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床上搶愛(3)

▲(圖/Shutterstock)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其實連做愛的模式都不容輕易改變,尤其一方稍微多了些細微變化,或是突然多次性趣缺缺,都能讓另一人的警報聲大作。

 

就像張祥從來沒有幫宇晴口交過,現在主動這麼做難免讓宇晴大起疑心。學生時代就交往的他們,對於性愛還是相對保守跟被動的,即使在精力旺盛的年紀,兩人做愛的流程與姿勢都不曾有太大的嘗試。兩小無猜的擁吻緊接飢渴難耐的愛撫,偶爾幾次要求的「角色扮演」,已經是宇晴最大的底線。如果沒有特殊主題,每每都是肉棒硬了、脫光衣服,宇晴就乖乖躺好讓張祥挺入,鮮少有宇晴主導的時候。

 

因此,宇晴馬上感受到張祥不再是當初男孩了,還有手機多了她猜不到的密碼設定,睡前一通電話變成一週一通的問候。

那天的兩個月,宇晴受不了提出分手,她想了兩個月也無法釋懷跟挽救這一切,心碎開口卻只換來張祥的一口答應⋯

 

「或許我們都變了。」張祥在對話最後補上這一句,宇晴握著手機躲在被窩裡嚎啕大哭。她不是真的想分手,可是兩個人從當初大學的無話不談,到現在一句話都談不來,她真的也累了⋯

 

至於張祥呢?玩性大發的他,自從來到一群女人和同志的工作環境裡大受歡迎,還在一次下班唱歌的場合裡摸了好幾對主動送上的胸部,讓本性好色的他徹底解放,依照班表約好每一次放假,就為了和不同樓層的櫃姐上床。

 

所以人說:「再甜蜜的情侶也敵不過男人的好色」,他們就這樣分開了。

張祥很快就學會哄騙這些櫃姐的招數,除了芬妮以外對他來說都是隨時能結束的砲友,他明白大部分的人都不想為了爭風吃醋丟掉工作,他當然也不想。可是曾經當過「奴」的芬妮,對性生活剛開始解放的張祥來說太刺激了,芬妮一舉一動都像設計好的,而張祥就像遊戲裡的玩家,依照故事發展享受跟體驗就好。

 

很快的,張祥把大部分的假都跟著芬妮排,真的沒有一起休假時,他才會興起找找其他放假的櫃姐,填補他止不滿的性慾。

 

只是他們的關係很快就開始被人議論,有的人是吃醋眼紅而造謠,整棟百貨公司的人都避他們避得遠遠的,和芬妮在同一層樓的張祥,很快就因為謠言來到主管耳朵裡,逼著他調到其他樓層。

 

「到底憑什麼?」張祥氣呼呼地說。

「他沒有資遣你就不錯了。」芬妮站在鏡子前用纖細的手指梳起頸子上的髮絲,拿掉咬著嘴上的髮圈,再從容地說著,從頭都沒回頭瞧一眼張祥。

「什麼意思?」張祥走到芬妮身後,握著她修長的頸子,用威脅的語氣問她。

 

床上搶愛(1)

床上搶愛(2)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