他說。

他的身體剛好也壓住了我的身體背面,他用右手抓著我的右手摸向他正抵住我股溝的火燙,然後在我敏感的耳垂旁邊吐氣說:

「這個會不會比甜筒更能讓妳提振精神?」

「你……你想幹麻?」這是廢話,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台詞。

他將我的制服窄裙往上撩了一點,開始解開他自己的皮帶和拉鍊。

「別,衣服會太皺。」我說得很解風情,但臀部卻不自覺的往他靠攏。

他的手掌已經探進了我的襯衫,隔著胸罩探索著我的敏感,修長指尖粗躁的觸感,讓我想要更多。然後他火燙的堅硬,隔著我的絲襪和內褲,不停的磨蹭和撞擊我,一會兒緩慢的磨,一會兒輕快的探刺,我感覺自己濕了,很想要,失神之間又顧慮著頭上是不是有監視器,會不會被管理員看光光的羞恥感。

他在我耳邊吸氣吐氣、發出悶哼,而彼此之間無法完全得到的慾望讓氧氣殆盡得更快,他繼續在我雙腿之間輕撞,他堅硬的分身和我發軟無力的雙腿有著強烈對比。

我竟然,高潮了。

我全身酥麻的滑跪在地,那支讓我快樂的甜筒趁勢進入了我的口腔,而我的舌頭渴求已久般的主動吸吮和攪動,他的抽氣聲越來越急促,直到我吞下最後那混合著我嘴巴裡香草與巧克力香氣的精華。

當我回神整理好服裝儀容,抬頭看他,他已經一派陽光笑容。

「挪,我的名片,吃下午茶找我。」他說。

Advertisement
吹濕露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