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從肉體建立的關係,要怎麼走一輩子?

▲(圖/Shutterstock)

『男人到了一個年紀,不知道為什麼 會突然想和身旁這個人,就這麼攜手走下去,一輩子就只有她一個人。可是過了那個年紀之後,就再也沒有這種衝動。』

 

忘了在哪裡聽來的這麼一段話,我現在就很有感觸。

我曾經有想過,就這麼和一個人走一輩子,但現在想起 ,這提議根本就是找死。

看著她睡著的背影,正想著等她醒來該怎麼起頭。

 

這場關係一開始就是從肉體建立的。

 

是的,我想要她,她很迷人,昨晚驗證了她的確是尤物,但我就只是想要她。

我並沒有打算停留,冷靜下來後想想更覺得不該沾染剛失戀的女人。

移情是種慘烈的結局。

 

當我想著該怎麼開口時,她醒了。

「早安。」我預想過好幾個版本接下來她會怎麼做,開心、驚慌、大哭、要求我負責、或者要我給個交代。

但她只是轉過身看著我,就只是看著

看到我都感到不知所措,甚至想著要不要提醒她,她現在正裸身跟一個昨晚才剛歡愛完的男人相處。

 

他媽的。

 

『你怎麼還在這?』大小姐總算開了金口

……等等,我有聽錯嗎?

What?

『我和你不過共享一夜,應該沒熟到要一起吃早餐吧?』

嗯?

『如果沒別的事我想換衣服,請你迴避可以嗎?』

蛤?

這女人淡定到我現在懷疑昨晚到底是誰被誰吃了。

我煩躁的點起菸,這客廳應該可以抽菸吧?看著門旁那個醜得要死的花瓶,我想著她該不會是欲擒故縱?

還是我在作夢?

不可能,臉頰會痛。

 

我聽見她拉著行李箱走出來,從皮包掏了幾張鈔票擺在桌上準備走人。

我連忙起身擋住她的去路。

『還有什麼事?』她看起來脾氣很糟,女人都有起床氣嗎?

「我想討論一下我們接下來的關係。」對,這點很重要,我不想後天進公司就被碎語干擾,雖然我從來就不在乎,不過我有偶像包袱。

『你不會認為我覺得你對我有意思吧?』

呃……

『我不相信一見鍾情,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也只證明你膚淺,我更不想與你有交集,所以沒什麼好討論的,讓開。』

哇喔,我昨晚表現不好嗎?

她離開了。

而我一個人吃完旅館提供的早餐。

 

我開始懷疑我的魅力是否低迷,於是我決定晚上再進行一次討伐。

當我告訴文來龍去脈以後,他只是用一種我吃癟的眼神看我。

要不是他比我大隻我一定揍他。

那眼神。

晚上我們再度來到酒吧,這次我沒有走向吧檯。

我和文兩個人開了桌,並且擺上三隻威士忌,過不了幾分鐘,蝴蝶飛來了。

一個女孩試探性的站在我眼前向我攀談,我一手拉過她坐上我的大腿,她嬌羞的任我逗弄,三分鐘便繳吻。

她不停在我褲襠上磨蹭,雙手環繞著我的頸項,把玩著我的短髮。

「妳不怕我就這樣把妳帶走?」對於第一次見面的男人毫無防備的女人,我感到好奇。

『你是Leo,你和你的朋友我們都認識。』嗯哼,這個答案滿足我的自尊心,我獎勵般地落下一吻。

嚐到甜頭的女孩更不安份了,就這麼隔著褲襠磨蹭著我的分身,美女主動,沒有不幹的道理。

 

我帶她上樓,保全還是昨晚那一個,一進門,她便朝我身上撲,我把她拉開,示意要她洗澡。

既然我的魅力不減,難不成我的利刃鈍了?我認真思考著,一手開了冰箱的紅酒。

過不久女孩出現在我眼前,我搖著酒杯,靜待她的動作,果然沒讓我失望,她低下身替我寬衣,小手在我胸口磨蹭,一邊伺候著我的乳頭她一邊拉下我的褲頭。

她眼神勾人,拉下我的酒杯輕啜,接著伏在我的分身前,一邊用她靈動的大眼向我調情,一邊套弄著我的老二。

接著她一口含住我的分身,我感覺到冰涼的紅酒在她口中流動著,她一邊吸允著我一邊吞下紅酒,冰與火的交纏著實令人難耐。

 

我將她放倒在床上,看著紅色的細流墜落並滑下她的肌膚,丟開玻璃杯我握著她欲抵擋的雙手往上固定,並俯身品嚐著。

我在她乳頭上繞圈,在她輕喘時含住並大面積的舔過,她叫的更是放蕩。

我的手往下探勘,她早已泛濫成災。

我輕揉著她的荳荳,享受著她美妙的叫聲,接著手指在她洞口淺淺的滑步,我知道她想要,但我偏不給。

『Leo求你了、快進入人家嘛!』她難耐的摩擦著我的手,我故意忽略,直到她受不了的想起身,我便一口氣插入。

她放浪的叫著,我的手指憑著經驗摳挖著她的小穴,毫無規律的淺插再深入,她摸不著我的節奏,在每一次進入感到更甚刺激。

接著她哭喊著要我進入,而我只是站挺身子看著她。

「想要就自己動手來。」她聽話的到床頭櫃拿出保險套、撕開包裝套入。

自己便聽話的跪趴著用屁股蹭著我的肉棒,等待我插入。

我撫摸著她圓潤飽滿的屁股,對準後滑入她體內,感受小穴包覆的窒息感,我毫不疼惜的撞擊著她、鞭打她好看的屁股。

『不要、不要了……我要高潮了……』她癱軟在床上,我不滿的重重打了一下她。

「我都還沒射妳投什麼降?」我無視她的抱怨繼續衝刺,感受她聲調逐漸升高。

我感覺到自己緊繃著面臨極限,加速了抽插解放了緊繃已久的高潮。

 

看著床上軟嫩的身軀,證實我的技巧也沒退步。

那麼,為什麼?

 

-Anna

IG:annasay_memostory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