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春畫/日本美術裡的性與愉悅 一窺江戶人的日常性生活

Share

說起春畫,尤其是指浮世繪的春畫,明治中期以後的大眾只注意到畫中大膽的性描寫,所以把春畫視為低俗、猥褻,不堪入目的東西,而現代的一般人則把它看成是江戶時代的色情圖片,認為它只是為了刺激好色男子的情慾而存在的產物。

Advertisement

上述這種看法,在明治時代接受西化潮流的過程中,幾乎已成為一般的定見。不過最近卻有研究結果顯示,江戶時代的春畫並非只為好色男子而作,當時的許多男女老少,不分身分貴賤,都喜歡欣賞春畫。換句話說,江戶時代的春畫原本就是提供眾多「成人」一起開心玩賞的東西。

如果我們拋棄偏見,改以正面態度欣賞日本春畫,就能清晰地分辨春畫跟現代色情藝術的明顯差異。這種差異大致可分三類:第一,色情畫的主題以女性為主,春畫裡的人物則是男女都有,而且男性的臉孔跟性器也跟女性一樣描繪得非常精細。

第二,色情畫的主題都是具有性魅力的女性或男性,春畫的主題則包括各種身分地位的男女,從幼兒到性意識剛開始萌芽的少男少女、已婚中年男女、上了年紀的男女……各年齡層都有。

第三,浮世繪春畫的畫面裡附有一種獨特的說明文字。大家在鑑賞畫作的同時,不妨閱讀一下這些說明,各位就會發現,浮世繪春畫的世界裡處處充滿「笑點」。因為春畫是從歡笑的出發點描繪人類的各種性行為。這種春畫獨具的特色,在全世界色情畫世界裡應該都是獨一無二的。

在這本書裡,將以「成人」的角度向各位介紹春畫的特色。

弟弟睜開眼,老公的小弟弟也醒了

這幅畫是溪齋英泉的情色繪本裡面的一張。溪齋是江戶後期極具代表性的浮世繪師。這幅畫的構圖跟第一圖非常相似,同樣也是「川字睡姿」。不同的是,這幅圖裡並沒有關於場景的說明文字,而是詳細地記載了畫中人物交談內容。讀完這段紀錄,我們才明白這對夫妻原來說了這些話:

夫:「喂!老婆,快起來啊。弟弟醒來嘍。妳看!我的小弟也起來啦。哎呀!老婆,趕快起來呀。」

妻:「喔,嗯,啊呀,幹嘛啊。弟弟醒了嗎?來,給他餵奶吧。」

夫:「喂,小弟弟變成這樣了。快,轉過去,一面給他餵奶,一面從後面進去吧。來,快把屁股擺好。」

妻:「哎唷,小聲點吧。先把弟弟弄睡以後,我再過去。從後面進來沒什麼感覺。哎呀呀,你這樣用蘑菇頭擦來擦去,我開始有感覺啦,哎唷喂,啊,要進去就快點吧,喔啊,嗯嗯嗯,乾脆點吧。嗯,嗯……。」

夫:「今天晚上讀了那本《四十八手後朝雙紙》,實在忍不住啊。」

看了夫妻兩人的對話,觀眾才恍然大悟,原來畫中場景雖然跟第一圖相同,都是「川字睡姿」,但是畫中講述的故事卻完全不同。這對夫妻跟孩子三人一起正在睡覺,需要餵奶的幼兒醒了,接著,丈夫的小弟弟也醒了。孩子一睜開眼就把小手伸向母親的乳房,父親也把手伸向妻子的乳房,當然父子兩人各懷不同的心思。更有趣的是,畫中這對父子的小弟弟竟以相同的角度昂首矗立。當然,也是出於不同的理由。文字裡丈夫提到的《四十八手後朝雙紙》是當時非常流行的一種色情繪本,應該就是畫裡攤在枕畔的那本書吧。

剛洗完澡,丈夫滿意

第一幅畫裡,一對男女正以大膽的姿勢進行性交。他們身後有一座鏡台,兩人身上的浴衣都已凌亂不堪。畫面前方的竹屏風上掛著一件女性和服,可能這女人剛剛洗完澡吧。旁邊的說明文字寫道:

丈夫:「湯妹妹這句話真有道理。啊!吸進去了,吸進去了。」

妻子:「哎呀,小聲點吧。啊,真是……。」

由這段文字可以看出,女人的確是剛從浴室出來。而男人所說的「湯妹妹」,是當時一般公認的看法,大家都認為,男女做愛時如想獲得快感,剛泡過湯的妹妹比較能讓男人滿意,剛喝過小酒的弟弟則能令女人高興。所以當時有一句成語叫做「湯妹妹酒弟弟」。

第二幅畫的作者是歌麿,描繪的也是同樣的內容。場所是在家中沒鋪木板的泥地上,一個大木盆裡裝滿了熱水,女人正在盆裡洗澡,男人粗魯地脫掉浴衣,身上只剩一條丁字褲,就想撲過來跟她做愛。旁邊的說明文字寫道:

妻子:「怎麼能在這種地方做啊?」

丈夫:「剛泡過湯的妹妹,趁此機會,我要在面容清晰的洞裡大幹一場。剛好我

也喝了一杯,我們這才是真正的『湯妹妹酒弟弟』嘛。比較嚴肅的說法,叫做『湯開酒陰莖』,是從中國傳來的呢。」

妻子:「明白了,哎呀,放開我啦。」

歌麿筆下的性愛場景裡,男人總是比較饒舌,這也是歌麿春畫的特色,不過這幅畫令人意外的是,「湯妹妹酒弟弟」這句話竟然是從中國傳來的。其實,就像古今東西的男人都一樣,以女性出浴為主題的繪畫,也不僅限於浮世繪春畫,西歐的近代繪畫裡也能常常看到女性沐浴的鏡頭。

正月遊戲 撞得好痛快,遠勝羽子板

畫面中央有一對男女正在做愛, 男女的身體佔據了畫面的大部分,女孩頭上插滿華麗的髮飾,青年的頭頂還沒剃髮。畫面後方的右側有一面棋盤,上面擺著棋子,還有叫做「三方」的高腳木盤,上面擺著橘子、伊勢龍蝦、栗子等

飾物組成的新年裝飾,這種裝飾叫做「蓬萊飾台」,畫面後方的左側還有新年常玩的遊戲道具手鞠球、羽子板和羽毛毽,一望即知,這是一幅新年遊戲圖。旁邊的說明文字寫道:

男人:「雙六是我贏了,按照我們約定的,該妳在下面啦。睡了一夜醒來,好暖和,感覺超棒。啊!好!好棒!」

女人:「我覺得跟你這樣在一起,比玩手鞠球、羽子拍或雙六更開心呢。你絕對不能變心喔。我要告訴母親,一定要當你老婆。啊!真是,太……喔!喔!呼……呼……」

這幅畫裡的人物與場景設定跟前圖一樣,都很像是「第十圖」的續集。「第十圖」的那對男女一起編織的新春第一夢,彷彿在這幅圖裡具體實現了。但如果閱讀這幅畫中的說明文字,我們從兩人的用字遣詞發現,女孩竟是這戶人家的女兒,青年則是她家的傭人。

青年說「睡了一夜醒來,好暖和,感覺超棒」,可見這兩人在除夕夜就已享受過性愛。一般習俗把新年第一次做愛叫做「姬初」,從畫中情景看來,這種行為並不限於夫妻,男女朋友或未婚夫妻之間在新年第一次做愛,都可以叫做「姬初」。而當時民間流行的各種新春遊戲,也給年輕男女提供了公開同樂的機會。

本文出自《春畫》 健行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健行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