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誘人邀請:只跟我做,在床上臣服於我

Share

「我沒有和別人共用的習慣」L這樣說。認識一個多星期,上過一次床,是L說他想約炮,我想我大概也沒什麼損失,就答應了。只是做愛,有什麼東西可以支撐激情?和陌生人的新鮮感,他的溫柔體貼,他腹部和手臂的肌肉,而他想的原來是佔有慾、征服慾嗎?如果妳跟我做愛,就只能跟我。

Advertisement

我道歉,對不起。不上不下的炮友關係,有點喜歡對方,但談不上投入,我跟L說我滿厭倦這種關係,除了約愛,什麼都沒有。他說他會盡力讓我開心,想去哪裡玩,去哪裡走走,聽妳說話,妳如果喜歡我,自然不會去找別人。

做愛的時候他總是緊緊把我壓在床上。他身材結實,力氣又大,按住我的手腕咬我乳頭,我覺得痛,但只是叫,陰道裡一陣緊,湧出淫水。他挺起腰桿插進來,也是抓著我的手,小穴被硬挺的陽具進出,又熱又辣,我連不要都講不出來,只能用盡全力呻吟。那時候我真的覺得臣服於他,只跟他做愛,多誘人的邀請,和他做了我再也無法跟任何人做,讓他主導,他在上面我動彈不得,沒能擁抱他或是主動親吻,我就是「躺著被他幹」,和他做就是這麼一回事。

和他做愛,躺了好久我才從高潮中恢復,兩頰泛紅發燙;我確實想過一直窩在他的床,深深陷進去,獨享這個人的一切,名不正言不順的佔有。但我卻起身離開,自己回家,隔天就沒有這種感覺;才過兩天,睡前我躺在床上,手伸進內褲,發現唇瓣濕潤,我拿按摩棒插進去,手淫好久好久。

慾望比想像中更大。

我答應你的事情哪件沒做到,再給我一次機會,我告訴L。到他家附近等他來接我,他帶我回租屋處,一路上什麼也沒說,進到房裡,我褪去衣服,只留小丁在身上,他之前說他喜歡的。他解開褲頭,把手伸進內褲,掏出硬挺的肉棒,我跪在他兩腿間,張嘴含住龜頭,用舌頭仔細地舔,上下吞吐;他按住我的頭,陰莖頂著我的喉頭,我退出來,告訴他,我以後不敢了,我只要你,只想被你幹。

他站到我身後,就在地上,要我趴著,屁股翹高,壓著我的頭,丁字褲拉開就插進來。他拍打我的臀部,要我乖,要我聽話,每一下都頂得很深,小穴裡灼熱疼痛,抽送幾次淫水就沾濕他的胯下;他拔出來,用手指進入,愛撫一下子我就失禁,我全身發抖,跟他求饒,他把我抓到床上,壓著我進去,緊抓我的胸部,挺起身體狂幹。

我甚至不記得他什麼時候射精,只感覺下體疼痛,頭也很暈,哪裡被他壓著或揉捏的地方,皮膚泛著紅色。

我裹著他的被子,閉起眼睛,這一刻要對他忠誠也好,臣服於他也可以,什麼都照他的意思做,可以乖,可以聽話,我深深陷進去。這次不再離開。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Advertisement
黛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