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弓起身貼近求饒 享受羞恥讓疼痛轉為愉悅

▲(圖/Shutterstock)

「女人是什麼顏色?」

 

 

某個充滿酒精的日子 文這樣問我

「我他媽怎麼知道 你喝醉?」當時我笑他胡言

可當看見安娜 我的腦海又浮現這句話

女人是什麼顏色?

我靠在房門上 而她正專注在鏡中的自己 似乎沒有發覺我

 

她脫下浴袍 雙手往後撥了撥她的長髮

我感覺自己下體緊繃

接著她朝鏡子低下身 手伸進她的黑色蕾絲內衣裡撥弄 然後調整那一扯就斷的蕾絲丁字褲

我看著她大腿兩側延伸的吊帶 思考著能用什麼藉口讓我用力打她圓潤的翹屁股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