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沈溺在愛慾的漩渦 快感像電流在全身流竄

▲(圖/Shutterstock)

「不說話?那好 我重新教一次我的女孩該怎麼聽話」

 

 

人 用什麼條件挑選另一半?

外型亮眼 事業有成 語氣撩人 還是善解人意?

 

他撇了我一眼 繼續看他的報告

「馬斯洛需求理論」

什麼?

 

「妳輔修修假的逆」

他摘下眼鏡 翻了我好大的白眼

「當妳滿足基本條件 妳會找跟妳匹配的人相處 久而久之 若只有其中一方在進步 就容易引起高層面對低層面的不滿 進而起爭執」

「而當妳對現況感到不滿足時 妳會為了想往更高的需求層面走而精進自己」

『講人話』

回家真的很不想動腦思考

 

他嘆了口氣

「人總是從最容易滿足的地方開始 外表 金錢 接著年紀越大 越講求心理的匹配」

『所以 你的需求是什麼?』

「妳」

『我的什麼』

「全部」

….這男人

「尤其是身體」

更正 是野獸

「妳的問題問完了 接下來換我了」

他優雅的放下他的平板 笑得很陰險

「為什麼妳昨天熬夜還偷吃泡麵」

他側過身撐著頭看我

我想說…廢話當然是因為肚子餓

不過我不能 因為會被揍

所以 我 決 定

 

逃跑

 

「嘖 站住 喂!」趁他不注意我抱著平板拔腿就跑 往離我最近的書房衝然後反鎖

「死孩子 我給妳十秒鐘開門 妳看著辦」

正當我坐在他的辦公椅上轉圈圈

聽著他數到三時

我聽見鑰匙開門的聲音

 

完了我忘記藏鑰匙了

 

喀一聲 門開了

他的臉色比上一次業務賠錢時還臭

『我…』

「閉嘴」

他走近我 抓起我的雙手壓在兩邊把手上

「有沒有說過我在時不能吃泡麵?」

『…有』

「那有沒有說過餓了怎麼辦?」

…誰好意思叫你起床

「不說話?那好 我重新教一次我的女孩該怎麼聽話」他氣勢逼人

他往後靠向書桌 舉起雙手脫掉T恤

看著他厚實的胸膛與線條分明的肌肉 我偷偷吞了口水

即便每天在看 都還是覺得養眼

 

他將黑色的皮帶抽掉 捲起 放在桌上

接著 他手指微勾示意我起身 與我換位置

「坐上去 雙手撐在後頭」

我認份聽話的坐上書桌 他將我的長褲脫下 並且將我睡衣上的紐扣一顆一顆打開

 

他坐回椅子上 拉開褲頭拉鍊 將半軟的分身掏了出來

用他細長的手指握住 輕輕搓揉 悶哼著

我看著他的分身逐漸被喚醒 只是看著 我卻不自覺的夾緊雙腿

 

「知道嗎 我只要看著妳就能射 貓咪」他一邊套弄著 一邊用他勾人的眼神誘惑我

「我恨不得現在就幹死妳」

我想起身 卻被他厲聲斥喝

 

「坐好」

我咬著唇 看著他 卻摸不著他的下一步

「乖 把腿打開」我照做

他起身 伸出手指 一邊用指尖輕刷我的乳尖 引我輕顫

一邊讓他腫脹的肉棒輕頂著我的深處 然後滑開 不斷重複著

我的呼吸漸漸變得沈重 快感像電流在我全身流竄 最後全通往下腹

受他一次次調教後變得敏感的身軀 下意識的回應著他所有動作 深處不斷收緊

渴求著門外的野獸臨幸

『Leo…我知道錯了…別這樣欺負人』

 

「我是誰?」他低沈的聲音 緊勾著我的心跳酥麻全身

即便許久未見 我仍清楚記得這個狩獵般的眼神

『主人』

 

他嘴角一勾 退開身子 手指越過布料闖進我的花徑 我輕喘出聲

我緊繃著身子享受他規律的抽插

他卻在我快嚐到甜頭時 抽出 坐回椅子上

 

「自己來 我要看妳滿足自己」

 

我看著他硬挺的分身 伸出手 愛撫自己

先是閉上眼 想像著他的大手 包覆著我的酥胸 輕柔的收緊再搓揉

接著一手往下 先是揉捏著花蒂 沈迷那受深處牽引的快感

滑過那滑潤的洞口 像是被吸進去一般 我勾起手指 刺激著那敏感又私密的點

 

不夠 遠遠不夠

 

睜開眼 我看著他 想要他那粗大的分身所帶來的滿足

「妳把我的書桌弄濕了 想要嗎?」

我點頭 不斷磨蹭著私處

 

他站起身將我抱下書桌

「轉過去 趴好」我聽話照做 轉身期待著他的填滿

 

他扶著我的臀部 不斷來回撫摸著

「妳這叛逆期的小貓」

啪!

 

響亮的聲音隨著疼痛感渲染開來

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

他用力插入我的深處

『哈啊…..』

頂進深處的酥麻感瞬間征服我的身體

他卻不再動作

我著急的扭動身軀

 

「在我插妳的時候 好好反省妳做錯什麼 第一點」

他頂入

『嗯…對不起…嗯啊…我不聽話』

抽出 又再次深入

『對不起…我不該逃跑…』

 

我深受這緩慢的節奏擄獲 為了要求更多 試圖在不斷空轉的腦袋裡抓回理智

「嗯…還有呢」

他用力一頂

『啊…我、我不該鎖門…』

「好 乖孩子」

他揉揉我的髮 聲調變得溫柔

 

接著加快了速度抽插 交合的啪啪聲與我的浪叫聲激烈迴盪在書房裡

我沈溺在愛慾的漩渦裡時

他將我抱起 往後坐上椅子

 

接著將我雙腿打開 插入

『嗯啊Leo…不要…這樣、這樣好丟臉…』

「噓 這是懲罰 自己抓著 不准合起來」他將我的手抓去固定在我的雙腿上

感受他一邊抓著我的胸 一邊揉捏著花蒂

快感太過刺激 找不到支撐點的我只能靠在他身上任由他擺佈

『插太深了…啊啊…不要啦…』

 

「我要內射」

『不、不行…月經才剛走…』

「不管 反正妳我是娶定了』

我腦袋一空 快感佔據我的思緒 徒留顫抖的雙腿與不斷痙攣的深處

 

我們 用什麼樣的條件挑選另一半?

一個懂妳在想什麼的眼神

一個能輕易征服妳的動作

一句足以讓妳窩在他懷抱裡不出來的話

還有 滿足所有條件後形成的默契

 

下次 我會記得把鑰匙一併藏起來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