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前男友的安慰

Share

「我以為…分開以後,我會過得比較好。」

半夜2:30,便利商店裡的座位區,我和前男友重逢了。

我想像過一百零八種重逢的場景,想過五十九種不同語氣的開場白,卻沒有一個畫面比我現在還要淒涼。

褪色又寬鬆的大T恤配上短運動褲,身上沒有香味只有濕淋淋的霉味,頭髮上的水珠不斷的在衣服上畫起地圖,更糟的是我的心情,一小時前,我聽見未婚夫躺在我的床上,睡夢中呢喃著另外一個我不知道的名字!一向強勢的我居然沒有任何勇氣把對方搖起來問個明白,只能倉皇的逃出令我難堪的房間。

此刻,我落魄的比一隻流浪貓還不如,無處可逃的來到便利商店,眼前卻是西裝筆挺,剛加完班準備回家的前男友。

我們只是直勾勾的對看著。

一時湧上的情緒:震驚、羞辱、生氣、委屈,還有回憶,那些無數個自我療傷振作的夜晚,曾經被愛、被珍惜轉變成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和價值…

情感翻騰讓我不甘心的脫口而出:「我以為…分開以後,我會過得比較好。」瘋女人似的低語,低調而清晰,他聽見了,我也同時失去了一個舊情人該有的優雅姿態。

他沉默以對,像冷漠的陌生人一樣沒有任何表情,於是我忍不住趴在桌子上窸窸窣窣的痛哭起來。

落魄就落魄吧!反正怎麼挽救也沒用了。

我以為他會調頭離開,兩分鐘後,他的西裝外套披在我身上,一碗熱騰騰的關東煮遞到我面前。

「喝點熱的,小心感冒。」他說。

我抬頭看著那碗湯,裡面的關東煮都是我愛吃的。

「你的外套太貴,名牌我賠不起,拿開啦!」

我倔強的把外套丟還給他,瞬間聞到曾經熟悉的古龍水味,不禁感覺時空錯亂。

「早知道妳對我不耐煩。但身為好市民,我也有責任減低這個城市的犯罪率。」他邊說,邊拆開全新的大毛巾,將我半透明到可以清楚看見內衣和身體曲線的上半身給裹住,像好萊塢愛情電影中的紳士那樣。

一回神我已經到了他的房間,坐在他家的布沙發上,他耐性的用溫柔的大手,附著毛巾幫我擦頭髮。

甚麼狀況?為什麼對我這麼溫柔?這個曾經和我相愛卻又離開我的男生,我望著他的眼眸,看不出個所以然,突然想吻他。

他巧妙的躲開,用洗澡當藉口躲去浴室。

水流聲響起,我走到浴室門口,依照他當年的習慣,在家時他不鎖門。果然如我所料,我輕輕走進浴室,透過乾濕分離的透明玻璃觀賞著他,他依然有健身的習慣,肩膀線條像山菱起伏那樣讓我心動;他的腰間比起以前稍微有肉了,小腿也變壯了,讓人感覺好像更牢靠,更有男人味。

他那雙剛剛幫我擦頭髮的大手正在搓洗著自己的頭髮,臉上、身上佈滿了泡泡,沒有注意到我。

我拉開玻璃門,從背後環抱住他,雙手環住他的腰,雙手在他的胸膛、腹部、大腿之間游移。

他起初愣了一下,隨時恢復鎮定,自在的任我摸索。

「你幫我擦頭髮的時候,我很感傷,你的手原本是我的。牽我過馬路、擦眼淚、幫我按摩…那些美好為甚麼現在都不見了?為什麼愛總是到最後會不算數呢?」

我突然忘記了所有和這個人不開心的記憶,只記得那些美好的瞬間。

他沒回答,只是倏地抓住我的手,拉著我套住他的分身。

我的動作時而輕、時而緊的滑動著,感覺它從柔軟變得堅硬。

熱水嘩啦啦的淋濕了我身上的所有衣物,他把我扳到他的面前,讓我的背靠著磁磚,眼神銳利的掃過我的身體,大手覆上我的腰,指尖掃過我的乳房,將內衣往下拉,然而我想要的是更兇猛的那種需要的感覺,但他不給,我只好自己的乳尖往前挺,試圖碰觸到他的胸膛,嘴也在他的耳邊輕喘。

「啊……」

他終於被我惹的扯下我的褲子,在氤氤的蒸氣裡,失控的撞擊著我。

我還掛在他的身上,他將火燙拔出我的體內,讓它跳動然後緩和。

「妳這壞習慣,逼人犯罪!」他喘著氣用喑啞的聲音對我控訴。

離開以前,他問我:「現在,妳對未婚夫感到羞愧嗎?」

我沒有回答,因為發現自己感覺不到。

前男友說:

「就像當年我給妳的傷害,做了壞事已經沒感覺羞愧,那就不構成愛了。」

恍然我才明白,這次,我才是那個讓人痛苦的人。

Advertisement
吹濕露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