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捕捉一夜慾望

縹緲上升的煙味總令人難以接受,加快腳步我試著穿越在騎樓下聚集的人群,那些在我身上游移打量的眼光真的令人感到厭煩,身為女人就一定得這樣被物化嗎?快步走到百貨公司的洗手間,望著鏡中的自己,其實跟一般女人沒什麼不同,只是會比較打扮,梳頭了頭側分,皮衣下短版的低胸黑色洋裝,下擺則是黑色漆皮熱褲,再搭雙黑色高筒靴,常有同事說我這樣很容易招蜂引蝶,但說實在,這種穿著大概也只有在深夜時段才會表露無遺。

包包中的手機響了幾聲,是他,「晚上,有空嗎?」

看著這封簡訊我乾笑幾聲,他是之前去某間夜店認識的男生,身高目測約快一米八,體魄還算結實,當時那個場合算是大家都玩開了,朋友生日慶生總會帶幾個陌生友人一起,畢竟人多炒氣氛場子總是比較快熱,「怎麼?這麼快就按耐不住性子了?」我冷笑著敲著簡訊,其實這種生活過久了偶爾還是會萌生想自己靜一靜的時候,「12點半,中央公園,不見不散,我等妳。」沒來得及回這封簡訊,鈴聲隨即響起。

「欸,小郁,晚上跑一攤,走!」話筒那端背景音是一群女人的吵嘈聲,其實這種隨傳隨到的局在出社會之後真的是說來就來,沒給你冷靜下來思考的時間,將皮衣的拉鍊拉上,整理好妝容後隨即攔了部往東區的計程車。

包廂內人不多,多為熟識的友人,才剛走到包廂口就被一群娘子軍招呼著坐下,沙發都沒坐熱就先乾了杯伏特加,「又打算來找新獵物了嗎?」我對右前方的莘蒂調侃著,她聳聳肩笑了笑,以往穿著都主打狂野風的她今天也不例外,白色薄紗罩衫內直接單穿件黑色爆乳的內在美,下半身則是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裙,我笑著問今天是否已經打算不回家了,「那妳呢?」她回得很灑脫,乾了一杯純的威士忌便往舞池中走去。

啜著手中那杯伏特加,其實舞池對我來說吸引力並不大,望著一群男男女女在淫靡的音浪中找尋可以滿足自己慾望的歡場生活,儘管講是這樣講,旁邊突然湊上來一隻手向我敬酒,「敬全天下的女人,自己來嗎?」他說道,西裝外套下的棉質背心貼服著那兩塊胸肌與腹肌,看得讓我很不自覺會想靠上去輕撫。

「也敬全天下的男人,你也是?」我湊到他耳邊回應著。

說句實在的,跟人跳舞我並不排斥,但手一直湊上來卻會讓我想反抗,但對他,不知怎地就是無法反抗,在周遭都是人的情況下,彼此的身體早已面對面貼合著隨著音樂擺動,他將手環在我的腰際,而我則是一手勾著頸子,一手則在他臀部附近游移,「等會我們出去透透氣。」他將頭湊到耳邊。

其實凌晨三點的市區仍顯得繁華,望著路邊的小黃發楞,「等會,應該是要搭計程車吧。」話一直在喉頭中翻攪著,而沒來由的一台黑色轎車直接停在我眼前,「上車。」他把車窗降下,其實腦中沒想很多,包包拎著就坐上副駕駛座。

氣溫沿著山路上升而驟降,路程中他不斷地在跟我閒聊,任何事情都聊,家庭、婚姻、事業、價值觀、喜好……,「到了。」他將車子熄火,前方是一片燈海,「好美哦!」我望著這片燈海讚嘆著,不知何時,他的手早已攬在我的腰際,從外人看來就像對情侶,望著他的側臉,他似乎也知道我正望著他看,手不安分地在我腰際與臀部間游移,鼻息的節奏逐漸深沉且渾厚,隔著褲子,我可以明顯感受到他下體的慾望正不斷地頂著我。

「搔不到的癢處,最癢。」

發現自己眼神開始朦朧,那種理智已經被身體深處原始情慾所支配的舉動,從戶外法式熱吻,到車上後座,兩人赤裸地纏綿,我已經分不清楚身上是自己的汗水還是他的唾液,「幫我……」他在耳際用氣音說著,說完便將我反轉,雙手不斷地套弄著他的下體,硬挺的分身在我口中不斷地吞吐,其實塞到嘴巴讓我有點乾嘔,而下體則是感覺到他舌尖不斷地在探索,「嗯…….啊……」這讓我有點腿軟,但這舉動似乎讓他更興奮,一手圈住我的腰,一手按壓著我的頭,兩個人互相交疊,直到他最直接的進入,達到目的的感覺就是如此嗎?我的全身已經被占領,被完全的領取,後座的狹小讓我們更加興奮激昂,也顧不得沒有保險套,就是要他了。

隔天,我發現我在汽車旅館醒來,他躺在隔壁,我穿上衣服,整理好之後,留了張紙條給他,感謝他給了我一個很美好的夜晚,會不會再相遇就看緣分了,離開之後,到便利商店買了杯咖啡醒腦,接著在手機通訊錄默默記錄他的號碼,名字打上「獵物七號」。

不只男生會有尋找
一夜情的慾望,其實女生也有,單身許久找不到對象,自慰又難以填補空虛的時候,某部分的女生會想說到夜店碰運氣吧,或許找到合拍又不用負責的也不錯,如果說到夜店沒做好被吃豆腐的準備,那不如在家躺在沙發吃著爆米花看影集吧,有人會說女生到夜店很危險,我倒不完全支持,女生也是有享受夜晚的權利,打扮最完美的自己,到夜店享受注目禮,享受音樂及酒精,適時的解放自己,享受男人對自己的渴望,這都能讓女人展現魅力,一部份的人會說這樣的男女關係很亂很糟糕,不過,難道你在家對著不同AV女優性幻想打手槍就很神聖嗎?夜店在台灣會一家接著一家開,不是沒有原因的,它只是音樂轟隆又提供酒精的夜晚婚友社吧,因為我偶爾也會需要音樂跟酒精的放鬆。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