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床上搶愛(4)

▲(圖/Shutterstock)

在芬妮面前,張祥總是很容易失去控制,太習慣宇晴的包容和默契,相較之下芬妮講話伶牙俐齒又令人摸不透想法。張祥每次看她瞪大了眼睛說出挑釁的話,可愛又可恨的模樣反倒讓他無法招架,越是激起征服的慾望。

 

但他也沒有因此真的離開宇晴,他還是會跟宇晴互道晚安,下雨了問她有沒有帶傘,只是宇晴不斷追問何時能見面,張祥都已讀不回。

 

5月20日,是宇晴跟張祥的週年紀念日。宇晴一早就在張祥家門口等著,手上拎著早餐想給他一個驚喜,而果不其然,這舉動讓原本就已經動搖的張祥,忍不住吻了許久不見的宇晴。

 

「你知道呀?」宇晴害羞地問。

「嗯。」張祥只是抱著她,沒有多說什麼。

「那⋯晚上可以見面嗎?」她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臉頰貼著他的耳朵,好親暱的觸碰。

「嗯⋯」他簡單地回答,把宇晴抱得更緊了。

 

當天晚上宇晴來到張祥的住處,早上還沒結束的舊情復燃再度上演。他們點著蠟燭跟書桌檯燈,在床上光線顯得更微弱了,可是再熟悉不過的身體,不用看都能在接吻同時脫掉彼此的衣物。

 

他們對肢體的纏綿毫不保留,忘情地、狂放地將身體緊緊抱住一起,唇齒之間混著交纏的唾液,兩人都閉著雙眼沈溺於親吻的快感,他用勃起的肉棒上下頂她的陰部,而她拱起了腰背前後擺動,呼應他的攻勢。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