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無處宣洩的壓力 用獸性的歡愉來毀滅

Share

「我最近唯一想做而且做得到的事就是幹死妳」

Leo最近脾氣很差 不及格的那種

以往的Leo總是一派從容應付

於上必須嚴謹 於下必須冷靜

新來的空降菜鳥在這三個月來 不停挑釁他的好脾氣以及忍耐力

這種情況似乎已經讓他覺得煩躁了

不管他 反而讓我見識到另一面的Leo

有點新鮮

「我大概只有見到妳的時候才勉強是個人」

照慣例的等他下班 接收他迎面而來的一吻 他摟著我往停車場去 搖著頭說

「妳進辦公室的時候他在我面前稱讚妳身材很好 這不是視姦是什麼」

『你也很常用視線剝光我』

他開著車 仍舊抽空瞪了我一眼

「我要告他妨礙家庭」

『可是他沒有妨礙什麼』

「閉嘴」

『而且 你也還沒有家庭…』

「閉嘴」

他又瞪我 不過看痞子吃癟 很爽

他似乎想到什麼 嘴角微揚

「明天休假 妳想不想喝點小酒?」

酒精 酒精 酒精 酒精

頁數: 1 2 3 4

Advertisement
Anna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