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予取予求的總是女人,那為什麼我要負責?

▲(圖/Shutterstock)

「Leo? 我還以為,不會再見到你呢。」

 

 

幾年前,時間十一點三十分,盛夏裡的某間酒吧。

瑪莉安希爾—down

那純粹的曲調我真的很喜歡。

 

「嗯?這個時期你出現的很不應該。」酒保保羅。

『你再叫這個名字,這間酒吧真的會倒。』面前這個臉蛋稚氣卻比我長了兩歲的男人

他說酒保就該叫保羅。

我嘲笑他好一陣子,笑他沒有落腮鬍,還有名字真的很菜市場。

「Leo就不菜市場名?」

說的也對,不過你還是沒有落腮鬍。

 

「Leo?」

該死。

碰到這個女人就跟殘血遇到刀鋒一樣

心情很差、脾氣很差,就連運氣也很差

 

衰爆了。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L呢?」我的大學同學,姑且稱作Z

『嘿、拜託,我都出現在這裡了,那些好男人的問題可以不要問嗎?』我看著她點了一杯馬丁尼

在好友圈裡,我最不希望讓她知道我被劈腿

 

這女人大學時跟我爭執的情形可不止一次,而且嘴巴真的很賤。

「看來是吹了。」我撇眼看向她

一襲嫣紅的開衩式緊身假旗袍洋裝,將她姣好的曲線呈現的一覽無遺。

 

真是暴殄天物。

『我本來就不是好人,妳想看我更爛嗎?』

「是啊,私生活乏善,我從以前就想問你,你什麼時候開始這麼不可愛的?」

『從我的染色體替我打上兩個叉叉的時候吧,欸妳怎麼不說那些坐在我身上搖的女人不檢點?我又沒有逼她們。』

「因為你就一副斯文敗類樣」她輕晃著酒杯。

潑婦。

 

『…妳結婚的時候一定要記得簽婚前協議書』

「為什麼?」

『因為我怕妳未來老公告妳詐欺,妳這潑婦。』她翻了一個白眼。

很好我贏。

 

「所以,L告吹了?」

在我不耐煩的解釋怎麼被含著眼淚的女人怪罪我不夠體貼時,她空杯見底。

這時候響起楊培安的冷耳光

這耳光真是甩得清脆。

「為什麼不試著多花點心思在女人身上?」又是馬丁尼

『因為我媽跟我說不要相信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她又翻我白眼

很好我又贏。

 

「Leo你身邊不缺女人,但你從來沒正眼看過誰。」

『妳知道女人十歲過後就是隻狐狸了嗎?』

 

醉了。

『我有要求過誰陪我嗎?就照顧好彼此不行嗎?』

 

我醉了。

 

『拿我的愛去消磨她的寂寞,然後再用負面情緒來懲罰我不夠體貼沒有安全感,妳告訴我,我怎麼沒正眼看過誰了?』

 

真的醉了。

 

「我們做愛吧。」

我茫了嗎?

 

「我們都沒有資格定義你的人格,那就都不要為對方負責了,高興就好不行嗎?」她雙手撫過我的臉頰

 

我茫了吧。

 

我一定是醉了,所以這個指尖才這麼溫暖。

 

『608』我扶著額頭離開

這是我第一次告訴酒吧裡的陌生人房間號碼。

為什麼是陌生人?

「在酒吧工作久了,你會發現,進出酒吧的都不是一個人的顯性人格。」保羅說的。

 

我不愛負責,甚至懶得跟誰扯上關係了,所以我的遊戲裡只存在清楚遊戲規則的玩家。

關係,成為女人對我理不清的牽扯。

 

所以我聽著這女人的嬌喘,享受她嫣紅的緊緻,然後忽略任何她的需求。

『想要,就自己來。』我躺在床上低頭俯視她,我要她脫下內衣但不脫洋裝。

就這麼看著她聳立的乳頭撐著布料,然後她白皙的大腿從開衩的細縫中露出,跨上我,為我扭動舞姿。

「Leo…不要這樣折磨我…」她一邊揉著她的雙峰一邊擺動著,我有一下沒一下的頂,換來她聲聲浪叫。

『是妳自己要上樓的吧?求人的態度是這樣嗎?』我將雙手枕著頭,饒富興致的看她糾結的咬著唇。

「拜託…主子…求你給我一點懲罰」她將開衩中間的布料掀起,我倆交合得一覽無遺。

『轉身,跪下。』我起身放倒她,她聽話得扭動著美臀,進入的瞬間被包覆的窒息感,的確珍品。

不愧是有在保養體態的女人,緊緻度完美,皮膚因為興奮而引起潮紅

舌尖饜足的舔舐著她那雙紅唇,真是會勾引人的女人。

 

成功引起我的興致。

 

『妳最敏感的地方在哪裡?』她嬌喘著,似乎沒辦法回答我

『這裡?』我用力一頂,她輕呼。

「啊、等等」

『還是這裡?』我退出分身,對準洞口長驅直入,弄得她軟綿得不停嬌呼。

 

找到了。

 

「Leo!不行!啊…..!」Z開始放浪的尖叫,我知道自己找到了。

憑著感覺與本能,我送她上了天堂,自己也在瀕臨崩潰的邊緣宣洩。

 

是啊,予取予求的總是女人,那為什麼我要負責?

 

-Leo

IG:annasay_memostory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