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予取予求的總是女人,那為什麼我要負責?

▲(圖/Shutterstock)

「Leo? 我還以為,不會再見到你呢。」

 

 

幾年前,時間十一點三十分,盛夏裡的某間酒吧。

瑪莉安希爾—down

那純粹的曲調我真的很喜歡。

 

「嗯?這個時期你出現的很不應該。」酒保保羅。

『你再叫這個名字,這間酒吧真的會倒。』面前這個臉蛋稚氣卻比我長了兩歲的男人

他說酒保就該叫保羅。

我嘲笑他好一陣子,笑他沒有落腮鬍,還有名字真的很菜市場。

「Leo就不菜市場名?」

說的也對,不過你還是沒有落腮鬍。

 

「Leo?」

該死。

碰到這個女人就跟殘血遇到刀鋒一樣

心情很差、脾氣很差,就連運氣也很差

 

衰爆了。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L呢?」我的大學同學,姑且稱作Z

『嘿、拜託,我都出現在這裡了,那些好男人的問題可以不要問嗎?』我看著她點了一杯馬丁尼

在好友圈裡,我最不希望讓她知道我被劈腿

 

這女人大學時跟我爭執的情形可不止一次,而且嘴巴真的很賤。

「看來是吹了。」我撇眼看向她

一襲嫣紅的開衩式緊身假旗袍洋裝,將她姣好的曲線呈現的一覽無遺。

 

真是暴殄天物。

安娜的低語用文字擁抱每個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