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誘人邀請:只跟我做,在床上臣服於我

▲(圖/Shutterstock)

「我沒有和別人共用的習慣」L這樣說。認識一個多星期,上過一次床,是L說他想約炮,我想我大概也沒什麼損失,就答應了。只是做愛,有什麼東西可以支撐激情?和陌生人的新鮮感,他的溫柔體貼,他腹部和手臂的肌肉,而他想的原來是佔有慾、征服慾嗎?如果妳跟我做愛,就只能跟我。

我道歉,對不起。不上不下的炮友關係,有點喜歡對方,但談不上投入,我跟L說我滿厭倦這種關係,除了約愛,什麼都沒有。他說他會盡力讓我開心,想去哪裡玩,去哪裡走走,聽妳說話,妳如果喜歡我,自然不會去找別人。

做愛的時候他總是緊緊把我壓在床上。他身材結實,力氣又大,按住我的手腕咬我乳頭,我覺得痛,但只是叫,陰道裡一陣緊,湧出淫水。他挺起腰桿插進來,也是抓著我的手,小穴被硬挺的陽具進出,又熱又辣,我連不要都講不出來,只能用盡全力呻吟。那時候我真的覺得臣服於他,只跟他做愛,多誘人的邀請,和他做了我再也無法跟任何人做,讓他主導,他在上面我動彈不得,沒能擁抱他或是主動親吻,我就是「躺著被他幹」,和他做就是這麼一回事。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