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他的眼神帶著危險的戲謔 貪戀那火烈的曖昧滋味

Share

「妳不是想嚐嚐曖昧的滋味嗎 我教妳」他的眼神帶著危險的戲謔 卻又那麼吸引我

Advertisement

有人說 女人總有兩個自我

我認同

白天時 我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準確掌握定位 所有事必須精準出手

而當慣了黑白分明的分界線時

我喜歡放任自己在Allen的酒吧發呆

自從和Leo在一起後 我便很少有機會享受 視線裡所有事物都變模糊的時刻

也許是這跳脫舒適圈的灰色地帶模糊了界線 讓事物都變得溫和

不再絕對

不管你來自哪裡

今晚 在這裡 你就是你

我看著一些皮鞋與高跟鞋的步調聲一前一後沒入酒吧的地毯

昏暗的燈光營造出神秘的氣氛

Loungle beat慵懶的將酒吧裡的男女擁入懷 舒服的節奏讓人感到放鬆

一杯mojito打開男人女人的話題

我看著他們從互不相識到找到共同興趣 互相抱有好感

曖昧時刻

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 沒有壓力

同時 也沒有保存期限

『這世界上 男女有純友誼嗎?』我坐在吧台盯著角落那對男女 左手撐著頭拋出問題

「沒有」Allen一邊擦拭著器皿 一邊回答我 鏡片後頭的眼神一點情緒也沒有

『為什麼呢 你總會有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吧?無關性別』

「志同道合跟戀愛一樣 同是建立在好感之上 你們可以是合作夥伴 也可以是競爭對手 但絕對不會是朋友 無關性別 」

『因為當你們沒有身分壓力的時候 人就容易在這種模糊一切的場所得到勇氣 然後越線

既然知道前頭的路是一片未知 為什麼敢不顧一切的曖昧?』

我的目光注意起他點頭時左耳閃爍的那顆水鑽

「曖昧之所以美 是因爲它充滿不穩定的潛在危險因子 人就是喜歡具有挑戰性的東西」Leo的嗓音從頭頂上傳來 還沒意會過來 我的肩上便多了他的西裝外套

『忙完了?』

我看著他點點頭 坐上我身旁的高腳椅 一邊忙著解開黑襯衫的扣子 一邊伸手圈住我的腰

「這麼快就圍起柵欄了?」Allen噙著戲謔的笑容向Leo示意

「當然 這裡太多豺狼等著噙肉」

他一邊和Allen閒聊著沒營養的話題 我看著他些許凌亂的髮絲在他額間晃悠 伸手想整理

「幹嘛呢 小貓」他一把擒住我的手印下一吻

『頭髮 亂了』他放下我的手 摸摸我的頭後 大手重新將黑髮往後梳

我滿意的笑著

「夠了夠了 快滾上樓關門恩愛 別在這噁心我」Allen遞上一杯威士忌便揮揮手

Leo眨眨眼接過 舉杯點頭後便摟著我離開

等電梯的時候我盯著他手中那杯金色酒液 裡頭有顆切割完美的冰球反射著璀璨的燈光

看著他輕啜 抿著薄唇的模樣 好想嚐嚐

我掂起腳尖咬了他一口 燒燙的口感迅速在我舌尖上蔓延

「妳今天很調皮」他挑眉

喝了酒而變得低沈有磁性的嗓音 勾引人的眼神配上微笑

我的世界就只剩下他在轉動 週遭的聲音都變得模糊

一進門我便跑進臥室 按下按鈕將環繞著房間的三面窗簾收起

21樓的美景盡收眼底

我雙手撐在床頭上看著底下整齊劃一的馬路 車燈來來去去 欣賞著臺北這個繁忙的不夜城

「喜歡?」Leo從身後環抱住我在我耳邊輕吹口氣 我慵懶的悶哼

他緊抱住我 隔著衣料摩擦著我的雙峰 一邊揉扭著一邊抓緊

我的呼吸隨著他的收緊而變得深沉

『我還想喝』迷糊的舔了唇 還貪戀那火烈的滋味

「那妳得付出點代價才行」他將我轉向他 沉甸甸的腦袋無法運轉 我下意識往他臉上啵下去 然後跪坐在他面前傻笑

「小笨貓」他笑著拿起玻璃杯 往嘴裡送 接著捧著我的臉貼近

灼熱的酒液竄流 而他的舌順勢溜了進來勾引我的旋轉起舞

環抱我的手早在我沈醉其中時拉下洋裝的拉鍊 輕易彈開我的內衣

他趁勢往下侵佔我的頸 我的鎖骨 我的肩

也許是酒精的影響 他所吻過的地方都變得灼熱又冰涼 我的腳趾不自覺收緊 身體深處渴求著更多

我低頭動手嘗試解開他的褲頭 卻引他發笑

「小貓 不行」他抓住我的手 往我手後環住 我緊貼著玻璃 就這麼受他吻著

『我想要那個』我嘟嘴 不滿遭到逮捕

「妳不是想嚐嚐曖昧的滋味嗎 我教妳」他的眼神帶著危險的戲謔 卻又那麼吸引我

他輕鬆扯下我的洋裝 就這麼落在我被禁錮的手和小腹上

他一邊吻著我燙紅的肌膚 一邊輕撫我的裸背

被他碰過的地方都像是有道電流竄向小腹 我嘗試夾緊雙腿 他卻強行嵌入 我忍不住在他大腿上磨蹭

他卻咬了我一口

「貼好」我緊咬著下唇 貼緊玻璃 跪著的小腿有些發麻 我卻仍然感到愉悅

我的視線落在他胸口的刺青上 享受著他的愛撫 不禁呻吟

他拉開我的內褲 發現我的濕潤 手指探入我的蜜穴 我嬌喘出聲

『啊啊….嗯….』

聽見我的聲音 他像是受到鼓舞一般 動作變得粗暴 我卻止不住聲浪

情慾像浪花一般一波又一波打向我

「原來 妳比較喜歡調教啊?」

我想反駁他 卻無法從慾望的漩渦裡脫身

我指甲嵌進他的手掌 隨著他的抽送 我的身體逐漸緊繃

『啊啊….還要…..』我的身體燥熱 卻渴望著更多

我拱起身子準備迎接釋放

他卻停了下來

「這就是曖昧 嚐得到 想要 又得不到」

然後他下床

留下一個迷人的微笑 轉身進了浴室

和得不到平撫空虛而酒醒的我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Advertisement
Ann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