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

留在我體內不要走好不好

至今你能夠忘記我的體溫嗎?

腦海裡,觀念裡都告訴我那是最後一次,但是我忘不掉。

幾年前,MSN還存在的時候,無名還存在的時候,記載著我們一起走過的歷史,時間的橫溝,帶走我們的青春,卻帶不走腦海的回憶,天上的星星還是閃爍著,它一直存在那,看著人們關係的變遷,以及私生活的錯亂。

我承認我一開始對他並不認真,我只是寂寞需要人陪,剛好他出現,他說他願意照顧我,無論我是否真心,我總是笑他笨,他卻很心甘情願地被我利用,我們不僅是同學也是同事,一天大概只有睡覺時間能夠擺脫他的魔掌而已,因為連洗完澡都能看見他的視窗不斷震動,不斷丟水球,有時候會覺得他煩,不過他有時也挺溫暖的,包括他也能給我性的溫暖,他曾說他只要陪在我身邊就好,無論我怎麼玩,有一次,我告訴他要跟姊妹去夜店慶生,他也不阻止我,只堅持要來載我回家,因為他要確保我是安全的,不過那一天,他好像真的受傷了。

狹小的廁所,煙味瀰漫,許多脫妝的女生在裏頭大吼大叫,要不然就是連走路都不穩,用力地推開廁所門,盡是這些沒形象的女生,拿出口紅仔細的抹在嘴唇,鮮紅色的口紅在白皙的臉龐上,很襯膚色,尤其在這種燈光昏暗的酒吧,卻也顯得出色,補妝完踏出廁所,人手一支海尼根的場所,誰敢掏出真心,不就尋個刺激嗎?看對眼合得來的話就直接上了,哪還需要經營這回事。

電話裡有很多男生的電話,通訊軟體中許多不同男人傳來的視窗一直沒停過,是不是男人都很吃欲擒故縱這招,越不要的時候他們越要,得不到的永遠最好這句話果真有幾分道理,可是我有時候想自由,有時候需要個溫暖的港灣,我真的太自私了,所以我把老實的他當成最厚實的後盾,沒有牽掛的玩開了。

「嗨 自己來玩嗎」一個在角落早已經被我看上眼的男人終於走過來打招呼了。

「是阿 你呢」其實我姊妹都各自玩開了,誰還管得著阿。

「我被朋友放鴿子了,原本想走了,不過看到妳‥」

我把手上的酒直接往吧台上,奮不顧身的親了他,沒有多說什麼,他也狠狠地吻了我,他下巴的鬍渣可真夠性感,我雙手托著他的臉,不斷舔吻他的舌腹,舌吻後才看清楚他的輪廓,很深的雙眼皮,還有很挺的鼻梁,這樣的發展是否太快,沒錯,我是故意加快節奏的,我沒有時間瞎耗,要刺激就一次到底。

「嘿!高招了吧女孩。」

「難道你還要慢慢耗時間嗎」我給了一個非常迷人的微笑。

「那我就給妳想要的高潮」他貼在我的耳邊給我這句誘惑人的話。

接著我們很有默契,偷偷摸摸進了廁所,選了一間空間較大並且角落的廁所。

他除了嘴上忙著親我之外,手指也忙著撥弄我,女人敏感的地方,男人其實看影片都可以大概知道是哪裡,只是沒有人可以第一次就如此準確地弄中我,果然是老手,想必可以有個刺激的體驗,男人的體溫總是比女人高好幾度,尤其是全身興奮且充血的時候,炙熱且發燙,後來他溫柔地抱著我,預告我,他要進去了,而我假裝矜持,慢慢地打開自己,相信男人都是吃這一套的,他扶著自己,純粹用感覺去判斷方位,又是一次準確地進洞,他怎麼能如此了解我的身體,該不會目測就能知道我是什麼罩杯吧,我的背濕透了,是這裡的空調太弱了,還是我們的火熱燃燒了周圍的空氣,我們緊緊擁抱對方,讓我們的距離能更貼近,也讓我們交融的速度加快,我覺得好興奮,這個地點,這個人。

這一次,我主動要求留了他的電話,他讓我感到特別,他也紳士的替我叫了計程車,並在最後一刻給電話,車門關上後,他比了電話的手勢,要我們保持聯絡,我迷濛的瞇著眼笑,也比了個電話的手勢回應他

回到家後,老實又溫暖的他一樣幫我擦澡,卸妝,換衣服,讓我舒服的入睡,就在快入眠的時候,我隱約聽到手機響起,揉了揉眼睛準備去拿手機時,發現他看著我的手機螢幕發楞,而手機停止鈴聲的時候,他突然向我靠近,很粗暴地向我索吻,雖然不喜歡這種粗暴,卻也不抗拒,他迅速地脫下我的大T恤跟內衣褲,讓我赤裸裸地在他面前,我迷糊地看著他的臉,是因為近視的關係嗎?為什麼有張似曾相似的臉出現在我面前?他一樣繼續向我索吻,並且吻著我的脖子,我的耳垂,我的鎖骨,我的胸部,我把他的手抓向我的雙乳,我感覺體內的水分正在往下體集中,我撫摸他的下體,示意著要他進入,他毫不猶豫地感受到我的需求,直挺挺的導入,這一次不像從前會戴保險套,他總說要保護我,因此格外珍惜我,但這一次沒有,他用最真實的他去感受我體內的濕潤,他今天的速度好快,把我背向他,並反拉住我的雙手,不斷要往上頂我,這又是我今天感受到的美好性經驗,心裡想著也太幸運了吧,終於,他把衝刺過後的成果留在我的體內,然後就這樣走了。

「酒吧裡認識的男人是我哥哥」,隔天我在桌上發現這張紙條,從此,他永遠的消失了。

年少輕狂是每個人必經的成長之路,或許某時候會被突如其來的慾望沖昏頭,而犯了無法挽回的的錯誤,我相信,只要懂得改變,一個人被認定的觀點跟想法都會不一樣的,而且價值觀跟愛情是緊緊相扣的,沒有相同的價值觀的愛情,終究會是場夢,兩個人如果沒有共識,這會是條佈滿荊棘的路,崎嶇不平又會受傷,與其讓自己白走一回,不如在那個人成熟之後再相會,年齡的差異,歷練的不同,都會帶給人不同的感受,我相信愛玩的人改變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我始終相信那個人會變好的,只是在什麼時期遇上什麼時候的他。

要把女人最真實最不可告人的慾望化為圖像文字,想法總是跳脫傳統思想,喜歡不受拘束的文字以及事物,如果妳也有相同感受歡迎妳喜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