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情慾羅曼史

最粗暴的失戀療傷:滑開交友軟體找一個人

▲(圖/Shutterstock)

我本來再也不想寫關於C。只約會過三次,我們就有一點點不愉快,我不喜歡、也不希望自己下筆太銳利,可是如果要把故事說完,還是要提到C。他是我跟H分手後第一個約會對象。

失戀後最粗暴的療傷方式,就是打開交友軟體約一個新對象。才分手兩天,我就找到C,聊過幾句,交換照片和名字,我跟自己說:妳可以就這樣墜入情網,妳會忙著幸福沒空傷心。

那時我剛在左腳踝刺了一朵雛菊,我生命中第一個刺青,C是第一個看到的人。我給他看這個美麗的傷疤,然後告訴他:除了這個傷口,其他地方你都可以碰,我的身體是你的。

他開車來載我就直接開去汽車旅館,在他和櫃檯說話的時候我覺得很不自在;原來我在約砲的時候偷偷希望能變成約會嗎;原來我希望在我允諾他可以觸碰我身體的時候,他會覺得我有點可愛。

他很熱切地吻我,把臉埋進我胸口,先在沙發上親熱一下,然後分開沖澡。他先洗好了,換我進去,我褪去身上的衣服,在淋浴間沖了很久的水,發現自己的私處非常潮濕,不管怎樣,我是想和他做的吧。

後來跟C爭吵的時候我曾說過:「你眼裡根本沒有我」,他反駁,怎麼可能,我當然有注意妳。

C會知道嗎,我們做愛的時候,他很少觸碰我的身體。他總是躺著,讓我趴在他雙腿間為他口交。

我握著他的陽具,低下頭張嘴含住,用舌頭仔細地舔,溫柔吞吐;他不曾因為覺得敏感而喚我起來,所以我總是花很長的時間用嘴巴幫他。他起身用面對面的姿勢進入我,他很高大,有時讓我屈膝蜷曲在他底下,他會深深插入,我的視線被他的肩膀擋住;那樣的感覺就像是被溫柔包圍,其實只是因為體型的差異,卻讓我產生充滿安全感的錯覺;我的手高舉過頭頂,閉起眼睛,錯覺也好,錯覺也讓我心裡覺得溫暖。

他在上面抽送,他的手輕輕觸碰到我的手,下一秒我以為他會牽緊我,不過他沒有,只是告訴我他就要射了,我回應他,全部射給我,他高潮,然後退出來,很快起身去沖澡。

再下一次,我去C的家裡過夜,我們沒怎麼談話,做了兩次,一張雙人床,一人睡一邊。C傳訊息告訴我,他是喜歡跟我做愛的,關於過夜那次,是他下班太疲憊。我說我沒辦法,我覺得痛苦,他聽不懂,我們起了爭執,說好再也不相見。

從此之後我就一直在做一樣的事情:和他們約會吃飯做愛,若是我與他們無法相愛,欣然接受,把這些聚散看得好淡好淡。

 

內衣的一角 – 黛西 Daidai

還有好多好多身體的秘密想說。讓我們再纏綿一下子吧! 「聯繫與合作請來信 daidai5002@gmail.com