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寬大的襯衫有他的香味 英挺的輪廓在背心下若隱若現

▲(圖/Shutterstock)

「我們好像沒試過在陽台做?」他拉下連身裙的拉鍊 伸進內衣裡揉捏著我的胸

 

 

有一種女孩

收起脆弱戴上驕傲 斂去任性賠上微笑

在她的生活裡用不到紗裙和飾鏈

她不需要任何人呵護奉陪

她相信最強大的靠山是自己

在需要面面俱到的社會裡

她獨樹一格站在所有人的頂端

為了保護自己 她必須收起軟肋

Allen說 她們是武裝玫瑰

而我對而言 她們是充滿自信的

大女人

 

「別傻了 大女人終究還是女人 對我來說都一樣」倚著桌角的Leo翻了一圈白眼 從我的螢幕上移開視線

『什麼意思?』

「我欣賞強勢的女人 但不論她多麼獨立堅強 她終究是個內心柔軟的女人 就是朵需要用心灌溉的紅花 所以我說 都一樣」我看著他走向櫥櫃 漂亮的手指輕鬆拔出軟木塞

他將鼻子湊近聞一口 露出滿意的微笑

1996年法國勃根地

 

他撈出兩只玻璃杯 而我只關注著他微長的側髮劃過他的臉頰 又被他梳回後頭

「只是相處方式不同」他坐進沙發 長腿交疊補了這麼一句

我接過杯子看向他 他抿了口唇繼續說

「女人像美酒 富有感性使得她們生來就比男人複雜 也更顯得特別且各式各樣色彩斑斕 有的氣質像紅酒內斂 有的內心像伏特加奔放 但也有女人 不需要任何陪襯 就如同威士忌一般剛烈」

正當我思考著自己像什麼酒的時候 門鈴響起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