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情慾羅曼史

城市墮落天使(6)

▲(圖/Shutterstock)

我猜想你大概多半時間都忙於工作,所以不常傳訊給我。偶而收到你的訊息,其實是很開心的。因為我們聊得來,和你聊天也沒有壓力。

你和砲友不一樣,我和Rocky就不太聊天。只有約會的時候聊一下子,多半時候都是各過各的生活,當他傳訊來或我傳訊去的時候,我們就知道要約了,不用刻意醞釀什麼感情和親密感,雙方都有默契。

我們聊天的內容也不鹹濕,你也會關心我的工作和生活,真的就像個Daddy一樣。戶頭裡一筆三萬元的收入,讓我們的關係變得真實了起來。

「妳買了什麼?」

「沒有買什麼。」

「沒有去買包還是買鞋?當Daddy送妳的禮物。」

「沒有。要送我就陪我去逛啊!」

「我……不是那麼方便陪妳趴趴走呢!」

「也是,豪門名人都還是小心點比較好。」

「我也不算什麼名人。」

「那你叫什麼名字?說來聽聽。」

「就叫我Kevin。」

什麼樣的顧忌我不知道,但你就是不願意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想想不說也罷,我們畢竟是「交易關係」,不是「交往關係」。再怎麼親密,你也只是一個過路客而已。

我總是不自覺查看手機有沒有你傳來的訊息,有些時候有點失落。因為我完全無法主動聯絡你,這可能是和戀愛最不一樣的地方。拍了照片存在手機裡,生活的所見所聞暫存在心裡,都得等你找我聊的時候,才能分享給你,用著已過期而不太即時的心情。

以寫故事為樂的小惡魔系女子,立志成為「都會男女情慾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