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從床上到相愛的距離,總是差一點

▲(圖/Shutterstock)

「要去聯誼的女生,被看到跟男生走在一起,那就不好了。」N這樣跟我說,要我們在捷運站道別。只是聚會,不是聯誼,我跟他解釋,等下是去酒吧,我會喝個幾杯。

烈酒流過喉嚨的燒灼感,就像剛剛N射在我嘴裡。那是一場沒有性器插入的性愛,我們用口和手摸索彼此的身體,我在他上面,吻他的唇,吻他的耳朵,把臉埋在他的頸肩,豐滿的乳房輕輕滑過他的臉頰,他張嘴含住我的乳頭,敏感又搔癢,我在他身上忍不住叫出聲,低頭親吻他的額頭,撥亂他的頭髮,翻過身他把我壓在下面,張開雙腿,讓他用手指進入。

在酒吧裡大家坐的很擠,男女交錯,我們玩真心話遊戲,誰愛誰,誰想上誰,這些問題到這個年紀,說起來還是讓人面紅耳赤,回答的人臉上折射出青春記憶裡才有的害羞笑容。妳跟幾個人上過床,如果N也算的話,剛剛才上床的N也算進去的話,是第幾個?為什麼妳愛過的人,和妳做愛的人,人數有這樣的差距?因為總是差一點,離相愛差一點,差一點就是沒有,什麼都沒有。

他用手指愛撫我的陰蒂,才又放入陰道,他低頭去舔我的陰部,手指一邊用力,我扭著身體,哀求他停下來,再用力幾下,我就會忍不住失禁,讓床單濕成一片。他要我起來,趴在他上面,私處對著他的臉,我也為他口交,含住硬挺的肉棒,溫柔吞吐。

我們就用嘴唇去親吻彼此的私處,用舌頭仔細去舔最敏感的地方;就快到高點,這時候不要停下來,我握著他的陽具,含著龜頭吞吐,舒服的時候他也會低吟,不會掩飾他的情緒。嘴裡有他,手一邊觸碰他的身體,他的肚腹,他的肚臍,私處濃密的毛髮,我撫摸他的大腿,口中的動作一直繼續著,等待鼓脹的陰莖高潮。

他坐起來跟我說要射了,我要他躺著,那就射,射在我嘴裡。一股暖流湧出,射精之後再舔一下,會很舒服的。我都吞下去了,躺到他旁邊,讓他抱著,閉起眼睛,可是睡不著。

那是一場愉快的聚會,認識新朋友,喝醉的人逗得大夥開心,留了一些人的聯絡方式,大家說好下次再約,我們再來喝。「他對妳很感興趣欸,妳知道嗎?」友人瞇起眼睛跟我說,她想作媒,我知道,覺得感謝卻又婉拒。

回家的路自己走。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