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寬大的襯衫有他的香味 英挺的輪廓在背心下若隱若現

Share

「我們好像沒試過在陽台做?」他拉下連身裙的拉鍊 伸進內衣裡揉捏著我的胸

Advertisement

有一種女孩

收起脆弱戴上驕傲 斂去任性賠上微笑

在她的生活裡用不到紗裙和飾鏈

她不需要任何人呵護奉陪

她相信最強大的靠山是自己

在需要面面俱到的社會裡

她獨樹一格站在所有人的頂端

為了保護自己 她必須收起軟肋

Allen說 她們是武裝玫瑰

而我對而言 她們是充滿自信的

大女人

「別傻了 大女人終究還是女人 對我來說都一樣」倚著桌角的Leo翻了一圈白眼 從我的螢幕上移開視線

『什麼意思?』

「我欣賞強勢的女人 但不論她多麼獨立堅強 她終究是個內心柔軟的女人 就是朵需要用心灌溉的紅花 所以我說 都一樣」我看著他走向櫥櫃 漂亮的手指輕鬆拔出軟木塞

他將鼻子湊近聞一口 露出滿意的微笑

1996年法國勃根地

他撈出兩只玻璃杯 而我只關注著他微長的側髮劃過他的臉頰 又被他梳回後頭

「只是相處方式不同」他坐進沙發 長腿交疊補了這麼一句

我接過杯子看向他 他抿了口唇繼續說

「女人像美酒 富有感性使得她們生來就比男人複雜 也更顯得特別且各式各樣色彩斑斕 有的氣質像紅酒內斂 有的內心像伏特加奔放 但也有女人 不需要任何陪襯 就如同威士忌一般剛烈」

正當我思考著自己像什麼酒的時候 門鈴響起

是文

「又吵架了?」當文一踏進家裡 一眼都沒瞄的Leo便透出臆測

「不湊巧的 便是如此」這對兄弟檔一見面便難免來點揶揄

『我們正好聊起大女人』我倒了杯紅酒給他

他接過便一飲而盡 我詫異

看來這次吵得不小

「要灌酒去超商買啤酒 你的本錢還不夠拿這瓶漱口 沒素質的傢伙 」

「夏隆內的?」文看起來意猶未盡

「朋丘 老董送我的升遷禮」

他們說的名詞我聽得糊塗只聽得懂產地

『我聽不懂 所以我去替你們買啤酒』

於是我決定烙跑 把場地權交給男人卻被攔下

「外套」

外頭不涼 但我還是被Leo的眼神逼退

後來 他們聊了好一陣子

文不能理解艾米莉總是支配一切卻又希望他能作主

也不了解為什麼艾米莉總在生氣

「女人跟男人一樣 多了個大字 就是多了份自尊心 要打好交道 先學會和她的自尊和平相處」Leo這麼說

後來

艾米莉打電話給我 Leo讓文閉上嘴讓我開擴音

她先確認文的狀況後和我商量讓他睡在我們家

她和我聊了許多

我聽得出她對文的愛以及無奈

對她來說 照顧家裡大小事稀鬆平常 甚至替文打理好所有決定

但這不是她所想要的

照顧他是種樂趣沒錯

享受他需要自己也是種情趣

可當她為了小事開始煩躁 不安 甚至難過的時候 他反而沒辦法替她處理什麼

她說她知道 自己該為自己選擇負責

我想 這是大女人的通病

她們從不依靠誰

就連失敗了跌倒了 都靠自己爬起

『那不是妳的錯親愛的 是他太習慣妳的無所不能 所以萬萬沒想到妳會因為一些小細節倒下 也許 妳能好好溝通讓他學著處理妳的事』

「問題是 他像個小學生學不會他的課題」Leo搶過電話對著文說

「她努力為你們兩個人的生活磨礪自己 邊照顧孩子 還要照顧老公 是你太愛撒嬌了 才讓她一個人承受壓力」他像上司罵下屬一般 替艾米莉抱不平

「你們兩個都有通病 遇到什麼都默默吞 覺得講了沒結果就什麼也不說 你們是夫妻是伴侶 在感情裡 一點小疙瘩都容不下 如果互相對對方有期望 那就告訴對方你希望得到什麼 而不是自顧自的失望重來」Leo將杯中一口飲盡

「如果不知道她為什麼生氣就問 問不到結果就做些什麼 什麼都好 聽到沒有?艾 我幫妳罵過他了 來接他回去 他喝了我的紅酒還讓安娜跑腿 我不想接待他 而且 我的房子只睡我的女人」

艾米莉應了聲好之後掛了電話

而文看起來若有所思

我想 這次有些過頭了

正想唸Leo幾句時 文突然道謝

之後送走他們夫妻倆後 我們透著窗戶看著文先是抱住艾米莉 接著便攬著她離開

『為什麼要道謝呢?』我倚著窗台 目送他們駛離的方向 將問題丟向坐在涼椅上的Leo

「因為他很愛她 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做 只好暫時離開讓她冷靜 實際上 他根本不想跟她分開 就如同她其實並沒有對他厭煩一樣」Leo將襯衫解開 披在我身上 從背後環住我的腰輕掐了一口

我喜歡他寬大的襯衫上有他的香味 也喜歡他英挺的輪廓在背心下若隱若現

「我們好像沒試過在陽台做?」他拉下連身裙的拉鍊 伸進內衣裡揉捏著我的胸

『你好像醉了』我雙手緊扣在胸前深怕一鬆手衣物便從我身上掙脫

他貼的好近 我能感覺到他喉結的震動發出好聽的笑聲

他將我往後拉 讓我跌坐在他腿上

「小聲點 不然左鄰右舍會先知道妳高潮而不是我喝醉」他壞心的在我胸口使力 我摀住嘴巴只能任由他磨蹭

「好香 妳身上有我的味道」身上的襯衫滑落露出單肩 他緊抱著我在我肩上啃咬

他的唇停留過的地方都像著火般灼熱 點燃我的慾苗

『哼嗯…』我舒服的伸直了脖子 給了他更充分的空間挑逗我

「對 寶貝 就是這樣 繼續勾引我」

他將我的唇帶向他的 邀請我的丁香共舞

手指輕柔的愛撫著我濕潤的花徑 畫圓

「我想要妳了」他拉著我的手去探視他腫脹的分身 一觸碰到它便感覺到一股電流往小腹直襲往下 腳尖酥麻

「給我好不好?」微醺的Leo變得撒嬌 沈重的呼吸催促著我的回應

我伸出手拉開他褲頭的拉鍊 卻找不到方法釋放他的分身 慌亂的樣子引他輕笑

他站起身 拉好襯衫讓我趴在窗台邊 連身裙早已褪到胸下 姿勢曖昧

「妳是不是對我下藥?為什麼我對妳這麼著迷?」他提著分身準備好 像利劍一般進入我

『唔嗯——』這滿足感 好棒….

「不行哦 小貓咪發情期必須好好管教」他將我左腿抬起挺進更深 我顧不得滑落的連身裙

一邊摀著聲一邊享受長驅直入的撞擊

「安娜 不要避孕好不好 我想要小孩」該死 哪有人在這時候撒嬌的…..

『不….行嗯….』你會跟小孩子吃醋

還沒說完我便感受到陣陣痙攣 他似乎發現我的反應 開始加速衝刺

「不行 不管是妳還是孩子 我都要」語畢 他用力的挺進 將所有種子播灑在我體內

他的分身在我體內一顫一顫的

之後我攬著他走回房間收拾 在他洗完澡出來後我決定

還是不要告訴他我生理期剛走好了

-Anna

Advertisement
Ann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