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辦公室的索求 解開鈕扣擦出惹火激情

Share

「認錯 要不我就打開門幹妳 讓警衛看看妳有多浪」

Advertisement

不開心。

這天是Leo升遷日

不就是從隔間換成包廂的辦公室罷了

沒想到還送了個助理

女助理

長腿爆乳火辣辣的那種

而且他們似乎熟識 老友般的

我咬著筷子 無心聽著同事議論他們

又或者說 意淫著

他們一起吃飯

還說什麼 要熟悉工作環境?

不過就換個有包廂的辦公室

要不要那麼慎重?

隔著幾桌人 他看見我了 我撇開頭 故意不看他的眼神

說不看卻還是偷偷瞄了他一眼

他微微勾起嘴角 用手指拭過嘴角後舔了一下看著我眨眨眼

我意識的檢查嘴角

嘖 真的有飯粒

一直到下班我都故意忽略掉上部門洽公的他 還有手機簡訊

這次他直接走向我的位置 我連忙跟隔壁的同事討論廣告代理 顯得一副忙碌

他沒趣地走掉 一直到下班我都沒有見到他甚至是一起下班的簡訊

我摸摸鼻子打算自己回家

忽然覺得自己好傻 幹嘛非得跟一個助理吃醋還得自己回家

然後他沒有出現 他的車還停在停車場

我躊躇著 該上樓 還是冒著被揍的風險自己走回家?

於是我又犯賤的走回去 刷卡按了他的樓層

打開門 只有他的部門亮著 我甚至開始懷疑 待會會不會看見什麼激情

我的腳步不自覺放輕

每走一步心裡更煎熬一次

該不該逃走?

站在門外我探頭 辦公室裡一個人都沒有

正當我鬆口氣時 腰被人環住 我驚嚇的往後倒 撞上一個硬挺結實的胸膛

「在幹嘛呢?」Leo在我耳邊輕呼著

我轉身看著他 他手上正拿著剛沖好的咖啡

「妳哭了?」他伸手欲拭去我眼角的淚水 我轉過頭

「寶貝 告訴我為什麼哭?」他的語氣更顯溫柔 他把我攬進懷裡

我沒有說話 只是伸出手抱著他 壓抑的情緒往上奔

「妳介意Elaine?」我搖搖頭 他卻笑出聲 輕拍我的頭

「妳大概會介意死吧 畢竟我認識她這麼久關係也昇華了」他輕笑 我卻因此更生氣 什麼叫我會介意死?什麼昇華?

我一抬頭他便吻上我 將我往辦公室裡推 他一手放下咖啡 一手鎖上門

他將我推倒在沙發上 我硬是不肯開口 他挑眉 用膝蓋輕頂著我的密處

『啊…』我被逼的鬆口 他立刻撬開所有阻礙 靈活的探入我的口中 不停索要著我

接著一手解開我所有的鈕扣 大手愛撫著我的脖頸一路往下探

他長了薄繭的雙手在我身上擦出了激情 潤濕我的小穴

『不…不要 你走開啦』我伸手推著他的胸膛 他卻抓著我的手摸著他往下探

「我沒有教妳讓我走開」他含著我的乳尖 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我 充滿侵略

他引導我搓揉著他早已堅挺的巨獸

「認錯 要不我就打開門幹妳 讓警衛看看妳有多浪」門外便有一隻監視器 他低聲威脅著我 我咬唇

「不認錯?」他拉開我的內褲直接頂上我的穴口 粗糙的布料摩擦著更顯潤濕 我渴望著他的挺進 像隻小貓低鳴著

「該死 妳要命的惹火」他脫下褲子直撞進我 接著把我一手抱起往門前走

「到底認不認錯?」他將我抵在門版上 抽插著

『啊…啊老公…嗯我錯、錯了…』他一次又一次不停將我的小穴塞滿 頂撞著我最敏感的深處 我甚至能聽見自己氾濫的水聲隨著進出啪啪作響

「妳是誰的 嗯?」他扳著我的臉看向他要我回答

『是..是你的..啊!太深了 老公好棒嗯啊』他獎勵似的用力一頂

接著 Leo把我抱上他的辦公桌 讓我趴著 我感覺到他靈活的舌頭在我小穴肆虐著

『嗯啊不行 那邊..那邊很髒..』我緊抓著桌角 他捏捏我的臀部 手伸入穴穴不停抽插

快感有如電流不停湧入我的體內 我瘋狂的浪叫著 在進入高潮之際 我感覺到雙腿一股熱流

我居然 潮吹了

「做得好 我的乖孩子也學會怎麼尿尿了」他伸手嚐了我的味道 接著抱我下來 我腿軟的趴坐在地上

他將褲頭解開 讓西裝褲滑下 坐在沙發上 猶如帝王般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我走向前 跪在他面前 敞開他的襯衫 往上交纏著他的唇與舌 手指在他的乳頭上打轉著 他發出好聽的低吟

我低下頭 膜拜他的刺青 左手套弄著仍舊硬挺的分身

「含它」他扶著我的頭 命令著

我聽話的含住 嚐著帶有自己味道的肉棒 淫糜的味道刺激的我小穴又一陣濕潤

我賣力的吸吮著 歪頭繞著繫帶打轉再含住龜頭 刺激著洞口 我看向他

「該死 要不是怕內射傷到妳 我真他媽想幹壞妳這張小臉」我更賣力的吸吮著 雙手不停愛撫著蛋蛋 肉棒在我嘴下越來越硬挺 我加快速度吸吮

Leo瞬間將我的頭壓住 慢慢的精液全射在我嘴裡

「吐出來」他將手伸往我的嘴旁 我看著他 不打算聽話

「該死 我不想品嚐自己的味道 安娜 吐出來」我將大部分的精液吐在他手裡 然後環上他的頸 深吻 將暗藏的精液吐進他嘴裡

我最愛看他想推開我又不敢施力的樣子

他立刻往旁邊抽了衛生紙吐

『這是你勾搭女助理的懲罰」我學著他說話

「她是我哥的老婆 妳要叫嫂子」他沉著臉 拿起一旁的咖啡 漱口 又吐了回去 擺回原位

等等

嫂子?

「穿好衣服 我要回去好好教育妳」他又露出那個惡魔臉

把我不久前的那兩滴眼淚還給我!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Advertisement
Ann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