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弓起身貼近求饒 享受羞恥讓疼痛轉為愉悅

▲(圖/Shutterstock)

「女人是什麼顏色?」

 

 

某個充滿酒精的日子 文這樣問我

「我他媽怎麼知道 你喝醉?」當時我笑他胡言

可當看見安娜 我的腦海又浮現這句話

女人是什麼顏色?

我靠在房門上 而她正專注在鏡中的自己 似乎沒有發覺我

 

她脫下浴袍 雙手往後撥了撥她的長髮

我感覺自己下體緊繃

接著她朝鏡子低下身 手伸進她的黑色蕾絲內衣裡撥弄 然後調整那一扯就斷的蕾絲丁字褲

我看著她大腿兩側延伸的吊帶 思考著能用什麼藉口讓我用力打她圓潤的翹屁股

接著她穿上鞋底鮮紅的黑色高跟鞋單腳跪在椅子上 一手撐在鏡子邊 一手挑選著她的玩具

她擦上大紅色的口紅 用她纖細柔軟的指尖抹開

我忍住想上前將肉棒塞進她小嘴的衝動慢慢接近她

當我正看著手機思忖著Leo怎麼還沒回家時 我聞到熟悉的香味

在日本買的一款CK木質男香 才正會意過來便從背後捂上眼抱住

 

「勾引誰呢?小野貓」Leo一邊在我耳邊低語一邊伸進我剛調整好的內衣裡用力抓緊

窒息感讓我不自覺的深呼吸 他冰涼的手指觸碰我的乳頭令我打顫 我的身體炙熱得瘋狂喚醒情慾 刺激不斷勾引我的期待 使我夾緊雙腿

 

「我可以解讀成這是求歡的表現對吧?」遮住我的手逐漸往下 撬開我的唇瓣進入 逕自勾繞著我的舌

『嗯…唔…』他抽出手將我推倒 半跪在化妝桌前的圓椅上 接著把我的丁字褲拉開 將濡濕的手指插入

『啊…..』進入的快感像一條條電流不斷竄入我的腦海

 

可他只是放入 絲毫不動 我按耐不住的向他靠攏求取

「妳學會迎合我了嗯?不過 我沒有准妳動 壞孩子」他伸出另一隻手在我的臀上畫圓接著

啪—

 

『啊嗯——老公..我想要你』羞恥讓疼痛轉變成愉悅 我的身體燥熱 從小穴流出來的淫水劃過花蒂 我不自覺的緊縮

「想要什麼呢?」他勾起第二指深入 更飽滿的抽送 明知故問著

他不斷抽送 殘忍的折磨著火熱空虛的身體

『想要你….進來 拜託嘛…』想要被填滿的慾望充斥全身 宛如欲崩斷的弦 我弓起身貼近他求饒著需要

他暗咒一聲 沒停下的抽送下我聽見他匆忙解開褲帶的金屬碰撞聲 越發期待越失態

啊啊管他去死

 

『哼嗯——』熱燙的肉棒瞬間填滿頂到最深 我趴在桌上不斷收緊 享受著被填滿時那美好的窒息感

「放鬆 小東西 妳咬太緊了」他捧著我的臀部沿著腰線往上愛撫我的肌膚

『該怎麼放…啊、嗯…』他突然壓上抓緊我的雙手將我拉起瘋狂的抽插

空氣間充斥著淫麋的呻吟與啪啪啪的撞擊聲

色情的味道加速理智拋空 只專注在滿滿肉棒的瞬間——

「高潮了?我還沒完呢」享受餘韻的身子止不住輕顫癱軟

 

接著他將我抱起 坐在椅子上 我想喘口氣而起身卻被往下一壓 再次填滿敏感的肉壁感受更敏感

『Leo…太多了…我撐不住了啦….』我不斷求饒 他卻只是輕笑 接著更用力地往上頂入

酸麻的刺激感讓我瘋狂夾緊 同時我也能感覺到他搓揉著我雙乳的手收緊

「我要射在妳屁股上寶貝」他加速衝刺 接著將我扶起 我感覺到精液射上我的腰背還有臀部

該死 還有頭髮

『Leo——精液很難洗欸!』

「那 來浴室 我幫妳洗」他自顧自的走向浴室 還不忘回頭對我微笑惹得我一聲寒顫

 

『所以 女人是什麼顏色?』我望著鏡中反射出的他問

他洗著我的頭髮抬頭挑眉笑了一下

「白色」

…….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