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和床伴才有的激情:愛愛是我們唯一擁有彼此的方法

▲(圖/Shutterstock)

「要不要和我見面?如果你願意的話。」大概三個月了,我單方面和他斷了聯繫,上一次見面約在房間,離開之後覺得再也不要這樣,不要和他做愛卻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要和他之間只有性沒有其他回憶。但現在我後悔了。

他習慣進房間後給我一個擁抱,我都還來不及伸手環抱他,他就放開我,然後提議分開沖澡。我褪去自己的衣服,站到淋浴間裡沖水,壓抑即將和陌生人上床的不安,我撫摸自己濕滑的私處,我是想要他的。

裸身走到床邊,他過來吻我,我躺下來他壓到我身上,他不太讓我碰他,沒能親吻他的耳朵或頸部;他喜歡用手指愛撫我裡面,用力幾次我就忍不住失禁,把床單浸濕一大塊,快高潮之際他跪在我臉旁邊,我含住他硬挺的肉棒,仔細舔著龜頭,上下吞吐,他揉捏我的乳尖,加重手指觸碰的力道。他愛我含著他的陽具一邊嗚咽,把放肆的呻吟擋在喉頭,只能從嘴角吐出細細的叫聲;快受不了的時候我會縮起身體,他按住我的大腿,要揉我的陰蒂又要把手指伸進小穴,他要我張開雙腿直到高潮,他才會戴上套子壓上來。

三個月不算久,他說話的聲音、每個動作、身上的氣味都讓我感到熟悉。沒有追問斷了聯繫的原因,沒有花太多時間了解中間的空白;他走在我前面,高瘦的身形,每一步都踩得很輕,穿過旅館的走廊,到房間門口。當初我想捨棄的事情又被我撿回來。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