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深閨怨婦的激戰之夜(下)

▲(圖/Shutterstock)

結束了第一回合,這個我沒有去考慮她是否高潮次數足夠飽腹的一回合。

有時候我會故意不把女人餵飽,目的是為了激起她們更大的性慾。尤其上了年紀的女人,這種被激發起的火花會更顯燦爛。

她算是我遇過的怨婦裡面,飢渴指數沒有第一也有第二的。

這種越是飢渴,需求越大的,通常在現實生活中,得到另一半的關注是越少的。

當然我也是有遇過,天生淫慾就是滿到要溢出來的。明明家庭幸福美滿,老公疼愛有加,在外面看到對眼的,還是沒在跟你客氣的照約。

她濕著大腿,靠在我的肩膀上,沒有打算要去清洗的意思。

「你不洗?等等先出去吃個飯吧?」

「我不是買了麥當勞進來了嗎?你先吃那個吧?裡面有炸雞。」

「哇靠大姊,幹了這麼些時候了就只賞我吃炸雞啊?這樣營養跟不上今天晚上怎麼再來啊?」

「要不然你還想吃什麼嘛?我幫你叫外送?這附近有必勝客、肯德基、麥當勞……」

看這樣子她是沒打算要放我出去。我知道她完全沒吃飽。

「好吧那我先隨便吃,休息一下,然後等等給妳來砲大的。」

我胡亂啃掉了炸雞,洗了個澡,倒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睡著前她沾濕大腿的液體已經凝固,她依然沒有要去清洗的意思。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感覺到一陣舒爽。

是她在幫我口交。

我假裝沒醒,感受著下體陣陣襲來的快感。她先是整根含了進去,然後輕巧地用舌頭轉圈在陰莖上,接著再快速吸吐,讓喉龍深處的扁桃腺撞擊我的馬眼。

然後再吐出整根陰莖,像啄木鳥般啜吸著我的龜頭,再時而用嘴包覆輕舔。可以說,她的技術很可以了。

小帝王紮實被她叫醒了。「都醒了,還裝啊?還要我幫你吹多久?」

我見被識破,小帝王也蠢蠢欲動了,於是把她拉了上來,我就躺在她一對奶子下面吸著,讓她自己用手撐著,像做伏地挺身這樣。

 

「撐好啊!別摔我臉上了啊!」我說。

她一邊淫叫著,一邊用微微發著抖的手支撐著身體。我一張嘴吸著左邊的奶子,右手揉著右邊的奶子。然後左手往她的下腹直伸,一路下滑至她的陰蒂處撥弄。

沒多久她的淫水就滴到我身上了。我隨即開啟加藤鷹模式,緩緩把萬能的金手指插進她的小穴裡,快速抽插不停,摳弄她的G點。她水還是那麼多!雖然不到潮吹的程度,但已經把我下腹的懶毛都打溼了表層。

這種刺激的視覺效果,讓我很快就想幹她。我翻起她的肥臀,把她的腰往下按了按,示意要她把屁股翹高。

她聽話照做,把屁股翹得老高,露出像是在對全世界的男人說「插進來吧!幹我吧!我好欠幹啊!」的象拔蚌,又濕又腫的陰道迎接我的插入。

沒有太多等待跟疼惜,我一棒子插進去,就開始猛烈抽插。她揚起頭來大聲淫叫,那一聲聲的叫聲中帶著被幹的喜悅。我看著她因為被陰莖快速抽插而外翻的陰唇,一吸一吐好像在吃食著我的陽氣一般。

一陣狂暴的猛操,她進入了迷濛的狀態。兩隻奶晃盪的不行,甩啊甩的。她被我幹到連屁眼上都沾滿了白漿,這說明她高潮了。

我於是把她翻回正面操。把她的連身蕾絲內衣扯的亂七八糟。在換了幾個姿勢之後,她開始流淚求饒了。高潮後的流淚。

這種時候當然不能輕易放過。我兩隻手抓著她兩隻手,用正面進攻的方式更猛烈衝擊她的陰蒂,這時她連叫聲都沒有了,全身漲紅的迎接著我的攻擊….

最後我毫不客氣地,把我的濃濃白漿都用力射進她需索無度的身體裡。

 

帝王粉絲團

所有男人一生中都夢想著能擁有帝王般的享受,不巧我正是個享有帝王待遇的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