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直擊放蕩深處的敏感點 呼吸起伏每一下都滿足

▲(圖/Shutterstock)

「我喜歡聽妳的聲音 會讓我射」昏暗的光線下 他扶著我的腰際咬著下唇壞笑著一次次頂入

 

 

人在崗位上總有許多千奇百怪的挑戰

最難避免的是那些和你的職位掛不上邊又絕不能提的工作內容

那不知道拆散多少人家 聞之色變的工作

他們統稱——應酬

 

Leo升職那年是動盪最大的一年 面對不斷增長的同業壓力 我們難免都得犧牲自己來奉獻工作

我無法理解身為領導層的他為什麼總得把酒配飯局

他也無法設身處地的了解我為什麼得把工作帶上床

 

畢竟是兩個不同的個體

我們都為彼此的無解感到不安

只是在歷經了爭鬧 我們才知道

再不安的靈魂都會找到出口相擁

 

Leo的晚歸已成定律

從每晚錯過的晚餐 一個人吃飯配工作 再一一把飯菜包好 到最後買了個便當抱著電腦就窩在懶人沙發裡動也不動

從每晚等待他一身酒臭味回來到深夜關了電視自己上床熄燈

心酸全和冰冷的食物一同吞下肚

我們像室友 分享著屋子卻沒有交集

直到那天 中午特別不舒服 用特休假早退一個人看完醫生回到家 他傳了訊息我才想起 沒有告訴他

「為什麼沒告訴我妳不舒服?」他在電話裡質問著

頭昏腦脹的我沒來得及解讀他的語意

『只是小發燒 我一個人能解決的』

「妳能解決什麼?妳在逞強什麼?放著自己男人不用要裝可憐給誰看?」他的指責 加上這些天來的壓力 一身病痛委屈襲上心頭

『每晚睡在我旁邊你又發現我不對勁了嗎?』一句氣話讓溝通成了死結

我掛上電話關機 拔線 拉起棉被把自己關在一個世界 自顧自的可憐

 

他沒有回來 不安在腦海裡喧囂爭執著

直到我失去意識 他都沒有出現

委屈的眼淚不斷讓自己陷入深淵

是不是熱情消退了以後 我們都被日常消磨殆盡了

是不是走出無憂的校園後我們都為了背負生活而讓腳步越來越沈重了

 

走進大人的愛情

不安讓我忘了去記得我們為了什麼而努力工作著

再次醒來時燒已退

是昏昏沉沉中被跌跌撞撞的聲響吵醒

削皮刀的聲音 配上果汁機

然後

世界寂靜了

隔著眼皮感覺得到床頭燈被打開

「小安?」他貼得很近 近到我聞得到他身上那沐浴乳洗不去的酒氣

他輕輕拉開我的抱枕 從背後抱住我 輕柔又貼緊

「哭了 對不對?」我沒有應聲 他一個人低語著

「對不起 讓妳一個人顧家了 寂寞了吧」他輕輕穿過我髮際 讓我靠近他懷裡 一手貼著我的額頭一手緊抱我

他的溫柔 又讓我潰堤了

『為什麼要那樣兇我又要在事後對我好?』我啞著聲

「我以為自己掌控得住一切 可妳總讓我脫序」

「妳讓我失常寶貝 妳太重要了 妳生病我卻一無所知 我的自尊心受了很大的挫折」

我想指著他的鼻子告訴他 不該遷怒於我

可當我感覺到他多用力的抱緊我時 自尊變得不重要了

 

我們抱著彼此很久很久 久到我以為他睡著了 卻不小心感受到他的硬挺

他緊抱著我的手臂向下探

『Leo 我是病人』

「沒關係 我可以」你可…

「嘖 又不穿內褲」他一手輕易的進入我

『可是我….』

「可是妳很濕」他挺起身 在我耳邊輕道

他細細的吻著我搔癢難耐 一手規律的進入我 勾引著我的身體 直擊著我深處最放蕩的敏感點 電流一次又一次穿過我的下腹 感官啃蝕著理智變得貪婪

他抽出 手指在我眼前拉出一條銀線

「妳真的很濕」也許是酒氣影響 他變得很淘氣

「安娜我想要妳」

『可是、』

「我想」

『你會感…』

「插妳」

嘖 會不會講話 插不插的難聽死了…

 

他側著身 拉下內褲 扶著分身熟悉的竄進我的花徑

「嗯…好舒服」他絲毫不遮掩的嘆息讓我感到羞赧

「還要」一邊孩子氣的宣布 他的肉棒卻一點也不孩子氣的抽插著

『Leo…慢點…』從後頭來的Leo總會頂住深處 又酸又麻的感覺讓我無法招架

「我想看著妳的臉高潮」…這傢伙是喝酒喝壞了腦袋智商歸零嗎

『Leo…你…嗯啊』又…進來了

配合著呼吸起伏每一下都滿足的嘆息著

「我喜歡聽妳的聲音 會讓我射」昏暗的光線下 他扶著我的腰際咬著下唇壞笑著一次次頂入

快感使我止不住地呻吟

我的智商也歸零了…

『…吻我』我伸出手 想抱緊他

他緩緩低下頭 我的手從他胸口的刺青一路往上抱緊他的頸 輕撫著他的臉龐 深吻著

他抓著我的手心 放到嘴邊咬了一口

用力的衝刺 他的唇含住我的手指

該死…指尖傳來陣陣快感 讓我又收緊了深處 感覺到冰涼的液體順著股間流下

「要…射了…嗯」他舉起我的雙腿 開始衝刺 我緊抓著枕頭 承接他滿滿的撞擊 直到他低吼一聲發洩

射完後的Leo躺在我旁邊 將我抱進懷裡 絲毫沒有要拔出來的意思

 

「我會一直把妳當孩子寵 妳不需要會堅強 我會照顧妳 妳有我 多依靠我一點 好嗎?」他一邊撫著我的髮一邊像個無賴一樣撒嬌著

『可是我照顧好自己 才能讓你安心地往前衝』

「我有能力照顧妳 現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更有能力照顧妳和我們未來的孩子 我不要本末倒置 過一段時間 我會還給妳安定 好嗎?」他在我額上落下一吻 我輕咳了一聲

他突然想起被冷落在一旁的小碗

抽了幾張衛生紙 坐起身拿起湯匙一口一口地餵著我

蘋果泥 好甜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