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饑渴的幻想

Share

他滿意地躺在我身旁大力喘息,不到幾秒就聽到他深沉的呼吸聲,留下我乾枯空虛的下體。

我們在一起三年了,發生過無數次的性,卻都是無感的性,他不願意去了解女人的身體,只會學A片裡的男優粗暴的插入,連前戲都是一團糟;而我也愚蠢的不願意跟他坦承,我佯裝自己在享受性,騙他自己高潮好多次,為了讓他更興奮,我說出淫穢的字眼,為了快點結束這場無感的性,努力地擺動臀部。

我閉上眼睛,聽著熟悉的打呼聲,開始幻想與其他男人的際遇。

我撫摸著自己的大腿,幻想是另一個男人的手,另一隻手不斷的撥動我的核心,核心因興奮的充血腫脹,原本撫摸大腿的手沿著肚臍往上揉捏堅挺的乳頭,我輕聲的喘息。

「妳好性感,我喜歡聽妳的聲音。」彷彿真的有聲音在耳邊對我低聲地說。

冰涼的空氣不斷的刺激我發燙的身體,濕潤的液體沿著股溝滴到床舖,他用手指輕拍著濕地笑著看著我,讓我更加得興奮,「妳裡面好熱好緊。」他探入手指按壓,另一支手不斷的摩擦核心,我憋著聲音,深怕吵醒了旁邊熟睡的人。

他快速的按壓G點,我的嘴巴微張的喘出氣音,很快的我噴出淫水,「妳好色。」我羞愧的看著他的臉,他沒打算休息的探入第三根手指頭轉動,前一波的快感還沒結束,他再次的刺激最敏感的點,我身體微微的拱起顫抖,噴出更多的淫水。

下體因為他的手指抽離的摩擦,讓我再次的想要他。他將堅硬的性器抵在溼地的入口順著溼滑的淫水進入,他緩緩的抽插,另一隻手輕壓著乳頭。

耳邊深沉的打呼聲突然停止,我們也停下了動作頭轉向身旁的男人,他的嘴巴似乎在低咕個什麼但沒有聲音,眉頭深邃的鎖著,似乎是在說夢話。為了不讓他再次的打斷我們,我們下了床走向浴室。

我雙腳張開的坐在寬敞的大理石洗手台上背著鏡子等他進入,他的粗硬在我的濕地上下的滑弄,不時的輕撥核心,我輕微的呻吟,他順著之前的液體滑入,大膽的快速抽動,我緊咬著嘴唇,阻止自己叫出聲來。

他不斷的頂向最深處,我身體肌肉隨著他刺激的抽動越來越不自然的僵硬,要高朝了,他抓著我的腰用力的衝刺,高潮讓我顫抖著每一塊肌肉。

我喘息一下子,慢慢的拔出自己偷買的假陽具,「最後還是要靠自己阿。」我心裡想著。「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我搖了搖頭,現在只想好好的沖個熱水澡,然後睡覺。

陽光從窗戶直照在我的臉上,我翻個身想繼續賴床,卻怎麼也睡不著,腦袋一直盤旋著我跟他的這段感情,我不自覺的流下眼淚,我知道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卻不願意去面對,不斷的跟自己說這一切都可以改變或調適。

我走下樓,泡了一壺咖啡,打了奶泡,準備他最喜歡的卡布奇諾,煎了一個荷包蛋。「妳今天心情很好?」他看到咖啡後便對我說,我也只是微笑的回應他,「看來昨天你應該也很爽。」我一如往常戴上面具,「好了,快吃一吃去上班。」我不想回應他的問題。

他看了看手錶,匆忙的吃完早餐便出門了。我收拾好盤子便上樓整理衣服,心理惦記著想跟他說的話,想著想著就拿起了筆紙紀錄,最後放進了信封,擺在桌上。

我提著行李下樓,心理帶著不捨與鬆口氣的矛盾,離開著個地方。

Advertisement
塔露露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