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晚宴後的激情浪語 勾起燕尾服的深處肆虐

▲(圖/Shutterstock)

「妳是我豢養的寵物 我的女人」他勾起我的下巴落下一吻

 

 

真正發覺Leo迷人的時候 應該是在一起後 一場能看見他穿燕尾服的日子

 

那是去年參加公司年度晚會的時候

晚宴舉辦在一家氣派的酒店 公司大手筆的包下一整個頂樓 音樂 美酒 珍饈

一整年的勞動就在這一夜舉杯飲盡 身邊的服務生立刻替我們斟滿酒

還記得那是支加了金箔的好喝香檳 在我搖晃欣賞著滿溢汽泡的高腳杯時

他從泳池對岸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我 和我舉杯

 

是的 Leo是天生的衣架子 當我歡天喜地的和部門同事舉杯時

他也被團隊裡的女孩們包圍著 各個爭奇鬥豔 爆乳 美背 開衩 長腿

 

嗯 我還是喝酒好

 

就這麼坐在位置上晃著酒杯 突然想起出門前的場景

『今晚 沒有吃醋也沒有束縛 』在出門前的歡愛後 我這麼對他說

「你真的認為這麼做我們的關係就不會被發現嗎?」

『雖然是遲早的 但還是能拖就拖吧』

於是Leo不再說話 只是默默的開始治裝

 

現在想想 我們算不算吵架了呢

不知道

我將香檳一飲而盡

心中那股鬱悶感仍舊沒有得到解脫

我看見他被眾人拱上台 點播了一首陶喆的愛我還是他

看著他專注唱歌的神情 我不由自主的微笑

是啊 何必隱藏呢 愛就愛了難道還要給其他女人機會嗎

我走進人群裡 只為了能更仔細聽他的歌聲

「他很生氣哦 嫂子」身後傳出的聲音 是他的夥伴 我認得

『我知道』曲畢 我看著他下台

拿起手機傳了封訊息 對他的夥伴點頭後 我便離開池畔

 

走到電梯間 邊聽見後頭急促的腳步聲 他擁上我 心裏暖暖甜甜的

『走吧 回家』我轉身回抱著他

他從口袋掏出房卡 笑著看我

「來不及 我已經生氣了 妳要滿足我」電梯開了 他牽著我走進電梯

 

這痞子

 

他早就安排了房間 就為了穿著禮服占有我

「這樣有和新娘做愛的感覺我喜歡」刷了房卡 他將我壓在門上 鎖門後 他靜止了動作 只是看著我

「如果連公開保護妳的能力都沒有 那我和情夫有什麼兩樣?」他抵著我的額 緊抓著我的肩

眼神太勾人

『那公開吧 告訴大家 我是你的』

他將領結解下 繞上我的頸間

「妳是我豢養的寵物 我的女人」

他勾起我的下巴落下一吻

接著 他的唇像羽毛般輕刷過我的耳邊 用他迷人的聲音與我的身體調情著

接著 他離開我 走向單人沙發

「過來」我拉下拉鍊 聽話的走向他 坐在他腿上

我全身赤裸 只剩一件小內褲和紅色高跟鞋

「別脫 就這樣 很美」他將手指放入我的口中翻騰 接著取出 勾起一絲唾液 他輕劃著我的胸口

冰涼的軌跡在我身上游移著 我感覺得到小腹一陣收緊

而他使壞的用大腿頂著我早已泛濫成災的小穴 上下廝磨著

我解開他煩人的襯釦 享受他結實的胸膛接著身體向下滑 跪在他的胯間

我隔著布料愛撫著他的硬挺

 

「我要看妳滿足我同時滿足自己」他拉著我的手掏出肉棒

我就跪站著 一邊輕揉花蒂 一邊含弄著他

含著他 想要的慾望不停漲大 手指伸入小穴 臨摹著他在裡頭衝刺的模樣

『哈啊…我..忍不住了…』隨著快感 手指加快了速度

他忽然站起身 將我的手高舉過頭 撲倒在地毯上

「誰允許妳比我先到的?」在快感攀升之際他攔下我 不滿足的失落逐漸形成黑洞

「該好好懲罰妳這不聽話的小女孩」

他將肉棒抵著洞口 不停地磨蹭著 在進入的瞬間又拉出 反覆著

『拜託…Leo…我受不了了 給我….』我哭喊著 要他填滿我 他不動於衷 只是繼續欺負著我

『進來…進來…啊!』在我接近崩潰的邊緣他插入 深深的插入後停住

「還敢不敢要求我?」他停下動作 等待著我的答案

『不…不敢…』我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他滿意的繼續挺進

『啊…..我只要你…只要你一個人』

他像受到鼓勵般 將我的雙腿舉起加快推進

『啊不行…這樣太深了嗯…老公…好棒』

我喊著還要更多 任由他肆虐著深入我的深處 宛如要撞出他的形狀一般用力

最後我被激情佔據全身 而他則加快速度抽出 射在我的小腹上後倒在我胸口喘息

「以後只准喊老公」他這麼說

 

嗯?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