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沒在一起過,怎麼分手?」陪你度過感情空窗的床伴,後來怎麼了

▲(圖/Shutterstock)

「要不要一起洗澡?」在旅館房間裡,我輕輕撫摸他的背部,手滑到屁股偷偷捏他。他懂我的暗示,那是我跟他說過的性幻想:一進房間,隔著褲子愛撫他勃起的肉棒,合身的西裝褲會讓他感覺緊繃,幫他解開褲頭,跪下來為他口交;因為很想要了,我們瘋狂擁吻,一邊脫衣服,然後倒在床上直接開始。

 

但我們從沒這樣做。見面時還是像陌生人保持禮貌;除了做愛,我們不做其他事,每次相處都很短暫,名符其實的床伴、炮友。今天問他要不要一起沖澡,我都怕有點太多了,界線在哪,我不知道。

 

他笑著說當然好啊,俐落解開襯衫扣子和皮帶,他都脫光了,再幫我脫去內衣,褪下內褲。我們在淋浴間擁抱,我親他胸口,他吻我額頭,抹泡泡的時候互相搔癢對方,他勃起了,我就幫他愛撫;沖水的時候,我貼在牆壁上讓他幫我沖背,他輕咬我的肩膀,肉棒頂著我的臀部,手伸到前面按摩陰蒂,我覺得陰道一陣緊,忍不住呻吟。

差點就在浴室做了。我們全身都在滴水,他先用浴巾把我包住,才拿另一條擦自己;我們躲進被子裡,卻又在接吻的時候把被子丟開。前戲沒有太久,已經很想要了,他先抱著我,我也環抱他的肩膀,雙腿環住他的屁股,兩個人胸口貼胸口,我能感覺到他心跳好快。

 

他就是在這時候進來,我感覺陰道裡又熱又痛,我在他耳邊呻吟,他親吻我臉頰,再頂進來一點,他總是能觸碰到我最敏感的地方。把我的腿抬高,他要用這個角度用力抽插;很舒服的話他也會低吟,告訴我他要射了,之後癱軟在我身上,但只要一下下,他就會站起來卸下套子,獨自去沖澡。

 

做完我們會擁抱,小睡一下;睡不著的話,他會說要幫我按摩,一邊跟我聊天。我會偷偷觀察他,看他做完是不是急著走,他如果要走我不會留他。坐上他的車,其實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選個地方讓他載著去,下車再一個人找東西吃、找地方逛。

後來有人追我,我仍會覺得他體貼,我想念他的好。可是我是怎麼從做愛就判斷他是我遇過最溫柔體貼的人呢?我們的關係顯然有毒,我想著。

 

「我的曖昧對象是同事,他聖誕節應該會跟我告白,我猜的哈哈!」我傳訊息告訴他。是喔,啊聖誕節我要出差,回來大概還要加班咧。我告訴他辛苦了,然後說一些自己的事,他沒回我。

 

之後他再也沒有讀我的訊息。

 

我和同事交往了,討論跨年要去哪,在家吃大餐,然後去101看煙火。男友摸摸我的頭,說他愛我。「等下一起洗澡?」我跟男友提議,他又驚又喜,抱著我親,那洗完跟我做愛嗎,他問我。我笑著沒有回答。

 

剩下的日子,倒數跨年,男友牽著我走;而那段感情空窗會過去,也就只是過去。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