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單身慾望日記 輯四:穿過我的寂寞來睡你

▲(圖/Shutterstock)

單身慾望日記輯一:床頭的保險套

單身慾望日記 輯二:交友軟體上的男人

單身慾望日記 輯三:別跟前男友上床

 

你有沒有讀過余秀華的〈穿過大半個中國來睡你〉,有人說那是一首「蕩婦詩」。為了和你睡,可以做到什麼程度?把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把你傳來的字句,和你的每個動作,都想成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當C問我要不要去找他的時候,我說「等我有空」。其實我正在劃清炮友間的界線,我想像自己提著行李,搭上夜車,越過城市邊境,只是為了和C上床。而C說如果我想抱著他睡整夜,他不會拒絕,卻也沒同意;隔天他有客人來,我就必須走。我幾乎開始佩服C的餘裕,他的界線多麽明確。

我趴在C的雙腿間幫他口交好久。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擅長用嘴巴服務男人?我想是有一次,初戀情人挺起他的陰莖,很興奮的狀況下,用力壓我的頭,示意要我為他口交。我照做了,嘴巴好痠,吞吐到口乾舌燥,他卻沒有射;大概是我做不好,讀了一些關於口交的文章,還有上網查龜頭到底哪裡敏感,甚至舌頭怎麼舔、雙手怎麼愛撫,然後再一次幫戀人含的時候,他說妳真的好棒。

C的陰莖有點弧度,因為害羞的關係,做愛的過程我幾乎閉著眼睛,連肉棒彎曲這樣的事我是用嘴巴感覺出來的;我用手握住陽具,仔細舔著龜頭,上下吞吐,有時整根含住直達喉嚨。他說怎麼那麼厲害,可以了,把我從他雙腿間拉起來,讓我躺著,要插入的時候,讓我蜷縮著雙腿,像是被折成一半,他壓上來,我的身體全淹沒在他底下;抽送時陰道裡疼痛敏感,我在他下面叫,雙手環抱他的肩膀,他做到發汗,身體卻冷冷的,而我雙頰發燙,感覺他大半的重量好像都壓在我的下體,好讓陰莖插得更深,每一次進出我都能感覺到他陽具的弧度。

他高大的身形脫去衣服,比想像中纖瘦,我們上床之後,我窩在他旁邊,沒辦法開口說請你抱著我睡;還有我和C未曾呼喚過對方的名字,就像沒有名字的陌生人。我甚至不知道,C懂不懂為什麼我願意來和他睡;這一切始於寂寞,也終於寂寞,不需要名字,不用知道身世,褪去衣服,用肉身對話,高潮當作回應,空氣中的激情讓我們彼此擁抱,做愛就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而我穿過夜晚的車潮,穿過人來人往的城市,今夜我答應你,會穿過我的寂寞來睡你。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