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樓下的小鮮肉(3)

▲(圖/Shutterstock)

樓下的小鮮肉(1)

樓下的小鮮肉(2)

 

自從那天在樓梯間碰到他之後,幾乎每天出門上班都能再遇到他,總是會那麼巧的我一下樓,他剛好開門要出去,然後我們尷尬地在小小的樓梯間會身而過。

 

「妳吃早餐了嗎?」他問。

 

「我都進公司才買,不然來不及。」我走下樓梯要經過他面前,而他貼著門讓我通過這狹小的轉角,我們每天早上都在上演這莫名其妙的打招呼方式。

 

「這給妳。」他抓住我的手,回過頭他提著一袋早餐對我燦笑。

 

我還沒反應過來,我他就把那袋早餐塞到我手上,然後摸了一下我的頭說:「路上小心!」

 

我心裡的小鹿差點撞牆暴斃。

 

接著幾天也是一樣的情況,他擋住匆忙的我,我收下他的早餐,他再摸摸我的頭或稱讚我的衣服,像昨天他竟然還撥開我胸前的頭髮,說什麼鎖骨很漂亮的話,他的手指頭劃過我鎖骨時,超!麻!整個肌膚像被電流掃過一樣,從胸口一路發麻到臉頰,又麻又癢的。

 

可是這一切到今天暫停了,我生理期痛到無法下床直接請了假,看著時鐘指到平常出門的時間,有點擔心他會不會也要出門了卻沒遇見我?

他會不會認為我故意避開他了?

可是特地傳訊息告訴他,我今天身體不舒服請假也很奇怪,想著想著經痛的感覺又衝上來,我抱著肚子蜷在床上,連找止痛藥都沒辦法⋯

 

「叩叩叩!」天殺的這時候有人敲門,我抱著肚子用很緩慢的速度走到門前,痛到連手都在發抖,撐著最後一點力氣打開了門,結果是凱植站在門口。

 

他先被我扭曲的站姿嚇了一跳,接著看著我的手壓住的位置,才開口問我怎麼了。

 

「是⋯那個來?」他說完就開始脫鞋,但我已經痛到顧不了那麼多,而且⋯眼前好像開始不太清楚⋯⋯

 

等我再有意識時,人已經躺在床上。

 

「我⋯怎麼回事?」凱植窩在我床邊用手機,聽到我說話就站起身來。

 

「妳昏過去了。」他邊說邊走到熱水壺旁,很自然拿了我的杯子倒水,遞給我一杯微燙的開水,我坐起來接過去那杯水。

 

「先喝點水吧,我有叫外送了,待會吃點東西再休息。」他坐到我旁邊,似乎有話要對我說。

 

「妳怎麼不告訴我身體不舒服呢?妳一個人在家出了事怎麼辦?」他說完就抱住我。

 

說也奇怪,被他抱住的感覺好舒服,哪裡痛都沒感覺了,只有被他碰觸到的部位不斷接收到他的體溫,還有我凌亂的思緒。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