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床上搶愛(5)

▲(圖/Shutterstock)

芬妮一直都不是好惹的,尤其是跟她爭搶的時候。當張祥電話遲遲不接,她邊打電話邊跳上計程車直奔張祥住處。

 

張祥一發現手機數通芬妮的未接來電,內心忐忑不安,他當然很在乎芬妮,只是又忍不住放開眼前裸體的宇晴。

 

可是當宇晴開口問了一個問題,張祥的理智馬上現形,斷然要宇晴離開。

 

「我們算復合了嗎?」宇晴側躺面對坐在椅子上的張祥,一臉怯懦地問。

他沒接話,他當然接不出話,他正煩惱芬妮會不會直接殺過來找人,又要用什麼理由趕宇晴回家?

 

這時候就知道一個男人的渣,不是來自他多勤勞和不同人搞曖昧,而是他懂得接受女人的主動跟不負責任的態度。

 

宇晴見狀感到尷尬便起身開始穿衣服,可是心裡期待著張祥會伸手阻止並挽留她,只是到她穿回所有衣物時,張祥露出懊惱的神情但仍不發一語,還跟著宇晴的腳步一起來到門口,一副「慢走不送」的預備姿勢,令她心碎欲絕。

 

「我們剛剛不是還很好嗎?!」宇晴耐不住了,說完還推了張祥一把。

「對不起⋯我現在真的沒辦法⋯」他一把抱住宇晴,還心疼地親了她的額頭,彷彿全部的錯都與他無關,每滴眼淚都不是為他而流。

 

「妳先回去,我想靜一靜。」張祥說,他其實根本沒有要想什麼,只是怕被抓包就兩頭空了,想不到辦法只好趕宇晴走,而宇晴怕自己再追問會造成反效果,摸摸鼻子就退出門外,眼巴巴地看著張祥把門關上,和追趕而來的芬妮擦身而過。

 

芬妮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她雖然在床上是「受」,喜歡扮成寵物對張祥撒嬌,任張祥凌虐調教,可是下了床她就成為主導者,在張祥面前任性妄為,就因為她知道他們在床上是最適合的一對,張祥不可能沒有她。

 

當芬妮一臉氣沖沖來到,張祥先是連聲道歉,又扮成寵物逗她開心,可是無論芬妮怎麼追問「是不是有人來?是不是前女友?」時,他都一臉疑惑地帶過問題。

 

「妳準備好了嗎?」張祥見狀先發制人,這句話就像是密語,她馬上就懂了,並馬上跪坐在他面前。

「我隨時都準備好的。」剛剛頤指氣使的芬妮突然變成小僕人般答話。

「我今天要把妳綁、起、來。」他的語調變得低沈平穩,就像韓劇男主角的中文配音,好聽但有一點距離感。

她將兩手伸出來交給他,他起身從抽屜拿出一條深藍色格紋的領帶,走到她身後。

 

「手交給我。」他說。

她將兩手往後一伸,馬上被他抓住了手腕,用那條格紋領帶綁在一起。

「會痛嗎?」他問。

「不會。」她回。

他把領帶拉得更緊,她的手腕交疊無法動彈,他拿出玫瑰造型的口球讓她咬著,她的嘴就像生出了一朵鮮紅玫瑰花,無辜的神情與五分鐘前相去甚遠。

 

「趴下去。」他說。

於是她兩手綁在背後,跪姿的方式趴到床上,只剩下屁股高高翹著。

 

床上搶愛(1)

床上搶愛(2)

床上搶愛(3)

床上搶愛(4)

 

Mrs.L 好攝戀人

喜歡畫畫攝影裝個文青妹,卡在不上不下的年齡,誰跟你非禮勿看勿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